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除夜与除夕

司机随笔的图片

除夜与除夕
在诗歌里,“除夜”这个词入诗是从唐朝开始的。
孟浩然有三首除夜诗,其中两首是在乐城见张少府。乐城是现在温州的乐清。张少府是孟浩然的同乡。孟浩然南游越闽,年关在即,羁旅乐城。他先遇到张少府,随后张少府邀请去他宅上过年,因此前后写了两首诗:

除夜乐城逢张少府
云海泛(一作访)瓯闽,风潮(一作涛)泊岛滨。
何知岁除夜,得见故乡亲。
余是乘槎客,君为失路人。
平生复能几,一别十馀春。
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

畴昔通家好,相知(一作思)无间然。
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
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
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

这两首诗写得很不同。
第一首写两个人都很惨,孟浩然说自己是乘槎客,即无人能重用他,他只好继承孔子的理想,乘桴浮于海,到海外去实现理想。当然,孟浩然所要去的海外,大抵也就是到温州这里找张少府。

少府是县尉,品级是比较低下的,读者熟知的王勃《杜少府之任蜀州》,“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品级既低,又是任职荒远,故而多沉痛之感。孟浩然称张少府是“失路人”,指的是不得志。

他们旧有交情,如今十多年未见。这首诗虽题作除夜,实则是老友叙旧,想来都是一番无奈。
叙旧之后,自然张少府邀请孟浩然到家过年。
第二首诗补充了一些两人的交情。“通家”,一指世交,一指有姻亲关系,此处没有特别说明,至少孟、张两家是世交,而张少府与孟浩然也是相知无间,朋友关系特别密切。
到了除夜,点燃有绘饰的蜡烛,守岁的年夜饭,有歌姬助兴,还有柏酒。新正,是正月初一;春节饮柏叶酒可以辟邪。看来他们初夜玩了通宵,酒喝到了大年初一。诗人表达了自己很尽兴,与往年不同。
那么,往年的孟浩然除夜怎么过的呢?

除夜有怀
五更钟漏欲相催,四气推迁往复回。
帐里残灯才去(一作犹有)焰,炉中香气尽成灰。
渐看春逼芙蓉枕,顿觉寒销竹叶杯。
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诗人漫游未归,很是想家,羁旅之中尤其寂寞。家中人应守岁未睡,自己怎么能梦到呢?除夜的相思无法通过梦境传达,这种众人皆在欢乐之中,独己一人在欢乐之外。这类表达在唐人除夜诗中比较常见,大抵客居无聊,遇年节而生感慨。

除夜这个词现在已经不常用,现在常用的词是除夕。除夕一词入诗,则是从宋代开始的。
宋祁以红杏枝头春意闹闻名,他的诗中有三首写除夕,都是绝句:

一杯芳酒夜分天,万虑劳劳耿不眠。
明日新春到何处,菱花影里二毛边。
这首提到“二毛”,当是三十多岁时作。
四十九年今日到,来欢往戚是欤非。
床头周易有深意,自此恐须三绝韦。

四十九年,应是诗人的年龄了。从此他要研究易经,这是用的孔子典故。

历尾无馀日,更筹促曙躔。
持愁剩残岁,将老入新年。

这首说到“将老”,应该是上一首之后所作。以上三首诗都将除夕与自己年龄增长挂钩。

梅尧臣有《除夕与家人饮》:

莫嫌寒漏尽,春色来应早。
风开玉砌梅,薰歇金炉草。
稚齿喜成人,白头嗟更老。
年华个里催,清镜宁长好。

这一首大体上是很喜庆的,除夕与家人吃喝玩乐,小的长大,大的变老,恰好恰好。
南宋陆游写除夕的诗更多,仅题中有除夕字样的便有7首。晚年的除夕诗又多以写民俗为主,如《辛酉除夕》:

衰境遇白鸡,自分堕幽墟。
造物偶见宽,俯仰复岁除。
骎骎迫耄期,凛凛无根株。
孰知尚坚顽,壮者有不如。
铜瓶垂碧井,手自浸屠苏。
松煤染兔颖,秉烛题桃符。
登梯挂钟馗,祭灶分其馀。
僮奴叹我健,却立不敢扶。
新春无五日,节物倾里闾。
罗幡插纱帽,一醉当百壶。

再如《壬子除夕》:

前村后村燎火明,东家西家爆竹声。
老逢新正幸强健,却视徂岁何峥嵘。
儿时祝身愿事主,谈笑可使中原清。
岂知一出践忧患,敛缩岂复希功名。
雪霜满鬓觉死近,节物到眼空叹惊。
蚕官社公正暖热,春盘傩鼓争施行。
蓬门车马所不至,山僧野叟相逢迎。
呜呼吾曹见事晚,古俗实在蚩蚩氓。
茆檐一笑语儿子,明当满奉屠苏觥。

民俗不是一成不变的,世事迁移,风俗习惯、节日仪式,会有很大变化。对于诗人来说,记录民俗风情,寓寄牢骚,则是不变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