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厚颜无耻的王爷们

1938年冬的一天,披着蟒袍貂皮大衣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各色人等在新京敞亮的大厅里聚集,互相敬玛璃鼻烟壶,玉壶……伸出蛤蟆脖,睁着滴溜溜的眼:“贵体安康否?”“你好”问生中还夹杂着咳嗽,打喷嚏的声音。

司机随笔的图片
嫩江十旗的郭尔罗斯王齐木德参巴拉清清嗓子:“福禄康德皇帝收回了蒙旗的土地赏赐我们旗王每人2万元奖金。”话音刚落,阿鲁科尔沁旗73岁的王爷以前辈的身份站起来:“帝王收回蒙旗的耕地无关紧要,把世袭网替的王爵给免了,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土西叶图旗的王爷得意的插话:“嫩江十旗大王命你任命蒙政部的大臣,剩余我们任命旗长,你这大臣与当年王爷还有啥两样啊。”这时,往厅内端菜的奴仆阿拉玛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喝道:“呸!你们死后有啥脸与嘎达梅林的灵魂相会?”这时郭尔罗斯王浑身哆嗦不止,好久才张开大嘴骂道:“嘎达梅林与我们有啥关系?不知深浅的狗奴才,将今在比作牛粪,把庶民与王爷比较行吗?”阿拉马斯冷笑着:“郭尔罗斯南旗的嘎达梅林保卫过的耕地、牧场被你们拱手让给了日本帝国的傀儡满洲国皇帝,难道不脸红吗?”当哲昭两盟的十八个王爷被呛得无言以对时,郭尔罗斯王大声吼道:“狗奴才,今天是康德五年九月十八日,满洲皇帝建国八周年纪念日,政务总统张景晖将我们十八王的代表请来。你要知道赏赐了很多银元,还要宣布任命旗长呢。在帝王的新京暂时让你活着回去以后非要你的命不可。”
阿拉玛斯哈哈大笑:“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说完就走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