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忆中的春节,永远是红色的

“咔嚓咔嚓”剪刀声起,碎纸飘落。奶奶坐在窗前,静静剪纸。灯笼、爆竹、福娃交织在一起,层次丰富,密不容针。奶奶见我走进,递给我一张红纸,“来,跟着奶奶,一点一点剪。”我专注地观察奶奶的手法,但由于不熟练,图案边缘被我剪得参差不齐。终于剪完了,我抖落粘连的纸屑。成品自然是比不上奶奶手里栩栩如生的剪纸,好在还凑合,于是我将这张并不完美的窗花贴在房间的窗户上,春节不知不觉在忙忙碌碌中到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每年的年三十都会被爷爷放的鞭炮惊醒,今年却不同,爷爷在除夕将近与世长辞,没有爷爷的陪伴,或许是新年最大的遗憾了。看着客厅桌上摆着大大小小的橘子,各式各样的瓜条,五颜六色的糖果,心头涌上对爷爷的思念。“姐姐,一起来放烟花呀!”远处烟云氤氲,见万家灯火阑珊,有着新年的多情与温柔。“来啦…”应着妹妹的话,我翻出落灰已久的打火机,点燃仙女棒。“刺啦刺啦”烟火的声音在我耳边流凨,烟在慢慢殆尽,火星子肆窜,月亮绕上枝桠,年味从灼灼烟火中冒出希冀。
当皓月高挂,丰盛的菜肴总是映入眼帘。一家人围在饭桌上,大人小孩举杯同祝,祝小孩学业有成,祝老人福寿安康。热腾腾的汤映着我顽皮又略显成熟的面孔,在年夜饭面前,我细细品味细细咀嚼。饭后,一家人只围着那一方小小的电视机,春晚里,熟悉的面孔彬彬有礼,相声小品逗得人前仰后翻。一个个红包,带着长辈们的祝福,依次分配到小孩手中,小孩脸上都洋溢着欣喜之色。大人们的絮絮叨叨,同龄的孩子们说着悄悄话,勾勒出一幅独特的暮色团圆图。
岁岁年年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来家里拜年的人中,我发现有的早年父母常常相聚的叔叔阿姨突然某一年之后他们没有再来了,他们不是没有联系,只是好像人到了一定年龄后没有那么多的社交精力了,他们在时间的不断流动中,选择能够继续维持的友谊,真的很少很少,我想彼此之间应该没有忘掉当年一起玩的多么欢乐,只是各自在努力地过好各自的生活。一年又一年,年味并未减淡,鞭炮声仍噼里啪啦。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这是我记忆中的岁岁年年。
星火漫天夜如昼,望着寒月如牙,我溺于其中温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