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爷爷奶奶

司机随笔的图片

爷爷奶奶(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外公外婆,后续会提到)生于1937年,在那个年代都是苦日子熬出来的,50年代末嫁给同镇不同村的爷爷,爷爷家也是贫苦人家,家中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爷爷在家中排老三,祖母(祖父在爷爷十多岁就去世了)也是非常偏心,丝毫不考虑爷爷奶奶,就连分家的时候,也就是一间破烂瓦房+一碗猪油,那个时候的日子很难,这个事情小时候经常听我奶奶念叨,说婆婆对她不好,尽管这样辛苦,爷爷奶奶也养育了六个儿女(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最小的是儿子(那个年代有着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农村没有儿子是会被看不起的)。

先后四个女儿都嫁人,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妈妈)留在家招了上门女婿,所以才叫原本为外婆的称之为奶奶,九零后的大部分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因为那个年代留守儿童是非常多的,所以小时候对于我来说,最亲的人莫过于爷爷奶奶了,爸妈出门打工,那时候没有现在方便,还能视频电话,那个年代出门打工在外的人一般都是好几年不回家,所以对于我,父母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

打我记事起,爷爷奶奶就在河里筛沙,在外面只要谁给了他们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带回来给我和表妹(奶奶的外孙),小时候从未想过那么多,只要有好吃的,我们都不会想着去给爷爷奶奶留一点让他们尝尝,爷爷奶奶很能吃苦,那时候是住在石门县沿市的,家里种了很多田,橘子树,橘子地里面还会种红薯,爷爷奶奶从来没有让地闲着,一年四季都会种地,从小都没有见过他们休息,每天放学回家门都是锁着的,我和表妹会先把作业写完,写完还没回来的话就到地里河里去找他们。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身体各方面都出现了小毛病,但是他们省钱,只要没有病在床上动不了,绝对不会去医院。

这样的生活到了05年,由于皂市水库的原因,我们搬家了,搬到了澧县大坪,爷爷奶奶各种不适应,没有了之前可以串门子,一碗饭端到到处去吃,在新地方生活,各种被瞧不起,平原的人会称我们山里人“山谷佬”,在石门的时候还能靠筛沙卖钱,但到澧县没有了这个来源,就只能种地,养猪,看着这边的人种棉花,爷爷奶奶也学着种棉花,六七月的天,爷爷奶奶中午十一点还会在棉花地里摘棉花,种过棉花的人都知道,在棉花地里真的像蒸笼,憋着热的,他们第一年也不会,不知道到了一定的时候,需要打药导致第一年的棉花长的很高,人钻进去都看不到人的那种。这样过了一年,那个地方的人都觉得爷爷奶奶傻,这么拼干嘛?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唯一的小儿子还没有结婚,所以要存钱给儿子娶媳妇。06年十一,35岁的小叔经人介绍终于结婚了,可把我爷爷奶奶高兴坏了。热热闹闹的把儿媳妇娶进了门,结婚没几天,就和小叔南下去了广州,可没想到这个儿媳妇什么都不干,进厂几天就出来了,后来就做临时工,钱花完了就去做几天事。

07年年底怀孕回了老家,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各种闹矛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小婶太懒了,爷爷奶奶看不惯,08年5月小婶生了个儿子,可把两个老人高兴坏了,在医院检查出小婶有小三阳,所以出生第三天小堂弟就被带回家,我爷爷奶奶带着。然而出院回家的小婶,对于孩子她只负责生,从未想过养,出了月子没多久,小叔就带她去了广州,小堂弟就爷爷奶奶带着,小婶逢年过节也不会给小堂弟买点什么(人就是这样的,她属于二婚,头婚也是因为懒,被前夫打才离婚的,对孩子也是漠不关心)。

转眼14年,弟弟六岁了,小叔和爷爷先后检查出癌症,爷爷是肺癌,检查出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了,而小叔是一种罕见的病,身上长坨,到长沙,广州跑了很多医院,在爷爷农历九月初四去世的时候,小叔那时候都还在医院住院(当时也没敢告诉他,一个人在那边住院,小婶那时候好像还会照顾他),就是那个时候小叔腰上面那个瘤一直长大,完全消不下去,当时是在东莞康华医院,医生说没办法叫转院,后来去了长沙,都说不行,最后没办法我爸妈他们就带着小叔回了老家,当回家看到爷爷在堂屋的遗像,瞬间泪崩…..

回到老家,没有好的医疗条件,在石门医院住院,那个瘤一直长,十月初九小叔也离开了我们,当时奶奶已经崩溃,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个是世间最惨、打击最大的,爷爷和小叔相差两个月相继去世(那一年闰九月),奶奶那几个月日渐消瘦,几个女儿都很担心,各种安慰,各种陪伴,小婶在叔叔后事三天就回了娘家,没办法,尽管经历了这么多,奶奶还是要生活,还有一个小孙子要看。

14年到现在奶奶和堂弟一直住在我家,唯一的孙子早已被爷爷奶奶宠上了天,在爷爷和小叔不在之后,奶奶的脾气暴增,觉得小孙子可怜,各种溺爱,觉得有什么都要留给孙子,我也结婚生子,两个女儿都是我父母带着,人多住在一起矛盾也多,奶奶和我爸经常吵架,只要我在家会好很多,因为我会护着奶奶,会少很多矛盾,但是我也只是过年会回家,我在家的日子奶奶是很高兴的,觉得有人替她说话(奶奶做的再过分,我很少会去说她,一般都是说自己爸妈,提醒他们不要跟她吵),奶奶的身体其实一直都不好,每年我只要回去一般都会带她去医院吊水消炎,她吃了很多年的药,这几年的药都一直都是我负责的,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也要出门上班养孩子,不过逢年过节都会给奶奶和堂弟钱。奶奶的气性很大,和我爸同在一个屋檐下,好几年不说话。

去年奶奶想拆了老房子给小堂弟盖新房子(当时有政策,她盖房子国家会补2万多),因为她一直觉得在我家住是寄人篱下,怕她不在了,小堂弟无处可去,就这样去年中秋节开始建房,几个女儿有力的出力,都会出些钱,在年底的时候,房子是建好了,还面临了一个问题,就是装修,那就继续…到现在房子还在装修,因为她的想法就是房子装修好要带着堂弟住进去。

生活真的难,爷爷奶奶苦了一生,爷爷生病前一直在干活,生病干不动了,没有享过一天福,就去世了。而奶奶在小叔和爷爷去世的几年,过的很辛苦,身体不好,前几天二姑带去检查,医生说搞不好了,肚子里面的器官几乎没什么用了,当知道这个消息时候,我真的好无奈…无能为力,不知道怎么办,想着买点东西给她去吃,但是她一直都是把买的东西疼给她小孙子。

写这么多,就是为了缅怀爷爷和小叔,希望奶奶的身体能好点,多活几年。现在日子好过一点了,希望她好好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