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梦归故乡月儿圆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那千树万树灯花绽放,焰火纷纷飘落如雨,繁华似锦,如梦似幻的元宵狂欢夜终究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于是我在梦里看到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对年味儿的追忆还未消散,元宵节成为小孩子们过年岁月里最后的狂欢。
元宵节前,大小孩童都在筹谋着一件大事——做灯笼。这件大事也许在过年之前就在酝酿了,因为搜集做灯笼的材料可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也许要恰巧赶上家里大人有酒场儿,刚好有不要的而且没有被拆坏的完整的装酒瓶的纸盒子,那是做灯笼最合适的原材料,如果哪家有健力宝的易拉罐那就更让人珍惜了。没寻来这些材料的孩童只得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用橘子或手工折纸来完成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装酒瓶的纸盒子是个完美的长方体,裁剪掉上面多余的部分,撕掉外包装的塑料膜,用铅笔画出自己喜欢的图案或者从杂志上把喜欢的图画剪出来,贴在纸盒壁上临摹外形。然后偷偷扒出来母亲藏好的毛衣针,沿着图案的边缘戳洞,这洞可不能乱戳,疏密程度、线条的流畅度都直接影响点灯后的效果。手巧的还会做扇可开合自如的门,拿平时舍不得用的蜡笔涂上喜欢的颜色。
待灯笼的外壁装饰完,做装蜡烛的底座可就不简单了,如果偷懒直接把蜡烛放在纸盒中间,一不小心蜡烛歪了,很容易烧坏好不容易做好的灯笼。于是机灵的小家伙们会搜集平时父亲丢弃不用的废角料,把大点儿的螺丝钉和铁片固定在底座,也便于接住蜡烛燃后留下的眼泪。剩下的工作就简单了,在“灯笼”上方钻几个洞,用结实的毛线或者奶奶帮忙搓的尼龙绳穿过,打个十字结,绑在从沟里捡来的四根筷子粗细的木棍儿上。有点儿审美的还会用好看的毛线把木棍儿缠满,不仅美观而且握在手里还不硌手。
无论是忙活一天还是几天做灯笼,只要不到元宵节当晚,总感觉自己做的还不够完美,总想再修改一下,装饰一下,看到邻居家小伙伴儿们有了更好的创意,就会立马比葫芦画瓢的学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等灯笼做好了,累坏的小身体需要补充能量啦,炸元宵、煮元宵是今天的主角。但有个奇怪的问题就是元宵和汤圆难道不一样?在我孩童的记忆里,元宵是滚出来的。村口那个穿着一身白大褂,带着白头套,白口罩、白手套的大婶儿,用箩筐将四方的馅块儿沾上糯米粉筛一遍粉过一遍水再筛一遍粉,直到滚出圆圆的元宵。而汤圆就是乖乖地躺在大超市的冰柜里,那些表皮光滑同样圆滚滚的“小家伙”。它们在外表上都是白色的,圆圆的,但口味上却是不同的。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我都更喜欢元宵的味道,由它滚出来的面汤,绵软香甜,口味也多样化: 山楂、玫瑰、五仁、黑芝麻……馅儿和皮儿混在一起吃,甜味儿适中,爱不释口。除了煮,炸元宵也比炸汤圆更有滋味。金黄酥脆的外壳配上软糯甜香的内馅儿,简直是人间美味啊!在那个缺少甜品的年代,炸元宵可以媲美西式糕点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如果做灯笼是能够让孩子持续保持对元宵节热度的第一件事,那么与之比肩的绝对是放烟火。
夜幕低垂,圆月当空。各家各户的炊烟已消散,在大门、主屋、卧室、楼梯两侧点燃红色的小蜡烛,微小的烛火与夜风缠绕,晃动的火焰像生生不息的希望。家家如此,听父亲说这是为了照亮回家的路。等把家里所有的门前都点上烛火,就可能挑着灯笼出门看烟火了。烟火一般都在十字街口附近放,以便四条街的村民们都能聚在一起赏烟火。

去街头看烟火的路上,各式各样的灯笼都跑出来争宠。纸盒上的图案经过烛光的映射,将图案反射到地上,有小猴子、老虎、蛇、花草……还有塑料的灯笼,如哪个调皮鬼故意使坏撞倒了,它就会变形融化,惹得挑灯笼的孩子哭响了整条街。还有从城里买回来的新式灯笼,带小灯泡,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你挑着灯笼,我挑着灯笼,大人们也参与探讨谁做的好看,正争论不休时,“咻”一声,一道亮光划过夜空,难道放烟火已经开始了吗?这时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开始加快速度往街口跑去,生怕错过了什么。

远远的就瞧见街口扎的灯架,有三四米高,上面的图案跟本年的属相应和,尽管做工有些粗糙,但却总能指引着前来观赏烟花的人,合适的观赏点在前面呢!还未靠近那黑压压的人群,就被附近房顶上闪亮的灯光吸引了,原来是放烟火队在进行筹备工作,刚才的那个小烟花是耐不住性子的人冒充他们放的。
尽管离得远,但大家还是都不由自主的仰着头朝放烟火的平台望去。仰的脖子都酸了,但还是舍不得让眼睛离开,生怕错过什么。哪怕跟身边人聊天,眼神还是离不开那个忙碌的放烟火点。刚想和小伙伴儿们一起挤进人堆里面去买点儿小零食吃,“大家注意了啊……”刺耳的喇叭传来放烟火队长的声音,等他说完那些在儿童听来都是废话的话,真正的烟火表演才算真的开始了……

起初放的都是普通的小烟火,引不来大家一致的欢呼呐喊声,精彩的在后面呢!约摸一刻钟后,大朵的烟花如盛开的牡丹在夜幕开始表演,五彩缤纷,如流星般璀璨,如钻石般耀眼,仿佛天空散落的是每个人对新一年的美好憧憬。
老人们自顾自的说话,大人们拍手叫好,小孩子们更是激动的欢呼雀跃。有的跑到别人家的房顶去看,好像离烟花近一点儿,就能看的久一些似的。有的搬来小板凳站在上面看,有的被大人驮起来看,还有的从远处捡来几块石头或砖头垫在脚底去看。凡是能有机会站在高一点儿的地方,我们可是想尽了一切办法。

烟花让整个村子都喧喧闹闹,生气勃勃的。怪不得古人云:“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果然是灯月辉映,烟花狂欢的难忘之夜。总忍不住朝着那耀眼的烟火许愿,对天空说些没人诉说的心事,待烟花消散,那烦扰的心事也随之而去。我不喜欢“硝烟弥漫”的味道,但喜欢它刹那喷发的美丽,尽管易逝,却能够停留在眼里、心里很久。以至于以后许多个正月十五的夜晚,我都会回想起那些年月儿圆时挑着灯笼,仰着头看烟火的自己!
而今,那些纸盒子做的灯笼再寻不到了,元宵和汤圆可以时常出现在餐桌,但是却没了新奇劲儿。为了保护环境,为了安全起见,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已走进千家万户,只能隔着屏幕遥想当年挤在人堆里看烟火的场景。

逝去的终归是逝去了,回忆拉不回来,我的思念也传不过去,但望着这轮不变的圆月,也许有些东西可以一直不走的传递下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