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父亲

父亲去世已十三年了,那是两千零四年三月,也就是我来云南进入缅甸的第二年,与其说第二年不如说几个月,也就年头加年尾,我正在工地,小中哥(我叔伯哥认的亲家)从滇滩回来,说我四哥打电话过来,说父亲病重让我快点回去,当时我一下懵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作者父亲的照片
父亲平时身体很好,特别是我来这边也不久,也就是我从逆境脱骨所谓的创业初时,不是特别严重,我哥告都不会告诉我的,火急让我回家,不用言语意味着什么我心知肚明。我接过小中哥递来的两干元,草草收拾了几件衣服,搭了一辆拉木料的顺风车去了滇滩。
到滇滩以近黄昏,还好还有去腾冲县城的班车,到腾冲县城已是晚上了,去昆明的车早上才有,只好在车站附近小旅馆住下,这一夜转反侧很难入眠……
日夜兼程于第三天中午到达洋县金水,沿汉江步行山路十几里才到这养育我的邵家沟,刚一进村,我一堂爷就说,“小毛(我的乳名)回来了!你大就在等你呀!”听了这句话,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只是神情木讷轻轻地点了点头,堂爷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三步并作二步一路小跑地回了家。
堂屋临时搭了一张铺,父亲睡在上面打点滴,妈妈大哥姐姐们守候在那里,妈妈哥哥姐姐们见我进来,眼睛里泛着泪花,但都没出声,我再次泪奔……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作者父母合影
泪水模糊了双眼,试去泪水不忍心去看父亲那蜡黄的脸,父亲微微睁开了双眼嘴里发出含糊不清轻轻的声音,好象在叫我的名子,微弱的眼神定格在了我的面上,我面眼前浮现出一个多年以前的画面……
那是初一期中考试后,学校邀请在校学生所有家长开家长会,父亲应邀参加,学校张榜了全校学生成绩,我以2分之差位居全级第二名(一名是从初三留级下来的),我以年级代表在家长会上发言,父亲的脸上漾溢无尽自豪,好象瞬间忘却平日起早探黑艰辛劳作……记的,在会后班主任单独找到了父亲,说我是块读书的好料,是一个典型的两极性格,如果能安心学业前途不可估量……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父亲那佝偻的腰仿佛一下变的挺拔了多许,路上父亲对我说,小毛你的哥哥姐姐们因为各种原因都未能进入大学的校门,你们兄弟姊妹九个啊!大也只有这个能力,现在尽管我年岁已高,体力大不如前,但是社会变了,不在受家庭成份的限制了,虽一年不及一年,只要你好好读书,我和你妈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大学。其实,我心里清楚,对于自己在校情况,课间认真听讲从不马虎外,从不做课堂笔记,学期初到期末很难交一次作业,旷课迟到司空见惯,这些父亲全然不知,一路上父亲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

 

作者父母合影
就在初二第二学期,不知脑子那根筋断路,我执意辍学外出打工。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如雷轰顶,父亲是个睁目不识丁的地道农民,但他明世理豁达,为达到一个目标,可以“十年磨一剑”,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因家庭成份听妈妈说父亲不知站了多少次会场,挂牌游过多少次街,这个七尺男儿从沒屈从过,面对我辍学,父亲一改往日态度,软硬兼施逼我拾起学业。最终,我还是拿了平时挖黄姜攒下的几十元钱伙同村里的两个伙伴,踏上东去的列车,走上了打工之路。在我偷跑的那一刻,父亲随手拿起一根四季豆杆子,追了我近十公里,必竟六十多岁了怎能追上一个十几岁的伙子呢!最后,他无奈地目送我上了强拦去往城里的三轮车……
那年我打工回家过年,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发现父亲明显苍老了许多,佝偻的腰弯得更加厉害,人变地沉默寡言多了,脸上也失去了原有的自豪。事后听妈妈说父亲为此纠结了很久,从那以后,我回家的日子少的可怜,和父亲也就春节相处几天,甚至前些年都沒有回家。
也就是在我这次回家的十天后,父亲带着遗憾的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作者父亲去世后全家合影
办完父亲的丧事,我拾起行囊收走悲痛,抬头望天,不长叹!因为骨子里有父亲的秉性,他教我坚韧,教我勇敢,并激励我迈开前行的脚步!
注:大是陕西方言,对父亲的称呼,同爸爸,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