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最美人间四月天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颓然间,四月静悄悄的走入我们无波无澜的生活中,若不是被翻过的日历醒目的挂在墙上,我大概还沉于春芽出放的三月。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三月走的轻快,四月来的悄然。杨柳依依醉春风,桃花朵朵别样红。这些日,我只看见学校一角中,四月鲜艳的颜色——桃树上的花开得艳丽,开得高傲,开得让人望而却步,也因这万绿丛中一抹亮眼的红,总令我停留于此,与它对视,忽视了其他的一切,它好像是刚刚开放,带着些许青涩,像正处此时的我们,年经气盛。

 

3月29日的那场雨,像是四月的前召,又像是三月的告别。它砸向地面,击起千万朵洁白的花,而这场雨也好似是四月唯一的声音,它不像淅沥小雨,衬得那万物寂静。又不像滂沱的大雨,砸地人心烦意乱。这雨像正宣告着四月的到来,有声却不令人厌烦。

 

清明时节杏花雨,寸寸相思祭年华。四月的开头便是清明,是无限的悲伤,在淅沥小雨覆盖的路上,前往哀悼的人们面露严肃之色,去表达对已逝故人的无尽哀思。

 

不知是几时的花,背着我偷偷开放。我希望看到它们的成长,但它们却总在一夜间盛开,给我个惊喜。我向往的四月已至,它含着笑,笑里带着无数美好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憧憬。

 

有人说:“一生难得是春闲,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杨柳依依,温风拂面,四月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昂扬欢脱。三月的风还带点凉意,五月的风就变成了炽热,四月恰在两者之间。“轻暑单衣四月天。”是出自诗人李流谦的一首诗。从现在起,人们开始换上轻薄的衣服,微风吹起,翩翩飘拂,想想都觉得轻松惬意。四月不野餐,是对好天气的辜负。待到疫情散去,邀三五好友,骑着单车,择一个好去处,来一场类似古人的野餐。

 

春暖花开的季节,不负春光,不负年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