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枯萎

“郁郁葱茏的表面下,是死死挣扎仍不得突破的生命。”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西安回来,阳台上那盆含羞草已经几近干枯,远远一瞧,只剩几根枝茎毫无生气地站立,枯黄的一瓣瓣叶子散落在花盆周围,冰凉
的地板上,就像泛起的圈圈涟漪。
那叶子小小的,极多的都因为太干而落下,只有那趋于发黄的枝茎上残留几片不完整的叶。我怀着近乎不可思议的悲痛尝试触碰,叶子实在少的可怜,枯成这样,还会再生吗?
手指稍一碰动,那些黄色已不见绿色的叶片纷纷掉落,像只是停在枝上苟延残喘。
妹妹不觉得它会死,每日执着地浇水,水一瓶瓶渗透,像是拼命要将一位垂暮之人从耄耋之年生生拽回弱冠之年。

 

 

这盆含羞草曾一度疯了似的长,长出紫色小花与许多跃跃欲试的新叶嫩芽。那时的蓬勃与以前那盆文竹的长势不相上下。
那盆曾因为长得过旺而不得不多次修剪的文竹,搬离卫生间后,先是泛黄绿色,随后便干了,不见一点生气,麻木即内在生命力的消亡,它不曾再长出过一点叶子,等待绿叶装饰的长好的茎一直都将光秃秃。被夺去了生机,它连一片叶子都不曾掉。
含羞草与文竹似是尽踏上了相同的路,身不由已沿着注定的路线,是殊途,且同归。

小区有地下室和地下车库,楼下生长的大树小树,长势都像被禁锢在一个极点,无法姿意畅快,无法尽情向上。它们的根不得深深扎入泥土,极限便是地下室的房顶;它的叶不可能肆意参天,挣扎在自已理想与现实间,能力与环境相互影响。
若它们,含羞草,文竹,树,不曾被种在小小的盆、浅浅的土中,它们会不会就不是如此般枯萎,在拘泥中枯萎?
郁郁葱茏的表面下,是死死挣扎仍不得突破的生命。
终难逃枯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