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分群的蜜蜂

蜜蜂分群飞走,怎么说呢,那是原主人的失财,却是后主人的意外飞财。打小我就听说过,怎样才能收住一窝分群的蜜蜂。

蜜蜂分群多出现在短时闷热的雨前,也常在枝繁叶茂的树丛边。

分群的蜜蜂,声音很响,像是平地里骤然刮起的一股龙卷风,要是你有幸遇见,就立马朝那拧成一股绳的前头扬土,迫使它落下。在此期间,赶紧除下帽子,或者脱下带有条格花朵的干净衣服,双手做捧迎的举动,并重复高喊:蜂王进斗,白雨来了打你来了……当然很多时候,都是竹蓝打水,为什么呢,除了人家不愿归你外,你也只能叹呼兮,横财不发命苦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我们村的L,前些年当大家还在土坯房子里住时,他就建起了一院砖包成的房子,墙的内里是土坯,可外面则是一素儿的红砖,这样的房子犹如一单一棉的衣服,冬暖夏凉一点没假。而他的门前,由于他的嗜好勤奋,栽了许多果树,有梨有苹果,近些年门前还发展建起了一排彩钢房,批发了些糖茶烟(旱烟)酒,日用百货,方便村子人就近购买零用品。每每经过,总能嗅到一股浓浓的糖果味。

L务作有近百亩地,也广种西瓜、玉米还有土豆等,一年下来怎么也收入个四、五万元,加之儿媳都在外边打工,不致富也脱贫了。

L什么时候收的蜜蜂,在哪收的,咋收的,我可是一概不知。知道的时候,也是他第二年秋后(即去年),他将蜂蜜买完,我们一块儿聊天,才听说的。他还说,就哪,是在留过他自己吃用后,还买了一千多块钱……?我真有些疑惑,一窝蜂蜜能买那么多。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早前我们村有一养蜂的,是L的本家,估且称L先吧。他的蜂直接是从外地购进的,大概二十来箱。以前在村里,他也干过养牛养猪的行当,而且养猪的成功经历还被县电视台采访过,后来又成为村子种土豆买土豆收益最好的人。但近十好几年,自从他迷上养蜂割蜜出售蜂蜜以后,那些劳心的庄稼活他一概拜拜了。四年前,他还远离故土,到儿子承租的一家紫花苜蓿种植合作社里,连看摊子带放蜂,不只居家旅游还收入可观,可谓是一功几得。如今听说年收入十多万,常从快手上看,他红光满面,摇晃着头脑,把个板胡拉得上天入地如痴如醉,想一想都知道他的小日子过得有多惬意逍遥了。

打工在外,家乡的事就只能从快手上获悉,这个憨实但读书不多的耕耘汉子L,分箱装箱也一样得心应手。

夫妻两人,头戴护脸罩,站在蜜蜂上下翻飞左右盘旋的蜂箱一边,抽屉察箱,虽然我不懂养蜂的行规,但看起来他们一招一式、不慌不忙也蛮熟练的,当然他夫妻俩个,有时把相互提醒当吆喝,知道的人谁都明白,这对夫妻吵吵闹闹几近四十年,正所谓不在了念叨着,在了又似乎妨碍着,平夫淡妻,如石磨的槽和棱,磨合着咀嚼着,如今,两鬓的头发都若落了一层面粉……

最是他们的孙女拿个手机在一边拍照,看,我爷爷奶奶收蜂了……

看,摇蜜蜂了……

呵呵,感觉不妥,又说,看,摇蜂蜜了……

我是注意看,在背北面南的右墙下,是有四口箱子,且蒙着一层浅白色的布料或衣服。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L曾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他的蜂蜜绝对正宗,最好的一斤一百二十元,一点假也没掺,他信仰一分钱一分货。对于这话,我真是半信半疑。因为L先,当初也是这样说的,而且还细细地跟我讲过,常食蜂蜜对人体的好处。很可惜由于自己当时不是很投入,对于他所说的蔗糖果糖的区分还是傻傻的,一片迷糊。

从百度上查悉,商店里出售的白砂糖红糖统称蔗糖,他们都是由甘蔗和糖萝卜提炼而来,属非还原性二糖,是最安全的食品增色和甜味剂,蔗糖进入人体后会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并被人体吸收利用,有补血活血、疗虚进补、治疗血管硬化之功效,通俗点说可为肌体提供能量,有效缓解疲劳,同时增加脑量的活动,另外还可在短时间内起抑制细菌生长之功效。

而遍含于果类、蜂蜜中的果糖,是一种单糖,易溶解于水。果糖也是一种能量糖,其味更甜,能够被人体迅速吸收和利用,且有效缓解疲劳和虚弱,还可提高人体免疫力,能减少感冒和牙齿肿痛、皮肤老化等不良情况发生……但由于果糖更甜,食用时,一定要适量。

L先刚开始买蜂蜜时,一斤是十元,后来涨到二十五,再涨到五十,一百的时候他就去外地发展了。

最初他卖的蜂蜜,真的随季节变化,各个不同。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山上的白蒿、牛板筋、毛刺等花次第盛开,一丛又一株,宛若一片又一块芳香的糯米糕。后来又加进紫色的苜蓿,黑白相间的豌豆花……犹其秋天里的荞麦花,量大且品味敦厚纯正,是一款名优特色食品,犹令人喜爱不已。

L先把蜂蜜卖到五十元一斤的时候,邻庄有一养蜂人,曾怀疑L先的蜂蜜可能有假,怎么会呢?同是一村人,我常在他的彩钢棚里称二等蜜。他的好蜜都装在专门购进的玻璃杯里,根据重量不等分装,然后贴上专门印制的食蜜标签,在县城开设的专卖店雇人销售。似乎这些进不了专业店的次等蜜,分存在两只大瓮里,单等附近的、不愿掏大价的消费者品尝。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蜡状般,且坚硬得要铲子才能分开的花间美味,怕也不过是些蜜蜂如屎尿类的垃圾,想想,人真有些贪婪到傻傻不分了……

但也就是这次,L先找过的那位邻村的养蜂人告诉我,L先还问过他的蜂蜜,说是要收购,而且说起蜂蜜作假的一套一套很是得意……

有一句话,卖面的见不了粜石灰的,同行是冤家,你们会不会互相排挤有意贬低呢?说到底,还不是忽悠消费者来买你的蜜?

同为庄里人,我对L先的印象是有些疙疙瘩瘩的。俗话说做事不趁人之危。那年儿子在兰州陆军医院做了脚腿手术,为了孩子身体早点恢复,我回家专门找他买爱吃兔肉。但有几家都卖完了,只得找上他的门。他人倒也一脸和气,还疼惜孩子做手术时的疼痛还强调和补充营养的重要。可一说到其兔的价格,却丁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这也没错,凡人一律平等,问题是他说:我买的是心事,不淹过心了我不出手……从那回起,我就把他归入了那种要钱不要命、过度吝啬且唯利是图的葛朗台嘴脸式的人物中。

前些年,本村一位的娃娃舅,每到端阳、八月十五,开着自己的三轮车,一桶又一桶的出售蜂蜜,奇怪的是,购买者也是争先恐后乐此不已……也是在前不久一次闲聊中,带几份骄傲的那为本村人自豪地告诉戏,以白糖佐以糜面苞谷面,再加上色素充当蜂蜜卖的他娃娃舅,如今都到城市买楼房了……?

小女去西藏出差,为了孝敬我和她妈,有意买了一瓶2.5千克装的野刺蜜,看上去颜色红润,一层状如琥珀色的清亮蜜下,是沙沙的、黄中略带红的蜜,味道有明显的野刺苦涩味,但不是太甜……

有这么多关于蜜的故事,我可真是真假难辨顾虑重重了。想想眼下大多数人对假冒伪劣食品的谈蛇色变,也就不足为奇。虽然中央对事关人民生命健康的食品一再采取高压态势,发现一起,从严查处一起,但还有某些抱着侥幸心理的违法分子,还在铤而走险,密谋策划。为此我觉得,食品领域内,有必要推行不打招呼式的明察暗访,这要比按期送检强上百倍。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