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与猫互换身体的一天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叫猫,爱好猫,家里有个猫。

住在城郊平房的我,从小就是个猫奴,家里一直有主子。在老主子殡天后,新主子是在农贸市场买回来的,不是什么精贵品种,就是中华田园猫,俗称土猫。

因为住在平房,给猫提供了广阔的玩耍空间,所以主子算是半放养状态。半放养的主子总是时不时带点对下人的恩赐回来,有时候是老鼠,有时候是麻雀,它总是把玩的一团糟的尸体放在我的面前,得瑟的炫耀,我总是在想:它是不是在想自己也是可以养活一大家子的猫了。

猫每日晚出早归,带回来不同的礼物,脚掌上脚毛里粘着的青草或泥土,带着不同地方的新鲜气息,迈着轻快的步点,在清晨通过预留给它的专用门——厨房窗户的玻璃上开了个洞——回到家里,跳上沙发清理毛发,然后在家里人都出去后沉睡一整天。

我一直很迷惑,其实家里有吃有喝,为什么它还要每天定点出去玩到早上,而这期间它又看到了什么?

那日我盯着躺在沙发上的猫,看着那双犹如罩着一层水晶球般的金绿色眼睛,问它:“主子,能否将身体借给奴才一用?我也想看看你看过的风景,想走一遍你走过的路。”

主子明显的愣了一下,歪着头看了看我,这个动作使我坚信,猫其实是可以听懂人话的,可惜我们听不懂猫语。

主子似乎在思考,也或许在跟喵星沟通这么做是否会有惩罚。过了那么尴尬对视的一分钟,主子起身舔了舔我的鼻子。

一阵眩晕袭来,我已经毫无意识,不知过了多久,醒来发现已经黄昏,这是主子准备出门的时间。迷蒙中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影——确切的说是我——正盘缩在床上呼呼大睡,从没想到我的身体可以如此柔软,轻易做出了高难度瑜伽动作。身边还开了两个猫罐头,罐头壳子跟舔过一样锃亮。

抬了抬疲惫的身体,有种灵魂被压缩的折叠感,用意识控制了下手,抬起来只看到一只毛绒绒的爪子,再伸伸脚……好吧,这次我确定,我是真的跟主子互换了身体。我在冷静思考当下这个情况的时候,尾巴随着思考的活跃而有节奏的打着拍子,这是猫想事情的典型动作。

既然真的达成了愿望,那今夜自然不好辜负,闭上眼睛体会着身体的不同,猫的思绪也从脑海深处渐渐浮现。那一条条熟悉的道路、那觅食的旧楼房片区、那熟悉的花园森林、还有一群熟悉的猫朋狗友,在猫的记忆中,虽然所有的画面只有蓝色、绿色,但是却与众不同,那是一种纯粹的世界,眼睛看到什么就是什么,看过之后再忘记。

太阳西沉的时刻,我决定出发,沿着它走过的路,来一场冒险!

跟随它的记忆,我控制着它的身体跃上灶台,走到厨房窗户边缘,猫身从玻璃门钻了出去,纵深跳入窗台下低矮的灌木群,隐匿在夜色逐渐笼罩的植物群中。

细细的枝条从身边往后移动着,猫天生的柔软身体,给了我很大的便利,灵巧的躲过各种树杈。通过猫专属的小路,穿出树枝形成的天然门洞,眼前是一望无边的绿色白杨树林,每一棵树都笔直向上生长,树皮上的瘢痕,好像一个个眼睛,落叶积在树下,踩上去那么的柔软,还伴随着叶子间隙摩擦的沙沙声。

虽然在我借用的猫的身体眼里,只有绿色,可这种无边风景下一只小猫在树叶铺就的厚地毯上游荡的感觉,有一种另类的心悸。

白杨树林很美,静悄悄的,对猫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游玩地点,里面有可食用的虫子,树干还可以磨磨爪子,可对一个人类来说,却联想到了恐怖片场景——午夜的小森林,空无一人,仿佛每棵树都睁开眼睛看着你,当你看回去的时候又发现只是树皮上的瘢痕,而传说中枉死的女巫就在这片树林等待着闯入者。

一阵凉风吹过,整片树林好像陷入一次狂欢,沙沙的树叶摩擦声,以波浪的形式随风而走。而猫的毛从尾巴尖顺着脊椎往上根根倒竖。

”喵呜……吼吼……“口不能言的我,只能发出低沉的叫声给自己壮胆。

“喵嗷!”突如其来的回应让我吓了一跳,尾巴蓬松如松鼠,很没出息的一蹦三丈高躲在了一棵树后面。

正当我以为要被女巫抓住的时候,前面走来一只健硕的橘猫,猫的记忆中有一个猫朋对上了号——“咪咪”——通用款永不出错猫名,是另一片平房里一个老太太养的,同时也是我暂居的身体的朋友。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好像猫记忆中确实有一段关于每晚都要在白杨树林中某一个小小空地开会的记忆,跟几只放养的家猫。猫界中也存在鄙视链,比如野猫看不起家猫,觉得家猫战斗力太渣,所以野猫的领地家猫一般不敢踏足,会被揍。

今天讨论的议题是家里吃了什么,以及哪里可以找到迷你老鼠,毕竟太大的老鼠抓起来也费劲。

而我为了不暴露只能全程静静的听着。

胖橘咪咪家的老太太比较传统,坚信猫爱吃鱼,所以每天基本都是鱼肉拌饭。

狸花猫花狸家的主人是个嗜肉如命的人,也习惯喂它各种肉,差不多是主人今天买什么肉它就吃什么肉,偶尔有个鸡肝鸭肝鸡心这些换换口味。

黑白花斑点和我家都是猫粮加罐头。

这也不难猜出为啥大家每天还要出来弄个老鼠、麻雀啥的,也就是为了饮食多样化。

胖橘咪咪提议一起去抓老鼠,别的猫都在附和,而我的内心涌起一种既恶心又好奇的古怪情绪,不过还是跟了过去。

旧厂房片区是一家国企的土地,厂房因为不满足公司发展荒废了许久,老旧设备还没搬走,就成了老鼠的天堂。这里最好抓住寸许长刚出茅庐不久的老鼠,这种老鼠没什么社会经验,比较容易抓且口感好,是猫的最爱。

我们到了旧厂房,从破旧铁门的门缝里钻了进去,胖橘咪咪指挥大家走位,对老鼠形成合围的包围圈,然后它去赶老鼠过来。

我漫不经心地蹲在一辆板车的下面,躲在轮子后面,很多的杂草木屑挡住了我的身体,以老鼠的视角应该是看不到的。

不过刚趴下一会,就看到胖橘以一身与体重不相称的灵敏在废旧机械上跳来跳去,许是看到了目标,当它跳到一台离墙根很近的机械上的时候,趴低了前身,晃动屁股和尾巴,虽然看不到正面,但是此刻它的眼神一定是非常专注的。这一动作直接造成三个埋伏在周围的猫一起紧张起来,我本能的绷紧身体,后脚蹬地,瞳孔收缩,胡须朝前,耳朵向后竖起(俗称飞机耳)。

胖橘如同一颗肉弹弹射到地面,激起一堆草屑,就听到悉悉索索和猫的低吼声越来越近,一只迷你看起来还有点可爱的老鼠冲出草屑,径直往三猫合围处跑来。我内心暗中叫嚷:不要过来,去别的猫那。

伟大的猫神可能正在忙线,明显没有接听信息,慌不择路的老鼠照着我就飞奔过来。“表面稳如狗,内心慌得一比”就是我的真实写照。老鼠趋近,胖橘在后面一个劲让我扑上去,可是,谁能教我怎么扑?

眼看老鼠近在眼前,我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凭本能驱使,身体一个弹射扑向老鼠,爪子轻而易举嵌入老鼠的皮肤和肌肉,张口一咬,犬齿便切断了老鼠的气管。

三只猫奇怪的看着我,我以为自己露馅了,结果胖橘说:“你把它咬死了,我们还怎么玩?”

“……”

老鼠的鲜血粘在牙齿上,腥甜的味道直往里灌,让我阵阵恶心。我松开嘴,吐出老鼠,把老鼠让给它们,以今天肠胃不舒服为由,搪塞了过去。

它们又去抓了几只小老鼠,一个个吃的起劲,而我默默走到旁边它们看不见的角落,用一把草清理了口腔,不然我可能真的会忍不住吐出来。

几个猫吃了零食,解了馋,分道扬镳,走向各回各家的路上。

我在一片草丛停下,仰躺在草丛里,看着天上的星星,猫的眼中星星只有一种颜色——蓝色。可是星星眨着眼睛,好美!不禁回想: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天空了,多久没有闻过青草和泥土的香味了?还有那片白杨树林,有过多少小时候与伙伴玩游戏、躲猫猫的快乐回忆?是什么时候,这些美好的感觉都被忽略了呢?所谓长大的烦恼吗?

疲惫感来袭,我起身找了个记忆中的矮树,爬上去,在一个废弃的鸟窝里卧了下来,很明显,这也是猫的记忆。没有手表计算时间,只能默念来暗示自己:“就睡半个小时啊!”

凌晨4点,为什么我知道是凌晨4点,因为早餐摊开门时间就是凌晨4点,老字号的油条豆浆摊,摊主夫妇二人撑开了桌子,架起了油锅,正在摆弄面团。在热气腾腾的油条炸满一不锈钢盆后,早起上班的人群就该来光顾了,吃两根油条、喝碗滚烫的豆浆,是这个地方大部分工薪阶层人一天的开始。

不远处清洁工人正在用巨大的竹扫把扫着大街上的树叶、纸张,每扫一下都有“哗~”的一声。较大的垃圾被扫在一起,有些小的垃圾,清洁工会用小的扫把和簸箕回去收尾。

我在鸟窝里伸了个懒腰,决定散步回家,跑了一个晚上也确实饿了。猫的肠胃无法消化植物,所以刚才啃的草只能什么样进来的什么样排出去,如果猫有低血糖,我想我现在应该因为低血糖而眩晕了。

天蒙蒙亮,星星两两的人群已经开始上街,安静的街道已经可以看到运货的车辆。

而我需要趁着人多前赶回去,一路猫在远离人群的地方,钻过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家就不远了。

钻出灌木丛,只隔了一条小路就可以到家门口下面的灌木丛了,在从那片灌木丛出去,刚好到达厨房窗台下面。

“这有个猫,抓回去看家吧!”

几个人类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接着就是急促的脚步声,有三个人突然向我扑来,他们准备合围把我抓住,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那只被我们几个猫围困的老鼠。

我拼命的躲闪,捉住一个0.1秒的机会,从其中一个人的两腿中间间隙窜了过去,绷紧全身的肌肉,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小路对面的灌木丛,一头扎了进去。

那几个人依旧不依不饶的敲打着灌木丛。

“你们干啥呢?谁让你们抓我家猫呢?!”只听到一声大喝,原来是爷爷,年龄大睡不着觉的爷爷出门遛弯买早点,回来刚好看到有人追我。

那三个人讪讪的回答:“我们以为没人要的猫呢。”

“没看到脖子上红绳吗?没人要的猫绑个绳子干嘛?”

三个人在爷爷的怒视下,悻悻然走远。我在爷爷的庇护下钻出灌木丛,飞窜到厨房窗台,顺着昨夜出来的玻璃门,回到了家里。

占用了我身体的主子已经醒了,慵懒的躺在床上看着猫样的我,我学着它的样子碰了碰她的鼻子,在一阵眩晕之后,换了回来。

我翻身起来看着主子,小声说:“做猫也挺不容易啊。”

“你在家做了什么啊?”

主子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日子照旧过着。

几天后收到一件快递,里面是100个猫罐头,一脸懵逼的我翻看网购账单,再看看一脸云淡风轻的主子,想起那天占用我身体,拥有我全部记忆的它,欲哭无泪。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