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重拾毛笔字

最近一次写毛笔字可以追溯到表演《橘颂》时,写的“行比伯夷”,之后便再没正儿八经碰过毛笔,尘封在柜子里跨越了夏、秋、冬三个季节,“冷宫”里凄冷杂乱,一打门灰尘漫天飞舞。

司机随笔橘颂的图片 第1张
今天想起来一件很意外的事,我发现鼠年春节我竟然没有写对联,那一段疫情在家竟然也没写。
妈妈网上精心挑选的几大沓对联纸来得格外早,早到什么程度?还没期末考试这些美丽的纸就已经堆到我面前了。看来今年不写不行了啊。
下午两点,铺开摊子,毛笔、卫生纸、墨汁,以及为了顶替那个被我打碎的白瓷墨盘而大费周章弄来的塑料墨盒。涮好蓬松的毛笔,往墨盒里豪迈地倒进半盒墨计,然后拿起笔,看它浸满墨汁,慢悠悠调墨。记得调墨也有个步骤,是要调三次抿笔三次,以前书法老师调墨时很流畅很有感觉,常使我想到研墨。
图片
我在三种不同花纹的对联纸里选即将成为我的试验品的“幸运者”。决定先试试楷书,可对联纸就这么多,经不起浪费。相当于不允许失误。可那么久不练了,谁又能说的准?于是犹犹豫豫不敢下笔,不断重复着蘸墨抿笔的动作。
五年毛笔字不是白练的,说到底对自己是有信心的,终于,201年第一个毛笔字,时隔八个多月再练起毛笔字是201年的写春联任务上。感觉有些微妙。楷书自我感觉良好,让我松了口气——没有丢下这份财富,宝贵的文化财富,五年所换来的财富。还好没丢。
写上倒上了瘾,楷书、行书、隶书、篆书都写了两三对,那毛笔在手的掌握下格外灵活,起、行、顿、收,拉过去,勾回来。若说钢琴是指尖的舞蹈,那么书法就是毛笔行云流水刚柔结合的东方之美。
能够结识毛笔字,我的荣幸;能够重拾毛笔字,我的欣慰。
今天十来幅对联给爷爷那边姥爷那边分了分送过去,正好剩两幅,一幅留家,另一幅楷书则留给一位提前预约的朋友。他在这个寒假于学习上慷慨帮了我很多,感激不尽。这幅对联不知会不会嫌弃哈哈。司机随笔橘颂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