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让孩子独自走路上学吧

我读书那会,无论刮风下雨,父母从来没有接过我。从初一开始,每天翻过两座小山去盘古庄联中读书。赶上天短的时节,天不亮就要出发,天黑透了才能回家。每天来回十里山路,从没有觉得苦,我们的身体练得棒棒的,很少感冒,即使有个头疼脑热,吃片安乃近捂捂汗就满血复活了。
唯一让人头疼的一点就是山路费鞋,不是鞋底磨透了,就是鞋帮张了嘴。到了夏天,妈花五块钱从集市上买来一双塑料鞋,我总是穿不到头,她经常骂我能把鞋“吃了”。那时候经常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个少年拿着一根烧红的小铁片,把自己凉鞋的断裂处粘合在一起,心里想着,有一天挣钱了,再也不穿这种带补丁的破鞋。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个年代,没有家长接送孩子这一说,从育红班开始,就是自己走着上下学。就是到了雨雪天气,也极少见到有家长接孩子。男女同学结伴行走在山路上,一起面对冷风急雨,一路走一路歌,和小鸟在一起,和野花在一起,和蓝天白云在一起,捉蚂蚱螳螂,摘苍耳互投,倒也充满无限乐趣。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苦,非但没有觉得苦,反而觉得有些骄傲了。
上学路远,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偶尔发生点插曲也在所难免。那时候我们经常比谁走路快,为了超越前面的同学,经常跳地堰,抄近路。有一次石硼崔家的崔俊辉跳地堰把胳膊摔断了;还有一次放学途中,前面的同学设下机关,把小山路两旁的“绊倒驴”(一种野草)系在一起,我村的军强被绊倒,摔个狗啃泥,正好路边有块石头,他头上磕出一道口子,缝了十几针。可是退一步想,这么多同学,只要在一起,出现点磕磕绊绊又不是正常的么?对于走路上下学的安全问题,我觉得家长可以循序渐进,逐步放手。年龄较小的孩子,家长可以先陪孩子走路上学,教给孩子注意事项和交通规则,该放手的时候,就勇敢地放这些“雏鹰”去飞翔。

前几天经过乳山二中门口,正赶上学校放晚学,路两边接孩子的车都能排出好几百米。整个路段的交通几乎处于瘫痪状态,两名交警疏导都无济于事。我内心里能体会到家长对孩子淳淳的爱,可是这样真的对孩子好么?高中生都十七八岁了,退回到七八十年代走集体的时候已经是个整劳力了,可是现在的这代人,依然是个孩子,就连离家几百米都需要家长接送。
小时候,我爹常说,不崴脚永远学不会看路,不呛水永远学不会游泳。想成为一个健全的人,必须要经历挫折教育。在孩子所有的上学方式中,我觉得走着上学对孩子最好。首先走路可以缓解心情,能够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疾步快走又可以舒筋活血锻炼身体。邀三五个同学一起走路,还可以边走边交流思想,环保低碳,而且可以缓解交通压力。

日本的小学生,从上学第一天的入学式开始,就会被告知应该自己独立上下学的要求。小学生背着方正的大书包,戴上学校发放的颜色醒目的帽子,6、7岁的孩子们要么三五成群,要么独自一人穿梭在人潮中,这是日本街头一道常见的风景。对于孩子们来说,也是正式成为一名独立勇敢的小学生的标志。

跟风雨无阻接送孩子的中国父母不一样的是,日本家长们的普遍认知是,从自己的孩子进入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不需要再接送了。有些学校也会特别在校规中规定不让父母接送孩子。而在这条上学路上,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第一天的入学式结束以后,认真地教给自己的孩子该如何遵守交通规则,走哪条路最安全。从上下学的对比中,我心中有了很大的危机感,要是让中国孩子和日本孩子对抗,我们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我们的爱心表现为让孩子少受苦,殊不知过多的呵护可能使他们失去基本的生存能力和对抗能力。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

突然想起小时候,门口的高仁礼老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富家子弟,从小娇生惯养,不舍得让孩子干一点活,吃一点气,直到十岁还在吃母亲的奶。结果这孩子从小就胡作非为,从最初的小偷小摸,到最后的抢劫杀人。他们的父母对待孩子的态度一直是溺爱和袒护。这个罪犯上刑场的时候刚满二十岁,临刑的时候,他跟法警提出最后一个要求,最后想吃一口母亲的奶,可是当老母亲把干瘪的乳头塞到儿子嘴里时,被儿子狠狠一口咬掉。儿子说:娘啊,都是你害了我啊,我恨你。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是“惯子如杀子”这句老古话却值得每一位家长反思?因为你不能陪伴孩子一辈子,总有一天他要独立面对生活中、工作中的凄风冷雨,放手让他们去走自己的人生路,才是一位明知的家长。
让孩子独自走路上学吧,从明天开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