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图书馆的星期六

头一次自己坐了35路去图书馆,一开始甚至还想骑自行车骑过去,当然没有实现。
纯粹心血来潮,又确实想周五晚上住奶奶家一次,也感觉这图书馆又离我近了很多。给一位朋友说了我这个安排,她劝我这也没到假期折腾着跑那么远就为了学个习,不如在家。她劝说的诚然是没错的,可一个如此打算的人又怎会考虑不到这些呢,既然坚定着要跑这么远一趟,肯定有着自己一些特殊的缘由或怀着别样难得的心情啦。
坐在爷爷的自行车上,清早的风还是又凉又冷,吹着我露了半截的脚踝,像是凉水漫了过去。前两次去,同学们大都是乘了公交去,我知道那辆三十五路咕噜咕噜往前开着,一路上吱呀着停停晃晃走走停停至少会过去半个小时,好像把时间晃掉了,然而我觉着欣喜。窗外洒进来的初阳的光和车前头广阔的天空悠长的大路,这边的湖啊天啊路啊楼啊,都太宁静了,可这晨光下又焕发了活力不是?湖上有只黑色的鸟扑着翅膀抚过水面,它是把碧波看作
晴空了吧。
车上是满满的人,都是结队要到终点站去的。我真是喜欢往这边来,往往都是在明朗的冬日,时间往前推到小学那时候来竟也是冬天,还真没见过这附近那么多树绿油油一片的样子,光想想就觉得好看。35路公交一辆辆送来背着包的学习人,这2000的累计到馆人数中就有一个我。
当然还有笑语和庚容。我在公交车上看了四十分钟的窗外,上了三楼便讲目光移回一摞作业上,这个时候只有我一人,又是一种格外悄然的气氛在自己身边,直到笑语下了课赶来,又多了更欢悦的心情,找到新开业许多人慕名而来的读者餐厅,于是又碰见了七班同学李赛和子珊——我们一上午都在一个区坐着,而这么一上午过去都没发现彼此。
约两点等来了庚容,最初一会儿韩老师就悄悄坐在我们身后隔了几桌,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离开了。我本无意邀请很多同学,有位是请了但没法来,毕竟只是为了写作业看看书,距元旦和大家一起来已经过了三个月,我站在图书馆门口还恍若就在昨天。
五点半三人一齐离开,中间虽没有太多交流但就是愉悦,这氛围抖落于我一身的轻快。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