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龙洞的传说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有人说小五家乡谢家营子老席家后院有一个神秘的洞,还说这条洞很长很长,一直通到席家后山八里开外,止于黄花沟头的一块大青石底下。老辈子人都称这条洞为青蛇洞,现在的人却将其更名为“龙洞”。
关于龙洞的来历,其说不一:一说是当地老百姓为了躲避兵灾匪祸,故意挖出来供藏身避匪的地道;一说是古时谢家营子北大王山上素有匪人出没,此洞无非是匪人隐藏财物的地方,同时也是匪人为防备官兵进剿,随时可以退身的暗道;一说洞本天成。看来年代逝远,实难清证哪一种说法是正确的。故无须妄评此洞因何产生,又何时产生,且听当地百姓世代相传的一则关于龙洞的故事,从中足可领略异传激情之妙,回味奇闻赏心之趣。很久很久以前,山东登莱二州连年干旱,颗粒不收,逼得当地穷苦百姓,纷纷背景离乡,拖家带口,奔出关外谋生。
话说有一姓谢的人家,乃莱州人士,家主谢文东,因人力敌不过天灾,无可奈何,便带着一妻二女,一路行乞来到关外。一日全家人来到一地。只见:
一川清净水,满地野草花。
山高桃李秀,岭阔松竹发。
有洞避风雨,无官灭兽衙。
造化惟人主,临溪可立家。
谢文东见此地,山中有采不完的野果山珍;水中有打不完鱼鳖虾蟹,便与全家结庐于此,先靠采集山果和捞捕鱼虾为生,后又开垦了数亩荒地种些黍谷,年来虽无富余,却满可自给自足。着实过着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天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
有道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何况谢家定居之地又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慢慢关内外诸多流浪人家,慕名集聚于此,渐成村落。有村不可无名,因谢家先来此地一步,又是本村相对富有的户子,有人提议当随着有名望的谢家起定村名,于是,便将此村定名为谢家营子。
古一来二去,谢文东和妻子都到了老迈之年,可是一双女儿却出落得如花似玉,实实招人见爱。为表达两位老人对女儿的痛爱之情,并企盼女儿青春永驻,谢文东便为大女儿取名金梅,二女儿取名银梅。正所谓穷家养娇儿。老两口把一双女儿视如珍宝,生活上宁愿自己多受些苦处,也不让她姐儿俩受半分辛劳,溺爱之深,简直到了放在头上怕吓着,放在嘴里怕化了的程度。可是,这姐儿俩又偏偏非常通情达理,她们理解父母一世不易,便经常主动为二老承担家务,昼耕夜织,默默劳作,从不辞辛苦,还早晚对二老问寒问暖,至孝至尊。二位老人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女大当嫁。二位老人眼看着金梅、银梅皆岁过二八,便有心为之寻得一双门当户对的主儿,更望能找到一对或至少一位可心的入赘贤婿,也好晚景有靠。
一天谢文东与老妇人一边在田里劳作,一边谈起如何给女儿找主儿之事。不觉即喜即悲,喜的是女儿都已长大成人,如此花容月貌,自不难找不到好主,悲的是到如今山里山外都转遍了,别说是一对,竟没有找到一个能与其女儿相配的儿郎。两位老人正谈到无奈之时,忽然从他们家北边的黄花沟里骤起一簇黑旋风。只见这簇旋风由小变大,由慢变急,霎时扶摇直上,接天百米,飞砂走石,直向两位老人扑来。谢文东说声:“不好!”,急忙拉住老伴双双俯身仆倒在地,顿觉眼前漆黑如墨,耳边风山皆响。少时风过,谢文东先站起身来,却见老伴仍爬在地上,便俯身欲拉她起来,可是连扯两下,老伴竟如死人一般,毫无回应。谢预感不妙,便用力将其身翻了过来,只见老伴二目发直,口张如呆,竟半句也说不出来,好在心口尚暖。谢自觉不过惊吓所至,无足轻重,便抱起老伴,急急转回家去。谁知到了家,老伴竟无半点好转,反而一连三日始终僵卧在床上,汤水不进,直急得两个女儿呜呜哭个不停,谢老头更是急得满地乱转。虽请来几位土医,却无一能医得此病。
到了第四天,天刚一亮,谢老头就牵着毛驴走出家门,准备到远处请一位明白先生来给老伴治病。谁想正在谢老头刚要抬腿上驴之际,不知从何处闪出一位手持摇铃的郎中来。这位郎中约在六十开外,头小身长,面色微黑,须下无髯,唇上留有八字小黑胡,中分左右,身穿一身青缎子绣衣绣裤,内有白衫衬里,足登一双羊皮皂靴,左手持摇铃,右肩偏挎一紫木药箱,行脚轻灵,给人以干净利索之感。“看病,看病,看病啦!”郎中边喊着,边向谢老头走来。谢老头正不知上哪儿才能找到良医,今良医就在眼前,顿觉有绝处逢生之感,激动的紧赶两步来到医生面前,忙忙如此这般对其备述一番老妇人得病的经过,便将其请到家中。
来医走近老妇人的病榻前,也不把脉,只是伸手在患者的额头处轻轻摸了一下,便说:“此病得自惊吓,无甚危害,尔等大可不必惊慌,待老夫略施小技,即可令其生还。”说完,便定神运气,少时从口中取出雀卵大小的紫红色丹丸一粒,然后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丹丸,在老妇人的心窝处来回运动数遭。就见老妇人面色由白转红,接着出了一口长气,眼皮一眨,竟然活了过来。
谢文东自是感恩不尽,便吩咐女儿们急备酒菜一桌,定要好好款待一下这位“救命恩人”。来医也不推辞,早坐在了席位上首。旋即酒菜备齐,谢文东便和这位游医你一杯我一杯地饮起酒来。席间,谢老头问起来医的身世,来医答道:“不瞒老兄说,小老儿姓常,贱字一个“青”字。说起家祖本是山东蓬莱人,前不久因避战乱,才流落至此。就住在离你家不远的黄花沟里,说起来你我两家还是邻居哩!”谢文东回思蓬莱和莱州本来相去不远,幸喜这位常先生与自己原本也是同乡,不觉情感更进一层,便又问起常先生家中可有妻儿。说到此处,常先生用眼兜了一下在一旁提壶续水的谢家二女说:“老兄问起这事儿,也是我正想要与老兄说的事儿。这不,你身边有两个女儿,我呢,正好有两个男孩,论年龄他们还都差不多。可我不如你老兄有福啊!你有老伴,我的老伴却没了,是往这边来时半路病死的。孩子没了娘等于房子没了梁,我这个当爹的又整天在外边游荡,无暇来管教他们,我的两个儿子就这样成了无拘无束之人。我担心这样下去,久久必不成器,便有心给他们成家,也好对他们有个制约,可是山里山外却没找到个门当户对的。说来也是缘份,我见你二女生得俊秀,如愿割舍,何不你我成为亲家呢?”说到这儿,谢家二女羞得急急避门而去,谢老头也因对方此事起得有些突然,竟一时答不上来。自称姓常的先生一见此种情况,便又进了一言:“不是小老儿勉强老兄,是我自知我的一双犬子,尚有与二女匹配之才,方将此话说出口。也道是婚姻之事,岂可儿戏。如老兄尚存疑思,不防就请老兄明日过府一叙如何?谢听此言,觉得入情合理,便应允下来。
第二天,谢老头按照常某人的指点,来到黄花沟内,果见有一处用青砖青瓦建成的新新府第。但见:
一门高宇滚龙牙,
殿阁亭楼显富华
石径并流清气水,
空谷幽深第一家。
谢老头来到常家,果见常家有二子,虽生得肌肤黑些,但个个气宇不凡,且待人礼数周到,出言文质彬彬,似非农家粗人可比。来到此处,少不得与这位常先生推杯换盏地吃喝一通。待酒过三巡,谢老头已有七分酒意,常先生便又提起亲事。谢老头一来相中了常家二子,二来酒助心兴,便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继而又饮数杯,谢老头觉得酒气上冲,怕再喝有失体统,便与常家约定了换贴的日子,匆匆告辞离开常家。
谢老头两步一晃,一步三晃地走出了黄花沟头,满嘴哼着南北小调,一路走来。所谓得意忘形,老头盘算的是自家即将喜事临门,心里虽有数,脚下反道没了路数,突然觉得脚下有物一拌,一个前抢,当时就摔了个不沾地的。等到谢老头从地上爬起来回头一看,当时惊得酒意去了大半。只见一位道装打扮的白胡子老头,满身血污地倒在了地下,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七星宝剑。谢老人本心地良善,见有人落难,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便一步抢在了白胡老头身边,一把将他的头抱在了怀里,大声呼喊:“老兄,老兄,您这是怎么了,您快醒醒!”喊了半天,白胡子老头,才慢慢睁开双眼,他看了看谢老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声音低微地说:“噢……噢,是谢老头。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不瞒你说,我本是黄花沟中的千年老狐。昨日沟中突然来了百条青蛇王精,强行霸占了我的修炼洞府,还杀了我一家老小数十余口。我因寡不敌众,被害到如此地步。今日与你结亲的常家全是蛇妖,它们与你家结亲是假,想害全家是真,你千万千万不要上……当呀!”说到这里,白胡子老头又昏了过去。等到谢老头第二次将其喊醒,他呼吸急促地说:“我,我,我算就今天晚蛇妖就会来加害你家,你马上赶回家中,将我手中的宝剑悬于你两位女儿的绣房门口,可保你家三天不受其害。然后你马上赶往黑水二龙山,请张氏兄弟来除妖。”说着,他顺手从身旁拾起一片杨树叶,用手在叶面上点划几下;又运气在叶面上吹了三,最后极尽全力地放在了谢老头手中。连连说:“快,快,快走!把这片树叶交给张氏兄弟,他们会马上赶来为我报仇的。”说完,白胡子老头,头一歪,便断了气,眼睁睁地现出狐狸原形。谢老头如梦方醒,他用宝剑在道边挖了一坑,将老狐狸掩埋完毕,便匆匆赶回家中,二话没说,便将老伴和一双女儿叫到身边,如此这般说明了所历之事,接着将宝剑悬于门首,还没等全家稳住惊神,谢老头早就骑上毛驴直奔黑水二龙山而去。
山东张家本天师张道陵之后,主人张善一文武双全,精于道家斩妖镇邪之术。善一膝下有孪生二子,老大名叫张大龙,老二名叫张大虎。张氏兄弟自幼便随父修习武术道法,深得祖辈真传。不觉数年,父母依次病故,张氏兄弟自是昼务农,夜习武,相伴为生,苦苦度日。是时兄弟二人虽各年至二九壮龄,却仍未娶妻成家。
单说有这么一年,距张家百里的磨盘山上生出蛇妖伤人之事。此山有一石洞,出洞数十米有一条小路夹山横过。蛇妖即伏于洞中,凡过往人畜,十有八九被蛇妖吸吞伤害。有人知张氏兄弟武艺高强,便来请张氏兄弟为其除妖。张氏兄弟本义气中人,自是毅然前往。
这兄弟二人各怀绝技。大龙手使双刺流星,善于远攻;大虎手使双剑,善于近战。二人来到洞前,先由大龙洞前引战,大虎伏于洞侧待机接应。大龙早听人说蛇妖为首的乃雌雄两条巨蛇。其中的雌蛇妖吸吞能力极强,百丈之内,虽巨牛亦可一口吞入腹中,便早有防备。他双手紧握双刺流星,压低身形,缓缓向洞口逼近。当行至距洞口约有五十丈处,忽觉冷风从背后袭来,并似有一股无形的巨大拉力,牵动大龙直向洞前。大龙顿觉身体有点不能自控,不由自主地顺着风向跑出数步。但大龙必竟是练家子,他很快意识到是蛇妖在作怪,便运起千斤坠的功夫,一个马步蹲裆式,死死钉在地上,任是吸力巨大,身如泰山,纹丝不动。此时大龙的身位与洞口相距不足三十丈,洞口就在眼前。只见一条二缸粗的黑色巨蛇,将斗大的头探出洞外,巨口张开,大如血锅,火一样的舌苗从口中伸出,足有丈余。巨蛇口正对着大龙的来路,尽力吸纳,想一口将大龙吞入腹中。蛇妖见吸不动大龙,便从洞中爬出数米,接近大龙,运力再吸。此时大龙感到冷风袭身,前拉之力更大,不觉身子微微一晃,却仍没被蛇吸动。蛇妖恼羞成怒,忽地从洞中窜出,如箭一样向大龙扑来。就在蛇妖向他扑来的一瞬间,大龙顺势向后一个空翻,闪开蛇头,还没等身子落地,刺流星早脱手而出,正好投入蛇妖的口中。蛇妖不知何物,闭口即吞。大龙见蛇妖将流星吞入腹中,便随即一抖流星索链,将浑身带刺的流星从蛇腹划出,又正好卡在了蛇妖的喉关,鲜血从蛇妖口中流出,蛇妖锐气顿失。接着大龙急向外跑出数步,将蛇妖从洞中拖出。大虎见哥哥得手,早从一旁跳出,双剑齐下,将蛇妖斩为三断。就在大虎斩蛇剑还没收回之时,又有雄蛇妖由洞中窜出,从背后直扑大虎。大虎觉得身后有凉风袭来,知道背后有蛇妖袭来,也未加细想,扭身一个坐盘步,以“回头望月式”,将右手剑向后上方只一撩,剑尖正好扫在蛇妖吐出的舌苗之上,早将舌苗削去半尺。这蛇妖觉得不是张氏兄弟的对手,速将蛇头缩回,接着又竖起蛇头尖叫数声,顿时一股黑气从洞中喷出,黑气之中有无数蛇影晃动。蛇妖一扭身融入黑气之中,即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旋风,直向西北刮去。张氏兄弟寻着受伤蛇妖的血迹,紧追不舍。他们从关内追到关外,又追到老哈河畔,突然不见血迹。只知蛇妖已过河北去,却不知逃匿何方。于是,兄弟二人便寄住于二龙山古庙之中,期待慢慢访查蛇妖的踪迹。
这一天一早,兄弟二人正在庙院练功,谢老头突然闯入庙中。进门就喊:“谁是张氏兄弟!谁是张氏兄弟!”张氏兄弟见谢老头直呼其姓氏,又见老人十分焦急的神情,知道有事,便迎了上来说:“老人家,我们就是张氏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老人家,别着急,有事慢慢说。”谢老头儿急从怀中取出树叶,递给了大龙。说也奇怪,这树叶刚拿在大龙手里,便变成了一封信。大龙展开信一看,便全明白了。
谢老头走后的第二天,蛇妖就来谢家“娶亲”。老蛇妖及其儿女来到谢家门守,见大门落锁。老蛇妖觉得不对,便掐指一算说声:“不好!我等上了谢老儿的当了。说完,便现了原形,儿女们也随之现了原形。数百条巨蛇,忽忽拉拉,纷纷扬扬地爬上了谢家墙头,又从墙上爬下,直向谢家内院冲来。当它们爬到金梅、银梅的绣房门前,见千年老狐的七星利剑高悬门首,便只围着房前屋后乱转,却不敢破门进屋。一天,两天,到了快满三天的时候,老蛇妖突然窜到门前,立起蛇身将七星剑一头撞落在地。就在老蛇妖正欲破门之时,张氏兄弟出现在蛇妖面前。老蛇妖一见请来了死对头,还想化风逃遁。哪知还没等它立起头呼叫时,大龙的刺流星早打在了它的头上,当时就被打得脑浆迸裂,死于非命。所谓“树倒猢狲散”,小蛇妖见老蛇妖已死,便纷纷爬进了现在席家后院的山洞,向花黄沟逃窜。张氏兄弟随即让谢家准备了两柱松明火把,哥儿俩一手举着火把,一手仗剑便杀入洞中。张氏兄弟从席家后院洞口杀入,从黄花沟头的大石棚洞口杀出,杀了足足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当兄弟二人从大石棚洞口走出时,只见血染征衣,已到了筋疲力尽地步。谢老头全家及全村百姓早已迎接在洞口,听说蛇妖尽除,个个欢呼雀跃。
他们将张氏兄弟接到谢家盛情款待数日。时有好事者知张氏兄弟尚未娶妻,又无父母之靠,便从中作媒,使张氏兄弟与谢家姊妹配成了夫妻。张氏兄弟便双双成了谢家的养老女婿。谢家从此人丁兴旺,门庭大振,荣华百年不衰,富贵千岁不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