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冬日恋歌

明明昨天入睡时窗外一点动静没有,但今早凭感觉瞥一眼外头,已然是白茫茫一片。雪是停的,偶尔飘起零散的雪花也只是极少数。

昨天也这样飘过一段时间,于是我下楼捕捉雪花。戴着一副黑色针织手套,也是无意发现,那些雪花稀疏但飞舞着似洋洋洒洒,姿意妄为又调皮,它们一片两片地落在我黑色的手套上,融化得极慢,我便小心翼翼去瞅那一小片的形状。
雪花本就很浪漫,在云端的凝结就能成为那样伸展的冰花,每个尖锐的延伸都带有冰的锋利,可那些尖锐又组成了六边的花,这锋利又有了柔情。
我将两只手套取下搭在冰凉的拦杆上,盯着本洒下的雪花,一片片与手套擦肩而过,一片片与其遥不可及,只有极少数肯落上上面。我称其为捕捉雪花。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两天飘雪,体感温度明显下降,待在外面有被冷风侵蚀的风险。
清晨小区里的雪还保持松软和纯白,我穿了件短袄出去,踏进厚厚的雪地被寒冷但清新的气味扑个满怀。偌大的小区此时还没完全苏醒,耳边没有孩童的玩闹声,有的只有风声拂脸而过,和耳畔抑制不住的欢喜的呐喊。是雪,看,这么厚的雪。
雪比我想象的蓬松,堆积出圆润厚重的弧度,地上是,树丛上是,像棉花铺的垫子。我的脚印很浅,并不能踩到底,但仍然响起咯吱咯吱的令人愉悦的声响,属于冬天独一份的声音。
街上也安静,被蒙了层雾,车慢悠悠开在压的瓷实的路面上,行人裹着袄走的飞快。喜欢踩雪,听雪的声音,我拎着饭也慢悠悠走着,有扫雪的环卫工人和店铺老板。看到街上挂了大红灯笼,被雪像帽子一样覆盖,鲜明的碰撞,这才有过年的味儿。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