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哦,数学

我已经好久没有因数学而动动自己的手和脚了。毕竟现在的数学无论是代数还是几何,都已经迈入抽象的层面,别说走向生活实际操作,现在我连”非要两边开挖的甲乙施工队”和“围围墙的小明”都有些疏远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星期六老师会突然布置一项“下地实践”的数学作业——最近大家学了“黄金分割”和“相似三角形”,于是老师让我们利用这一个周六去给妈妈算出一双令身材达到黄金分割比的高跟鞋,然后利用相似测出一个大树什么的东西的高度。作业要用微信上传。这是一项很认真的作业,每个人都要完成。

 

高跟鞋的任务有了数据之后列个方程就可以求出来,真正有难度的是“测高”。考虑到一个人干活又累又无聊,我便在今天下午拉上小白直奔戚城公园寻找一颗“幸运树”测高。

 

考虑到场地等原因,我们选择了用一根棍子构造相似三角形的方法求树高。两人拿着棍子和卷尺向公园跑去。嗯,有土木工程那味儿了。

 

我们测量的树形我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水杉。这种树只有一个主干,长得又高又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理想树型,而且戚城公园里高大的水杉不少。我们进了公园逛了没一会儿就找到一棵大杉树。它前面的草坪空空荡荡的没其他灌木,而且人还不算太多,就决定是它啦!

 

选了一个远近适中的位置,我们准备打把杆子立在这里,奈何无论如何杆子也立不在沙土之 上,只能先做一个标志,然后用卷尺测量标志到树的距离。测距离时两人都对卷尺收回的那一刻心存“敬畏”——收卷尺时一按按钮马上跳到一旁,以防划伤手指。收完时,那卷尺因为惯性跳到了半空。好容易测完了距离,抬头,看到新长出的小杉叶层层叠叠遮着蓝天,阳光就透过叶子的间隙照下来。两个人不由沉醉在此刻的美丽之中。

 

多有诗意的数学啊。

 

一回头,我们找不到先前做的标记了,只能再测一遍距离。然后小白扶着杆,我半蹲着,使视线正好与杆子项和树尖构成一条直线,接着测我半蹲的高度和我离杆子的距离。

 

多么现实的数学啊。

 

数据已经备齐,我们用小木棍在土地上写下方程,计算结果。

 

多么原始的结数学啊。

 

当时我们还猜这树有多高,小白说有25米,我说有18米,然后粗算的结果是13米。当这个结果出来时,我很有一种成就感——我们测出了一个真的大树的高诶。

 

回家后我又算了一遍,更准确的结果应该是12.6米。对我而言这次动动手脚的经历是一场游戏,一场实践,一场生活中的“数学课”。

 

多么美丽的数学啊!

多么有趣的数学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