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今天多吃两碗米饭。

不管消息到底是真假,反正我的朋友圈是刷屏了。也不必骂什么媒体无良,这种热点没什么好抢的,发布出消息来的记者也肯定企盼着袁老长命百岁。那么,如果袁老还健在,我们就祝愿他健健康康,寿比南山。一个人生前如果能看到自己在百姓心中有如此的分量,也算是真的心满意足了吧。

今天,大家就都多吃是一碗两碗米饭吧,算是向袁老的致敬与祝福,敬他养活我们百姓,祝福他转危为安,健健康康。

现在的孩子们,九零后零零后,大约是不知道当年米饭是真的不够吃的。所以,当国家提倡节约粮食,提倡光盘行动的时候,很多年轻人没有概念,他们没有挨过饿,这种衣食无忧的日子,不是天下掉下来的,是来之不易的。

作为比较靠前的80后,又是在乡下长大,虽然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都是人民教师有工资收入,但其实说起米饭的故事来,还是有挺多珍贵的回忆的。

北方人,八十年代,大白米饭这东西,那太稀罕了。别说大白米饭,就算是大白面馒头,也是八十年代才慢慢能让人放开吃饭管够的。我清楚地记得:五六岁的年纪,那时候我不知道一斤大米卖多少钱,但我知道两斤麦子换一斤大米,当时我们的主食就是煎饼和馒头,以面食为主,而能吃上一碗白米饭,是高级的享受。

我记得当时也没有电锯煲这玩意儿,米饭基本上蒸着吃或者做粥喝,跟着奶奶长大,老年人的牙口不好,喜欢把米饭蒸煮得很烂,然后拌上白糖,好吃。以至于多年以后有一回因为发烧兀自一人滞留上海过年,我做了点白米粥,拌上一把白糖,瞬间找回了童年的记忆。

后来十一岁开始去读寄宿初中,每周末蹬着我的破自行车去学校,车子上驼着要支撑我一周的口粮,其中总会有一小袋子大米。学校食堂有一个代蒸米饭的服务,就是学生们把大米和水配好以后,课间的时候送到食堂去,到吃饭的点儿就可以认领到自己的饭盒吃米饭了。当时我用的是一个大铝合金饭盒,饭盒很浅,而水龙头之所在与食堂大约有一两百米的距离,我还记得我当时端着饭盒里的大米和水走向食堂的样子,一边走,一边晃,小心翼翼,步步惊心,那就是我的少年时代,而看看如今的孩子,境况早大不相同了。上次去女儿学校开过一次家委会,吃了顿学校的食堂,心中感慨今非昔比,国家真的富强了,富强到米饭都要喊着孩子们不要浪费,尽量光盘了。

怎么能不致敬袁老先生呢。

大学毕业以后来到上海,我更多的是怀念故乡的面食,不管在食堂还是在饭店,上海总还是米饭为主食的,我再没有吃出过米饭的香,只作充饥之用,如今想一想,不是现在的米饭不香了,是现在的肚子不饿了,小的时候,吃啥不香啊?

以前我说过,小的时候食物都很坚硬,元宵很坚硬,月饼很坚硬,粽子有时也很坚硬,但是那时候人心很柔软;如今社会,食物变得越来越柔软了,而人心好像越来越坚硬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今天我号召大家:不管消息真假,认认真真地:吃上一碗米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