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明月照千古

仰望白色的山崖,绝壁,峭岩;俯瞰湍急的江水,漩飞,瀑溅。在这仰俯之间,江水与青山,白岩和蓝天交相互映,多少豪杰为之而无所畏惧,叱咤风云。

 

临明月峡峡口,倏忽间忘我痴立。这里的古栈道遗址,赫赫有名,栈道开凿于先秦,历代续有修葺。因《史记》有“栈道千里通于蜀汉”的记载,我觊觎已久。

 

童年,在重庆那个叫苗儿石——天原化工厂家属区的红砖房子里,天气晴朗时透过木窗棂,顺着门前坎下那条小溪睁大眼睛用力望出去,小溪尽头处就是嘉陵江。与嘉陵江遥遥互望时,只知道它流到朝天门汇入长江,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眼前也是嘉陵江?原来门前的江,时常望得见的江,经常坐轮渡从它身上跨过的江,和眼前的这江是一条?千山万水的隔着,竟是同一流!无知的羞赧,欲知的迫切,混合成对明月峡新的渴望。

 

有些浑浊却毫不矫情的嘉陵江水,不急不缓涌向远方,浩茫而淋漓。水天相接处两山剪切夹持的峡口,便是集嘉陵江水道、先秦栈道、宝成铁道、纤夫道、国道、远古羊肠小道六道一体的明月峡。据说峡谷全长约4千米,宽约100米,两岸石崖壁立,其东为有名的朝天岭,峡谷最深处可达2千米,是嘉陵江冲破山脉而形成的峡谷。

 

明月峡被称为蜀道咽喉中的咽喉,是连接南北的唯一通道,地理位置十分独特,且地势雄奇险峻,真是得天独厚。数千年来,人们为了打通蜀道,留下了多少豪杰传奇,多少诗文美篇。李白《蜀道难》的不朽诗篇即过此而直抒胸臆之慨叹。更有那萧何弄舟明月峡、利君用流芳明月峡,陆游魂断明月峡、张献忠威震明月峡……古往今来,蜀道传奇不胜枚举,尤其明月峡,誉为古道上的“活化石”也一点不过。

 

踏上先秦古栈道,眼前仿佛萧何指挥人马整修栈道,呼哧杭育的声音和着江涛消隐在万壑群山中。但见诸葛亮亲率大军至祁山,出兵北伐曹魏,与魏将郭淮遭遇于阳溪,里应外合大破郭淮。据史书记载,诸葛亮从祁山出兵伐魏只有两次,这里“六出祁山”的说法现于小说《三国演义》。众人皆知,民间对《演义》宁信其有其实其真,于是“六出祁山”出出皆广为流传,渐成为诸葛亮北伐中原的代名词。而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决策,乃《隆中对》之实战,北定中原,兴复汉室,是成其霸业的重要军事举措和战斗方略。

 

天然形成的奇险要道!当年唐明皇为何独独宠幸蜀地,李白为何挥毫壮写《蜀道难》便不释而解。正是众多重大历史事件先后上演,为明月峡之久远历史蒙上了层层面纱,给古栈道增添了浓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后来者一步一行,一惑一寻中,慢慢撩开那层层面纱,自是为明月峡探古访史增添趣味无穷。

 

进入栈道,才发现其修修补补,新新旧旧,真正的古栈道踪迹难寻,少有的石孔古痕旧迹却清晰可见。凡移步于斑驳之处,或凝视一个个石孔,思古之幽情油然而生。这里的古栈道遗址,是迄今为止中国开凿时间最早,遗存孔眼数量最多,保存完好,特别具有古栈道风貌。明月峡古栈道除了石孔以外,很多都是后来修复的。古代人为了生活及战争的需要修建了栈道。明月峡古栈道与长城、运河被列为中国古代三大杰出建筑,是蜀汉先民智慧勤劳的结晶。但我仍然把脚下的每一处木制栈道看作是遗留的真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便不绝于眼和心,似与李白共遐之共行之,共仰天而共呼之。

 

行峡中,尘世非凡一概灰飞烟灭。每一次抬望眼,两岸奇石变幻无穷,瀑飞泉流,幻若仙界。在峡南岸象鼻山顶突兀四座奇石,透着阳光望去,似灯影既迷幻又鲜明且突出。这就是有名的灯影峡!四座奇石酷似唐僧师徒取经归来的一帧生机勃勃的生活场景——开路在前的孙悟空,牵马而行的猪八戒,合掌打坐的唐僧,肩背经囊的沙和尚,似像非像,生动生趣,很有些意味。往灯影峡上方之北岸有天柱峰,峰直为柱,顶天立地,周遭怪石嶙峋,古木森森,鸟雀欢飞。有诗为证: “根在乾坤未判前,不施斧凿自天然。冬雪凝寒排玉笋,晚霞飞彩簇金莲。可怜台榭常兴废,惟有兹山不纪年。”(明•薛东)

 

目极处,奇峰怪石,绝壁怪树,嶙峋交错,在明月峡里已是仰头即是,俯首可得。幽深神秘的黄颡洞,茶圣陆羽称之为“天下第四泉”的蛤蟆碚,腾空飞架的仙人桥,裁云剪雾的青峰“三把刀”……看得人时而惊呼,时而屏气,时而久久不愿移目。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叹天外客巧夺天工,实不枉两千多年以来大自然日日夜夜、月月年年挥风霜雨雪之劲笔,衔日月星辰之濡染而雕塑成明月峡的历史长卷,巨幅佳作,且不可复制,不可虚妄待之。

 

叹为观止!

 

走马目览沿道景点,唯有古栈道牵萦绕魂。先民在崖壁凿孔架木,修建栈道,之艰难险峻。不要说山岩上时常凭空里风疾如鞭,阴晴无常,落脚无处,单是那一锤一凿,一步一趋,一木一绳,一石一孔,都浸透了血汗,吸附着生命,且行进是那么缓慢,那样漫长。南北朝以后,大约唐宋相交时,人们才艰难地在明月峡崖壁顶端,沿朝天岭凿成了一条羊肠小道,不过,由于山道崎岖,坡陡路险,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人们基本选择平坦、捷近的栈道而行。

 

三国时期诸葛亮为了战争的需要,开剑门阁道,修整明月峡栈道,否则何来六出祁山,北伐中原的精彩故事?古道的开凿迄今还有未揭之秘密。《蜀道难》中李白写到:“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栈道的修建,究竟是半崖中悬绳吊筐,还是河中搭架攀越?是横向凿一孔铺一板,逐次推进,依次而成?惟有东岸石壁上现存的数百个栈道孔眼默默讲述着先人们神奇的故事。

 

如果无法解释无法洞窥这秘笈,那我们从20世纪30年代民国政府修建川陕公路时的艰难险阻探究一番。

 

当时工程设计者试图绕过明月峡另寻他途,但经历千辛万苦,几经周折,最终无功而返,那简直就是鬼见愁、蛇倒退的地方,根本无法开出一条路来。最后不得不沿明月峡古栈道的上方崖壁,用炸药开凿了一条凹槽式的道路勉强通过了峡谷,现这段凹槽式的公路仍留在明月峡上方,即有名的老川陕路上的“老虎嘴”公路。公路修建在巨大的悬崖下,远观近视均是在虎嘴的大嘴子里通行,气势颇为壮观,虎嘴之下绝壁如削,万丈深渊,滔天江水也只是隐隐约约,仅此一处就可想见“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描摹是那样精准,李白亲临亲历而仰天唏嘘长叹的场景亦由此可以想见。

 

如今,科学引领,科技发达,任何拦路虎对人类来说都不是大碍。逢山开路,遇河架桥,上天揽月,海底铺线,没有科学技术不能通达的地方。新川陕高速公路从明月峡旁绕过,可谓平坦通途;宝成铁路从明月峡之上穿山而过,一瞬便奔向远方,古老的栈道已成怀古思幽、凭吊先辈的热搜景区。

 

明月峡,集先秦文化、秦汉文化、三国蜀汉文化、唐宋元明清诸朝文化、民国和新中国文化于一峡,均以交通道路为主体而发展,实属罕见。历代诗人墨客,如李白、杜甫、陆游、杨慎、李调元、张大千等途经朝天岭,留下了许多书画和诗篇。峡中精美的宋墓石刻,元初建立的朝天关遗址,明代维修道路的碑碣,清代建立的皇恩寺……一一记述着明月峡多元、悠久、深厚、灿烂的文化交叠和文化遗产。

 

站在这里,我翻动明月峡厚厚的历史巨作,一字字一句句,一行行一页页,无不敲击心扉,无不力透纸背。

 

站在这里,面对明月峡的山,那些古老的传说,神秘的过往,奇异的山势,惊心动魄的栈道,魔幻的江水……仿佛惊鸿一瞥便越千年——蜀道不再难。

 

站在这里,听浩浩江水讲述发生在山壑水域间的往事,有的沧桑萧瑟或悲壮拔俗,有的遐迩闻名或举世瞩目。古与今,新与旧,多少往事凝重深远,多少碰撞闪现智慧的火花。

 

回望这里,岚烟缥缈,江阔水长。微微闭眼,轻轻屏气,神思间一条金光跃动的道直抵脚下……霎时平川旷野云蒸霞蔚,转而天河横空星月交辉;幽蓝的天际下,千岩竞秀万壑争流,那一条光道竟穿越其间,如入无山水之境……

司机随笔的图片

咦吁——,一道越千年,道道蕴织沧海桑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