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难忘的记忆

司机随笔的图片

1947年冬腊月间,家乡开展轰轰烈烈地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那时成年人都去农会,十几岁的孩子参加儿童团,去站岗放哨,因此母亲、哥哥都不在家,只有我和弟弟在家看门。
有一天,有个个子很高,长得英俊的青年人,用白布挎着托板的胳膊来我家串门。晚间告诉母亲时,她说:“你爸爸在优级学校做饭的时候他就认识我们。他妈名叫哈木扎布,学名叫齐宝玉,没有妈了,爸也不管,双眼瞎的爷爷供他在阜新念书,解放了参加了八路军,听说骑骡子摔坏胳膊回来养病呢”。
他什么时候回部队的,我不清楚了。从那至我参加工作时再也没见过面。1955年7月,齐宝玉父亲找我给他写信就在那封信里,我把简师毕业、从事教育又入学再学习情况告诉给他。时间不久,他从济南寄《毛泽东选集》1—3卷,《党史》上下册,还有一本《怎么做一名共产党员》给我。在信中他说:“小弟,知道你成长为一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很高兴。没什么给你留念的,把我读的书送予你作个留念。”
由于学习任务紧,当时也没回信,更没有深层次的交流。后来听他叔叔说:“齐诚(后改的名)从济南到黑山县时去过一次。那时他身体仍不太好,还在住院疗养。据他自己说,在赴朝作战时,夜间转移电台掉在深沟里,肺脏受伤呼吸困难。1953年从朝鲜回国一直在医院疗养。转到黑山县没多久就光荣牺牲了。”惊闻噩耗,我的两眼潸然泪下。这时才醒悟到他寄书留念之含义。
他的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激励着。我将“留念之书”奉为至宝。几乎是手不释卷,多次阅读《毛泽东选集》,通读《党史》,使年轻幼稚的心灵得到了启蒙教育。开始懂得和认识了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增强了革命信仰;树立了为革命和建设奋斗的坚定志向;懂得了严格要求与锻炼自己,增强党性修养的道理。为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奠定基础。从那以后,我做到了一生交给党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两次调入教育系统,培养下一代二十余年,又调入行政单位,除了尽职尽责的完成本职工作,获得诸多荣誉外,还两次与群众搞“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抗旱打井、挖方塘等。二十多年来,我遵纪守法,保持了一生清清白白,堂堂正正,没辜负齐诚大哥的期望。光荣退休心安理得,年迈古稀,健康快乐,回味起与齐诚交往的那段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四、结婚安家
在鲍奎老师家吃喝二十余天后,我和陶老师就在学校院南屋半截小屋起伙做饭了。
这时,老师和领导们就动员老陶把家属接来,给我探访对象。他们托小庙子村的妇联主任姚子荣物色人选给我当介绍人。有一天午间,姚主任找我说:“关山沟村白文庆主任的老妹子,个子很高,21岁,身体健壮,在小队干活能挑一百多斤萝卜”等,让我二人先见见面。这样,约定到供销社互相见面,争求双方意见后,再准备订亲。
因为有缘,我们见面后,双方都没意见,同意马上就订婚,到秋后结婚。关于准备结婚的事,一切都由钱起校长跑腿与白文庆主任联系,钱校长的第一观点,婚事要简单节约,新事新办。介绍我刚从学校出来,工资又少,需要置办的东西等结婚后慢慢再买。总之,女方要求结婚置办的东西,都商议着尽量减少。最后,我二人协商两次付款60元。她简单的做了冬季穿的衣服,我什么也没添就结婚了。
在婚姻问题上,一切都有白文庆二舅哥操办,我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什么也没过问。在结婚那天上午他牵驴来把被子拿上去,吃喝一切都在家准备,别的一切东西都不过问。为提倡新式结婚,学校文艺队和老师在广场出演节目,举行结婚典礼。典礼结束后请全体老师到蒙古营子宴会。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