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不渺小的孩子越来越大,以后会用笔去画自己的生活。

康渺长大了,一点都不小。不渺小。我估计叫她“大康”或者“大康渺”的同学有很多。
现在的孩子不用担心爱好什么而摸不到,但是依然担心英语或者什么科抽考。康渺小时候就爱画画,但我只见过她的少数作品。有幅画是三年级的她送给我的。画上有花、有鸟、有阳光,说不出的灵动,说不出的稚气,无可取代,独一无二。不过,康渺在家不是独一无二,她有个妹妹,不像她这样大大咧咧。
有一次,我讲《西游记》里的鬼,“魑魅魍魉”是其中的四种。最早给我讲这四个汉字的是初中教我语文的黄新春老师,如今,我又传授给新一代的孩子。都带“鬼旁”,神奇不?神奇的是康渺当场就在笔记本上画出四个小鬼,各具情态。都说鬼好画,但是画四种或者多种鬼就难了,好比《西游记》里的妖精,你说大同小异,其实差别大着呢。你说吴承恩在瞎编,你编个试试。康渺笔下的四种小鬼儿被我扣下,夹在自己的《西游记》里。这想象力,在学校会啥样子?画画是上课时风险很低的溜号方式。美术考级不会考魑魅魍魉,不过,纸上的小鬼儿可以供人欣赏,现实中的恶人需要提防。“鬼”这一课不白讲,鬼也不会白画。
我小时候读了几本死书。但是拿不得画笔,动不得任何一种乐器,最终还是和琴棋书画无可挽回地隔绝了。对于现在的孩子,我也谈不上羡慕。但是,不能动笔画总是一种遗憾。依稀记得自己八九岁的时候读过一本《一词一画》,粗糙的国画插图,我久久舍不得放下,谁想到自己近些年开始翻译诗歌呢,诗歌是离不开画的,但我译的诗和孩子们的画现在又对接不上。
康渺有时被同学称为“肥胖的黄蜂”。典故是这样的,初夏时,语文老师第一次讲《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
康渺的性格早已被大家熟悉。那天,教室里只有她穿着黄色的体恤,又在学这段课文的时候,被老师频频提问,于是就有同学戏称她为“肥胖的黄蜂”。她果真没有生气。好多同学因这“黄蜂事件”还加深了对鲁迅的记忆,好长一段时间,有人看见她就想起鲁迅笔下的“百草园”,一读那课文就想起康渺。
我们拿不得画笔,所以不能指望孩子画我们想象的和想要的东西。不渺小的孩子越来越大,以后会用笔去画自己的生活。

司机随笔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