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忆上海

思及上海,理应是摩天大楼林立,有着西装革履的商业人士,和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是繁华的,忙碌的。但不知为何,在我的记忆中,却丝毫没有这些这些场景。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只是做了一场短暂而美好的梦,刹那间消逝。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在上海将近生活了有五六年了罢,却仍不习惯偶尔的雾霾天气,一脸严肃的大人,和被香水味充斥的空气。那时是在上海的郊区,远离了市区的喧嚣。爸妈在姨丈姨妈的公司里上班,公司在一座刚建成的工业园区的小写字楼里,四楼本是姨丈姨妈要住的地方,只因他们常年在国外,爸妈又初来上海,还未买房,便先住下了。这一住,便构成了我大半的童年。

那儿是办公的地方,但人却少,环境清幽,旁边有个公园。春日的阳光唤醒了沉睡的生灵,无数蜂蝶流连于花丛。桃花、梨花、海棠花,我笑着跑过花林,跑到草坪上,蹲下来,看着天上五颜六色的风筝,小小的红色瓢虫爬上草尖,与我一起欣赏这世间的美好。

随着天气逐渐变热,湖面轮船模型嗡嗡的声音将风筝取代,妈妈折下一支柳条,编成花环,我跑去将粉的花,紫的花,黄的花摘来,装饰在上面,即使知道她们总有一天会凋零枯萎,却仍希望这份美丽能保持得长些,再长些,即使是一天。爸爸对这些是没兴趣的,他逮着空就去钓鱼,我嚷嚷着要学,他便取来一根竹竿,绑上钓鱼线,交到我手里。可我终究还是耐不住,坐着只是犯困,只是无聊地数着满池塘的荷花。

秋季却也短暂,清洁工把落叶扫到路旁,我便总是在上面踩,发出的声音是最动听的音乐。又将不同的落叶一一拾起,在白纸上拼贴。

冬季寒冷漫长,在公司里打发时间,隔三差五给公司里的绿萝、发财树浇水,把那白纸剪剪画画,折些小玩意。印象里倒是下过一场雪,是真的大呀,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堆雪人时手冻得通红。看见蜡梅在雪中傲立,有感而发,却只想起半句“只留清气满乾坤”。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场雪。

上海啊,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曾经待在上海,家乡于我是个陌生的地方;如今回了家乡,上海的记忆却慢慢淡去。那些曾经熟悉的影像,一点一点,褪去原来的颜色,蒙上了一层模糊的纱儿,恍如隔世。

多想有朝一日,回到那个地方重新体验一次:在盛夏的夜晚,沿着湖畔骑行,微风拂过脸庞,带来荷花清洌的香,和天上的星星一起,织成五彩斑斓的梦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