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雪花栖杏花 / 记宁县籍诗人——王安民

王安民的格律诗,在亦景亦情,情景一体中制造出了浓郁的抒情氛围和梦里乡愁的诗歌载体,也叫陇东高原上的黄土诗块,它深受读者的喜爱!尤其是庆阳读者的喜爱!因为诗人的诗,多发于《庆阳人在他乡》这一红色基因中的公众平台,我的散文标题:“雪花栖杏花,”来自先生今日头版刊发的平台组诗,紧随其后,还有平台主编张黎先生的一首炒面留言诗。王安民在“雪花栖杏花”的这行格律诗中的“栖,”堪称诗眼:可看、可听、可触,给人一种清新洁白,身临雪景,保持冰雪节操的感受。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先生是宁县早胜人。早胜,人杰地灵,物产丰富,著名的早胜牛,以其品质淳厚,思想坚定而著称于世。如今的早胜牛成了令人景仰的物种,王安民的童年,就是骑在早胜牛的牛背上度过的,那“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高原丘壑; 那梢子林中的牛铃叮当,给他的童年,带来了牛鸣鸟啼,森林幽深的童年童话。他在牛背上放牛,在村头小学背读“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飞鸟和远山。飞鸟飞远天不远,故乡的白云,永远带不走游子泪目。青年王安民,高中毕业后,用学到的知识,回到村口小学,开始站立讲台,服务于故乡的基础教育。当中国教育迎来77高考年,他一鸣惊人地考取东北的一所商业大学,半生从事工程设计和科学研究,现已退居兰州,开始写诗。王安民用诗人的灵魂存在,赋予了当前当下人的生存希望,以及留住古槐,记住乡愁的诗歌作品。

王安民的诗歌,秉承勤奋多产,推陈出新的创作起点,有了这一条,他的思想境界和艺术手法,就不屑于玩弄笔墨,而是真诚才能产生纯粹。

王安民,是一个真诚的诗人。

我和诗人王安民,同为《庆阳人在他乡》的公众平台上平起平坐的投稿者,又同为马莲河的游子,但未曾谋面。都是“以文会友”中的文友加老乡,相识于故乡的平台。

先生曾给我的平台文章留过言,我也长期读过先生的作品,想有一款先生的微信。需要微信的原因是在微信中,我用提问的形式,对先生的创作情况,进行远程采访,就是庆阳诗人的在线访谈。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联系平台主编,同是宁县在外青年作家张黎君。通过他的推荐,我就有了诗人王安民的微信。

当我有了诗人的微信之后,由于早出晚归的拉煤修车,采访一事,也就不了了之,没有实施。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可能是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深夜,心里难过,想找微信朋友聊聊天,试图联系王安民先生。先生告知我,他在环县的妹妹家里,希望我能经常回到老家,看看家乡的变化,听听不变的乡音,尝尝儿时的美味。他又接着说,回到故乡,回到宁县,那才叫真正真的、看山,山有情; 看水,水有意; 看人,人美丽。这是我和安民兄,自从有了微信之后,他在环县,我在平川,他在大山,我在黄河,隔空交谈的话题。我们共有一处故乡,来自莽莽子午岭,来自悠悠马莲河,来自红红的山丹丹……

那一次,我在平川,他在环县,我们没有谈诗,只是谈故乡。

“拥有故乡者,拥有幸福!

深夜,从平川到环县的微信聊天过后的一天上午,我匆匆忙忙地行走在平川的109线上,收到《平川文艺》的发稿链接,里面有我写了安民兄的诗歌评论文章,标题就叫《诗人安民》。感觉先生的诗,才思敏捷,行云流水,文理自然,姿态横生。随即,我在行走的旅途,就把我发表的作品,上传给先生。先生说他已经从环县的妹妹家里回到兰州,正在乔迁新居,诚望我有机会能到兰州的母亲河,能给他打个电话。

我说一定。

从此,一座城市,和一个诗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这便是宁县籍的诗人——王安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