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过一天就快乐一天

慢慢饮着冰冰凉凉的奶茶,想到明日立秋,心里没来由地就对这个夏天充满了无限的依恋。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因为疫情又囤了一些孩子爱吃的食物。还想买一袋米,邹先生说,米不用担心的。

 

收到信息,所有工地必须停工。想想,世事真是无常。庚子年春还记忆犹新,却不料又来一波。

 

且淡定,过一天就快乐一天。

 

今日爸爸把西红柿梗全部拔了。嗯,昨傍晚下了二十分钟的大雨,妈妈说趁着地里还有湿气,快点撒点五号白,说白菜生得快,长得快,这么大一家子要青菜吃。

 

想到再吃西红柿得等到明年,就对摘回来的那些西红柿多了无比的珍惜。自然,超市里是有西红柿卖的,但我总感觉它们比不上妈妈地里自然熟的好。它们经过阳光的洗礼,自有阳光香味与安然。

 

早上起来看见妈妈门口码了一大堆冬瓜。我瞄了一眼,估计大大小小有七八个。问妈妈卖不卖?她说懒得卖,不值钱。我想说可以做咋冬瓜,又想咋冬瓜要面糊糊,麻烦,又要好坛子收拾,就把想说的话吞了进去。

 

茄子还在结。爸爸时不时给它们浇水,让它们得以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我爱吃茄子,今天中午,炒茄子,加了一勺豆瓣酱,一个红辣椒,简直不要太好吃。

 

忽忆起从前的暑天,妈妈是要做豆瓣酱的。她把新收的蚕豆霉好,然后找来一个油亮亮的大土钵,把霉好的豆瓣倒进去,再在里面放桂皮、八角、辣椒、生姜、大蒜……然后放太阳底下暴晒。夏日接连的高温酷热,酱却是愈晒愈好的。我们常常等不及装坛,就用勺子舀了新酱开始佐粥。

 

一般来说,新酱晒好,也预示着夏天快到尽头。虽炎热未尽,但季节的轮替,在阳光里是可以看见的。现在的它已经一寸一寸往屋里倾斜挪移。柚子树已压弯了枝,豆子也鼓涨鼓涨地压米了。

 

许是昨的雨,今天早晨起来已经有了微微的凉意。下过雨的天空是清澈的,也嗅到了泥土湿润的香。

 

夏天的暴雨真是铺天盖地,噼里啪啦的。那一会儿,人是陷在雨声里的。我们站在妈妈的遮雨棚里,面对面说话也是难以听清的,索性不说话,只看雨。雨如珠子一般从屋檐流泻,溅起的水花扑到我们跟前,凉丝丝的。我赶忙把两个大盆子拿到屋檐下接雨,不一会就是一满盆,心里有止不住的几分小喜悦。

 

其实,雨是苍茫的。

 

小时候,我们的瓦屋总是漏雨,妈妈找来接水的瓷盆搁在漏雨的地方。雨落在盆里叮叮当当,我当它是在奏鸣曲,当真是年少不识愁滋味,却不知爸妈愁的什么似的,他们想的是又要翻捡屋瓦,又得开支多少。

 

这段时间以来,暑热难耐,天黑下来,夜蝉仍嘶声不止。正午每往门前的小路上看,明晃晃的阳光真让人有睁不开眼的感觉。而房屋四周不知有多少蝉,鸣声震耳欲聋,排山倒海一倾而下。只是从来没觉得蝉鸣聒噪,只想:多热烈啊,和夏天一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