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老抠

老抠这几天出门总遭人白眼。

原来,老抠所在的小区发起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募捐的活动。个别老百姓捐款不懂渠渠道道,干脆就在小区群里发红包捐款,喊叫着让负责人收了红包代为转交。

不曾想这样的红包总被人抢,抢了也不退。大家核实过:是一个叫老K的人在抢捐款红包,接二连三抢走了六个人的红包,共计1000元。司机随笔的图片

几位年轻气盛的小区居民专往群里抛了几个一分钱红包,老K手法之快无人能及。

“退钱!”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

“发国难财啊!”

群里人多嘴杂,谴责、质疑、谩骂声一片。老K既不退群,也不吭声。人们的指责和愤怒渐渐变成了猜疑和推测:谁这么爱钱?不约而同,大家锁定一个人:老抠。

老抠是退休后被物业返聘的企业退休人员。每天下班回家总是负重前行,不是胳膊腋下夹着废弃纸片,就是手里提着饮料瓶子之类东西。他家的车库从来就没有停过车。邻居们戏称:废品库。

年前,老抠老婆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孙子上学放学的接送成了问题。老婆就和他商量:把工作辞了,回家照看孙子,料理家务,让娃们安心在牧区发展。老抠说什么也不肯,老婆气的差点没犯病。

还别说,老抠一天三顿饭、早晚接送孙子、按时上下班,做的有条不紊。下班时间,谁家下水道堵了、马桶坏了,老抠和以往一样,有求必应。当然,捎带着拾拾捡捡的营生也不误。

“不愧是老抠啊!”

“见过爱钱的,没见过这么爱钱的!”

“下班时间干活也是为了挣钱吧!”

小区居民识得庐山真面目,摇着头叹息。

无独有偶,抢红包风波还未着落,老抠偷东西又被门卫逮个正着。

得到消息的老抠儿子火速赶到出事地点。小区门房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多人。

看到老抠的儿子来了,吵吵嚷嚷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自动让出道。老抠儿子径直走到蹲在门房仡佬的老抠跟前,蹲下身,轻轻扶住父亲的肩头:

“爸,告诉大伙,咋回事?”

老抠抬头看着儿子,翕动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突然一拳头砸在自己的脑门上:

“都怪我……”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老抠,就是外围那些够不着老抠人影的人也真真切切听到了老抠说的三个字,不用说,此时大伙的思维都处在同一频道上。

老抠却不言语了!

老抠儿子站起身面向物业主管:

“叔,你是知道的,我爸就这样,平时就不爱说话,遇事越急越说不出来。到底咋回事?”

“是这样的。昨天不知谁在门房办公桌抽屉里放了一万块钱,门卫忙着登记测体温,没注意到这事,调监控也没能查出。早晨我刚在群里说,有人捐了一万块钱不留名,你爸就来了。他也不说什么,磨磨蹭蹭半天不走,冷不丁就把手杵进抽屉里……”

主管说着,打开抽屉,拿出用白纸包着的一沓钱。

“这字……”老抠儿子盯着包纸上面歪歪扭扭的一个“捐”字,眉头微蹙。

“是啊!这字写的……我们也是琢磨了半天才认出。”主管说。

老抠儿子顺手拿过那沓钱,慢慢展开包纸。突然,手指着包纸里面密密麻麻的字叫起来:

“这……这……这不是我儿子那篇获奖作文《我的爷爷是老抠》吗?怪不得他一早打电话闹,说他抄好的开学要交给老师上光荣榜的作文纸不见了,还……还说:准是爷爷拾掇家顺手扯进车库里去了……”

“爸,这钱是你的吧?你是来找……”儿子躬身拉起父亲,攥住他的手:

“捐款是好事,只要你说清楚了,没人会怨你。只是被你这么一弄,事情复杂了!”

“我……我……”老抠的声音在浓稠的空气里迟疑着打了个盹“不……不就……一万块钱嘛……给就给了,说什么……”。

儿子情绪有些激动,看着大伙:

“我儿子这篇作文写了他爷俩连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爸常年给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捐款不留名,获得了全国小学生作文比赛一等奖……”

“哎呀――你这闷葫芦!我刚微信群里喊了一嗓子,你就……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哇!”

“叔,我爸老式手机,压根就没微信……”老抠儿子笑着解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