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流金岁月

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照亮了大地,山川平原万物争荣一派生机盎然。
我晨练完成后,坐在草地上沉思: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今年82岁了。自从16岁参加工作,到现在已经是66个年头了!我的学生年近70的有之,去世掉队的有之,更有许多事业有成,至今仍然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在发光发热!这是我的骄傲和自豪!
望着绿茵茵的小草,我记起了当年毛主席说过的一句名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是啊,我老了,我的学生也都老了。回忆的翅膀把我带到了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是1956年,我在土城子师资班念书毕业时,在即将成为一名老师的时候,学校领导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你们马上就要走向工作岗位了。你们被分配到哪一所学校了,就是那个学校的老师。你们的事业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听到这里,我是热血沸腾,一下子就长大了。我知道,我是在从事一项光荣而伟大的工作。
当时,我被分配到楼子店区南马架子小学,负责教授一年级小学生。
我来到学校后,这些小学生见到之后,像一群小鸟一样围着我,我便开始了我的人民教师的教学生涯。
说老实话,我那时,还应该算是“大孩子”,只有16岁嘛!而那些学生,年龄大的,个别有十二三岁的,比我小不了几岁。与这些学生们相处,我非常开心。我毫无保留的把我所学到的文化科学知识传授给他们,文体活动课和课余时间,我便显出我的孩子本性,与学生们一起唱歌、跳绳、做游戏,有时还和他们玩“老鹞子捉小鸡儿”等游戏。真是开心快乐,无忧无虑!
这样过了二年,我与学生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时候,18岁是法定婚龄,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就要成家结婚,家里催促,单位领导撮合,我就结婚了。爱人在小五家粮站上班,我就得调动工作。于是,我就被下令调到小五家学校工作了。
当时,南马架子小学的孩子们听说我要离开他们,居然全都大声哭了起来。孩子们围着我,拉着我的手,央告说:“老师,别走!我们不让你走!”
其实,我更舍不得离开这些可爱的孩子。我们相拥在一起,哭成一个团儿。然而,家庭条件不允许,而且调令已经下达,我们只好洒泪而别。

在小五家学校,让我教四年级学生,又结识了一批新的学生,与又一批学生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就这样,我调来调去,一直工作在教育战线。
在教育部门工作,我经历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一九六四的“四清”,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在文革后期,我又经历了“挖肃”运动。那时候,我在楼子店总校工作,看到一些好的领导,被打成了“内人党”,遭受残酷的折磨,内心里非常迷茫,心里同情这些老干部,又不敢说出来。
记得有一位领导,平时很是和蔼可亲,在运动中被“定性”为“走资派”、“内人党”,而后便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游街批斗,是家常便饭,都是用细铁丝拴着黑板,挂在“走资派”、“内人党”的脖子上,黑板上写着“我是走资派”的字样。细铁丝勒得那人的脖子血肉模糊,还接连不断的被殴打、辱骂,肉体和精神遭受双重折磨,冰天雪地里,那个人痛不欲生,当游行队伍走到一口水井旁边时,那“走资派”、“内人党”,趁人疏忽,一下子挣脱开来,一个箭步蹿到井边,“扑通”一下跳入井中,决意自杀!
然而,“造反派”是不让人轻易死掉的。他们立刻组织人把跳井的人救了上来,依然继续游行!数九隆冬时节,那个人被捞了上来时,浑身井水淋漓,稍后便是冰冻的“盔甲”了,木头棒子一敲,冰块和冰渣子“哗哗”的往下落,那种凄惨的现象真是恐怖到了极点。
有一个女老师被说成是“内人党”了,随之便被打耳光,揪耳朵,不一会儿,脸就肿得像包子了。看到这情景,我被吓坏了。当天晚上,就抱孩子连夜跑回小牛群狮子沟任家营子的婆家躲了起来。那是腊月二十八,过完年,我就和社员一起扛镐头砸卡拉,平地,干农活去了。
结果,我参加农业劳动的情况,让下乡的工作组的领导看见了。
那领导问狮子沟村党支部书记杨良:“楼子店学校的老师怎么到任家营子干活了?”
杨良书记说明情况之后,那领导说:“她唱歌、跳舞都很好,擅长文艺,就让她当民办教师吧!”
杨良书记听取了工作组领导的意见,就让我在任家营子小学当了民办老师。除了教小学文化课之外,晚上在生产队饲养处,领社员学《毛泽东选集》、唱革命歌曲。

因为我工作努力,组织上看我有培养前途,为了提高我的素质,让我到锦山“五、七”大学学习进修。那时候,有沈阳下乡的“五、七战士”赫亚梅担任我们班的班主任,韩树培老师是我们的“政治经济学”老师,王长林老师教我们的语文课。二年的读书深造,我获得了大学专科学历。
“五、七”大学学习毕业之后,组织上把我调到小牛群总校教八年级语文,还担任八年四班的班主任。
教八年级,相当于教初中三年级,教师资历应该是高等学校,起码应该是正规大学毕业生。我知道当时人才缺乏,因为只有我是旗“五七大学”的师范毕业生,领导才让我教授八年级学生的,这也是充分的信任我。我深知我自己的工作担子越来越重,懂得教学生需要“给学生一瓶水,自己就得准备一桶水”的道理。面对迫切希望学到知识的山区孩子们,面对组织领导的重托,我没有畏难推辞,郑重的接受了这一任务。我在教学时,认真对待每一节课,查资料,写教案,特别细致的备课。在教育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同时,十分努力让学生学到应该学到的知识。
因为我们学校的八年级平行班有四个,一个班的班主任和语文课任教学的工作量是很大的。我积极向老教师学习经验,和同学们交心做朋友,用真心和真情对待他们,热情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取得好成绩,走出大山创业,做一个国家有用的人才,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年复一年的教学实践,小牛群地区大批的学生走出校门,有的考入中专、中师、高中,进而考入大学深造,成为全自治区,乃至全国的知名人才。看到他们的成长成才,我内心无比欣慰。虽然称不上“桃李满天下”,却也是硕果累累。
我对所有的学生都记忆深刻,每每得知学生们进步、有出息的消息,都是非常高兴的。偶尔在一次求诊治病过程中居然碰见韩旭晨了。他也是我的学生,我们一眼就互相认出来了。他现在是赤峰附属医院内心科主任医师,还是院长。还有平民医院院长、骨科主任周平,也是这样重逢的。他们从山区走出来,经过高等学府深造,学到了现代医学高端技术,现在已经成为赤峰市、内蒙古的精英人才了!
在医院,我亲眼看到我的学生们对医术精益求精,对患者贴心的关怀,有好些心脏病、骨病的患者在他们的诊疗下获得新生、康复出院。我心里比我自己治病康复还高兴!
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多年,我教过的学生有数千人之多吧,除了韩旭晨、周平他们这些从事医疗的之外,在其他各个行业上,在他们各自不同的工作岗位上,我的那些学生们都是好样的!虽然,他们有些都已经退休了,也和我一样做一些关心下一代的老年工作了。但是,他们无论在岗位上独当一面,担当骨干中坚也罢,还是退休发挥余热也好,他们都是努力工作,努力创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像是一朵朵绚丽的鲜花点缀着祖国大地,让我们的祖国更加多姿多彩壮美无限!
当我想到,我们伟大祖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这美满幸福斑斓多彩的盛世里,这些学生的成长、成才也有我的一份贡献时,我很有成就感!
我默默的祝福我学生们!祝愿他们在伟大祖国的振兴大业取得更大成就!
我为我的流金岁月感到骄傲!
我的学生让我无比自豪!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