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在雪上

18年唯一印象就是短道速滑选手武大靖夺金。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或许真有一种神奇,让我对从未体验过的冰雪运动跃跃欲试充满向往。
濮上园的滑雪场有了不止一两年吧,一次都还没去过。选择上午去也是因为人相对较少,十点就到了果然没什么人。穿上潮乎乎的滑雪鞋子脚都不太会迈了,鞋头一蹬鞋跟一压,两根滑雪板就固定好了。进到雪场里头当真是一步也走不动,雪板似乎不受脚的控制止不住的出溜,借助雪仗使劲儿支撑才确保能往前走而不是向后滑。

司机随笔的图片

慢悠悠的电梯上到坡顶,移动得那叫一个滑稽。迫不及待往下滑也是颤颤巍巍。望着起伏不平的滑坡,这要是收不住该怎么办啊。那就慢慢地往下滑吧。然而一滑起来雪板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乘着地心引力飞快向下,我被吓的大叫,对快速的前进的一种恐惧,撞了怎么办,控制不了它该怎么停下。
收不住了我也觉得重心不稳干脆向后一仰摔在滑坡上,算是停住了然而手磨着雪地蹭了一段距离,火辣的疼。滑倒可好,怎么都起不来,起来一点又往下不受控制地滑,说不准自己就趴着滑下去了。在姑姑和我手忙脚乱下可算是成功起来了。
看了网上的视频教学会了刹车和基本姿势,再摔了一次后反而没那么害怕,第一次尝试从顶滑到底,速度真是飞快,控制着身体和重心往前,千万别因为害怕往后移,蹲的再低些,我仿佛感受到飞的感觉。过几个坑坑洼洼的地方拼命告诉自己别停没事别害怕,然后真的就相安无事。
再来几次,这感觉就有了,滑下去也不需要雪仗帮助了,自由自在的像只鸟,方向大致可以控制,刹车也有模有样的,滑的顺畅,真是“速度与激情之滑雪”。至于走路,一旁教练的“身法”学不来,依然只能笨拙的按自己的方法来。

出雪场遇见了雨田妈妈,又是一个惊喜,可惜雨田因为崴住脚没能来。
雨田好好休息,早日康复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