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难忘的挑粪经历

如今,国家推行在农村旱厕改革,前几天回老家,家里也都用上了干净卫生的抽水马桶。父亲说,这可是鸟枪换炮了,小小厕所的改变让群众生活更有品质、更幸福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谈起小时候的露天厕所,我的头皮直发麻。“一个土坑两块板,三尺土墙围四边”是过去农村群众如厕脏、如厕难的真实写照。大部分村民家的厕所连个顶棚都没有,不能遮风挡雨。冬天还好点,虽然能冻掉屁股,但是卫生条件还说得过去,到了夏天,苍蝇都碰头,蛆虫到处爬,弄不好就爬到你脚背上。那种气味也真是不忍心去回忆,直接透过鼻子冲击大脑。小时候,为了减轻痛苦,小便都是尿在龛(一种陶器,形状类似于水桶)里,有了大便,都是使劲憋着,实在到了极限,就憋着气,快速结束战斗。

“你学习不好,将来就要挑大粪,”村里的老人经常吓唬孩子,这招还真好使,我打小学习就用功,不用父母操心,放学第一件事就是趴在炕沿上把作业写好。到了期末考试,考了第二名就会哭天抹泪的,这就是让我爹吓个毛病,我就是头拱地也不回村里挑大粪。
94年,我顺利考入了一中,但是突如其来的不适应,让我有些打退堂鼓,其他学科还说得过去,但是物理和数学的难度陡然加大,知识量是初中的好几倍,班级里的高手又太多,我突然变成了班级里的丑小鸭。半个月过去了,还有不少老师叫不上我的名字,上课也几乎不会提问到我,同学们之间也缺少沟通,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趴在书堆里苦学,没有关心,没有朋友,我突然从暖春掉入了寒冬,期中考试成绩公布后,我的成绩已经下滑到倒数几名,整宿整宿地失眠,一点点声音都会让我达到爆炸的状态。

终于一节物理讲评课之后,老师骂了我一句是“猪脑子”,我赌气翻墙逃离了一中。回到家,娘正在院子里打豆子,我接过娘手里的连耞,默默无声地干起活来。当时我想,就是种一辈子庄稼也比在高中过那种苦日子强。“知子莫若母”,对于我突然回家,妈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当时她嘴上不说,叹着气给我做了面条,然后去山上叫我爹。他回来后问我咋了,我说:“不想念了,遭不了那个罪。”爹叹了一口气说:“你也不小了,高桌子矮板凳你不坐,偏要回来修理地球,我不拦你,打今起,就和我一起下地劳动。”
“劳动就劳动,打小也没有少劳动”,我心里对自己说。

吃完晌饭,爹叫我去挑粪沤肥,留着开春喂果树,我们的果园在笔架山的半山腰,爹每年给村里小学几十块钱,把厕所包下来。我们挑着皮桶来到粪池,父亲舀好两桶粪,挑着往果园去了。我自己远远杵着,虽然干过部分农活,但是挑大粪可是第一次,尽管捂着鼻子,还是受不了这刺鼻的味道,我横着一条心,撕点卫生纸堵住鼻孔,好不容易才把桶弄满。我委屈得想哭,突然想起了《人生》中的高加林到城里挑粪的情节。

我起初还以为挑粪是件非常容易的事,等挑起粪桶才知道是多么不容易,我用尽了全力才站起来。我走一步都非常的困难……”肩膀和腿肚子都像有钢针再扎,我咬着牙,颤颤巍巍刚刚走了十几步,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冲我走过来,坏了,不是别人,正是我四年级的班主任于老师。我一紧张脚下一滑,连人带粪桶都跌倒在地上,洒了我一身的粪,于老师过来把我扶起来,我不争气的泪水就如断线的珠子,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打水给我简单洗了洗,问我到底怎么了?我一五一十地把自己遇到的困难和他说了,他语重心长地说:“你呀!从小心事就重,刚刚进入高中,知识量骤增,很多学生都会不适应,但是只要咬牙坚持,就能开窍。你连挑粪都不怕,学习这点困难还怕什么?难道你真的想在农村里挑一辈子大粪,当一辈子庄稼人么?”
“老师,可是我真一个人也不认识,老师不管我,同学也不理我。”
于老师笑了笑,接着说:“要知道,一中是咱们乳山的最高学府,能进去的都是尖子,你不仅要对自己有信心,克服学习上的困难,也得学会和老师同学沟通。正直做人,谦虚做事。”

听于老师这么一开导,我内心里那块沉重的郁结仿佛瞬间融化了。这时候,爹也找到了我,他眼里除了慈爱还有难以察觉的刚毅,他对我说:“你能念到一中,不容易,能从一中念到大学,才是真本事,你要是想彻底放弃,就早点回来种地,要是想回去,就得念出个样子来。”
父亲让我回家休息,可是我哪里能让父亲一个人去干活,心里的疙瘩解开了,浑身也有劲了,我咬着牙坚持,一个下午挑了八担粪。挑完了粪,我的肩膀磨破了,又痛又痒,浑身也散了架。夜里做梦我又回到了校园,老师的讲课,同学的寒暄突然变得温暖而可爱,是啊,刚上高中不到两个月,怎么能打退堂鼓呢。
第二天,妈给我买了一箱方便面,爹到桃园摘了一兜子桃子,让我带着。出了家门,我头也不回地朝村口走去,肩膀还隐隐作痛,我心想,一定要念出头,不能当逃兵,不能辜负家里的期望,更要对得起自己来世界上这一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