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过年

人多的热闹对我来说可能是种享受,也可能是种“要了亲命”的感觉。享受的自然是有很多人在一起的乐趣,可以一起吃一大桌子饭菜,可以玩一个人没法儿玩的桌游。一群人一起做什么都很热闹。至于那些“要了亲命”的,我也实在无能为力。

 

春节已经过去了,电视里仍在一遍遍播放着春晚,似乎提醒人们去回顾这难得的热闹一样。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每年的春晚总有人们在初一初二初三依然津津乐道的话题:头一次上春晚兴奋过度的邓超;时隔七年再度回到春晚却嘴瓢的撒贝宁;去年毛衣火今年大衣火的张小斐;全网模仿的“青绿腰”……虽然没有出现那种满大街传唱的歌曲,春晚仍带给我们满满的回味。

 

过年,春晚是一方面,但单单春晚是无法将年味升至顶点的,更重要的是与我们一起过年、一起吃饺子、看春晚的人——我们的亲人。

 

人多的热闹对我来说可能是种享受,也可能是种“要了亲命”的感觉。享受的自然是有很多人在一起的乐趣,可以一起吃一大桌子饭菜,可以玩一个人没法儿玩的桌游。一群人一起做什么都很热闹。至于那些“要了亲命”的,我也实在无能为力。本人无才又不热衷于社交,更不幸的是,我弄不清辈分和称呼。过年本人最怕的问题之一是:“你知道这是谁不?”

 

我:“这……”

 

真是属于送命题了。答不上难堪,答错了更难堪。真佩服过年能把所有亲戚都叫出来的人。对我而言,过年的寒喧只是干巴巴几个问题。

 

“几岁啦?

“十四啦。”

“上几年级啦?”

“初三。”

 

没有什么比成为一屋子中的焦点人物更恐怖的事情了(表演才艺除外),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不过想一想,素日里在家冷清惯了,过年了,享受一下人多的热闹也挺好,难得这么多人一起玩,这么多人一起说话,这么多人一起看春晚。这才叫过年。

 

如今年已过去,然冬奥会却即将开始,元宵也未到,热闹还会来临的,也终会散去的。

 

也正是在热闹与冷清交织中,我们才能体会到一种感觉叫“过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