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忧于天下 乐于天下

好友谪官岳州,只因一岳阳楼,让天涯海角的两人得一回文字的相见,也是滕子京对岳阳楼的“加冕”,与一幅《洞庭晚秋图》的赠予,让范仲淹留下千古名篇《岳阳楼记》。

 

司机随笔的图片

庆历四年(1044),时逢春日,滕子京谪居巴陵郡,时过一年,在他的治理下政事变得顺利,人民百姓生活安乐,整个巴陵郡褪去了往日的破旧,迎来了新的繁华。待此城复苏,滕子京翻修岳阳楼扩大它本有的规模,修膳后,范仲淹收到了他的来信,与一幅洞庭晚秋图。一幅图画,勾起了范仲淹少年时在洞庭湖胖、岳阳楼旁的求学时的回忆。他观阅着巴陵郡如今一番胜景,站于那楼上,随之而来一股浩然之气,楼畔美景广阔无边,又随日月交替之中变化。

 

当那大雨连绵不绝时,看那天空似是浊浪翻滚,远山在雨雾中变得迷蒙;听那雨打万物,风袭卷着一切,似是巨龙怒吟,夹杂两岸猿啼,站于楼上一种远离家国,怀念家乡之感涌于心上,感慨万千悲凉。

 

看,又至那“水光潋滟晴方好”,一切事物都像是晴朗了一般,沙欧成群飞翔而过,水中鱼儿欢快的游着,楼旁树木青葱;再登此楼,实有种宠辱皆忘的极乐之感。

 

范仲淹站在那高楼之上,不因外物与自己处境的变化,或喜或悲。他只要在朝堂之上就会忧虑人民,在江湖僻地又会担忧君王。这大概是:忧于天下人前,乐于天下人后吧。但如果没有这种人,他范仲淹,又与谁一道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