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寒衣节

寒衣节即将到来。今年我多做了125套寒衣,想送给在长津湖战役中牺牲的冰雕连的英烈们。
9月中旬,我就开始了备料。我先用报纸裁了初样,大衣、帽子和靴子的各三份,再把其中一份用胶水粘贴成成品样。看着“大衣”和“帽子”的尺寸都很理想,唯有“靴子”的头有点宽。于是我把第2份和第3份“靴子”的初样作了修剪后,把第2份粘成成品,看着鞋头部分还有点宽,于是又做第3次,第4次……直到满意后才去买纸。
我去了同学的新纸店。宽敞明亮,装璜考究的店铺极像城里的小超市。当我左顾右盼地看货时,同学走过来说:”老同学别来无恙!”“呵!生意发了连话都变得酸酸的。”我说。“”还不是托共产党的好政策……””嗯,你说得很对。”
给我拿60张黒色、130张白色和80张草绿色的纸,还有大面值的冥币……”他惊诧地看着我问:“你这是干啥用?”我说“无可奉告,请帮我把纸送到家好不?”
回到家,爱人见我买了那么多纸,问我干啥用?我说做寒衣用的。他疑惑地看着我说:“你每年不是只买黑白两色的8张纸吗?”“今年我要多做125套军装送给冰雕连的烈士们。”他说:你的想法我赞同,可行为很不妥!”“为什么?”我问。

司机随笔的图片
你想过吗,将近300张纸的一大堆东西,你去哪儿烧呀!即使有地方烧,这和国家的环保政策合拍吗?你曾说过,国家为实行“双碳”减排,已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还是你想得周到。可是不做我心有不安。”我说。
“我想,那边一定像咱这边一样,只要有钱,要啥都有,你多送些冥币,或者干脆送存折、支票都可以,让他们也赶个时髦,喜欢啥自己去买,有更多选择的余地,这样又环保,不是更好吗?”这样的说法让我心情顿时宽慰了不少。
“那买来的纸咋办?”一向不肯浪费纸张的我忽然又为难起来。
“放着慢慢用!”
给父母的8套寒衣做好后,我又有了要给烈士们做寒衣的强烈冲动。当他们冻成冰雕的样子在我脑海中闪现时,我便不由自主地泪流不止。他们是为保卫国家的安全而挨饥受冻;他们是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而忍寒卧冰;他们是用自己的生命为我们换来了今天的“岁月静好”。我们若不祭奠他们,绝对说不过去!
不行!我要做!时间紧,能做多少算多少!
做棉衣极为费工,幸好提前裁的报纸样还在,这就省了大半天的功夫。我把白纸折成约一小指宽的条状后,用小花剪小心翼翼地剪成细丝状,留出比牙签梢宽点的地方不剪透,然后把剪成细丝的白纸在裁好的衣样里子上,一层一层地密密粘贴,最后合缝,一件极像了皮袄的棉大衣便做成了。
9月25日,10套寒衣做成了。我边看自己完美的手工边想着那边的烈士们是否安好,突然发现帽子上少了个五角星,这才急忙去买红纸。
很遗憾,前几天留出的小巷口已被堵死了,所有行业的营业点一律关门了,因本市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还有新增……
我望着星空喟叹,遥祝烈士们那边温暖如春,没有严寒的隆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