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四十八)

天,中午放晴了,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从天空照到树林里来,像形态各异的花似的,异常美丽,空气也像是水洗的一样,十分清鲜,林子里一些不知名的鸟也又开始了婉转的歌唱。今天星期天,娟子瞒着姐姐去学校把自己的东西带回来,再办理一下退学的事。她眼瞅着家里的情况,感觉自己真的不能再有继续读书的奢望,不能再拖累姐姐了,自己也是大人了,需要帮助姐姐分担才是呀。
娟子在学校顺利办好退学手续,没有直接把从学校带回来的东西带回家里去,而是先带到学校,她暂时不能让姐姐知道她退学的事。她已经和郑东商量好了,如果姐姐有一天回安徽了,他们两个就把幼儿园接下来,能办到哪天就办到哪天,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自己和郑东的事等父亲的情况稳定,也该和姐姐说了,想到这里,娟子的脸不禁红了。她不嫌弃郑东是个二婚还有一个儿子,她喜欢郑东的朴实,而且她再三权衡,郑东真的很适合她,两家穷的差不多,也算是那种穷人家的“门当户对”吧!再说郑东也不嫌弃她家还有两个弟妹,万一爸爸走了,姐姐回安徽了,郑东答应嫁给她,到她家来和她一起抚养弟妹。这是最好最能诱惑娟子的条件了。
“你今天去哪了?”娟子还没跨进家门,晓兰在门口遇到她,迎头就问。
“我……”
“你不是给我说去学校备课,准备迎接教办室学期末检查的吗?今天郑东来看爸爸,说没听说教办室要来检查这件事。”
“啊?郑东来了?”娟子后悔不迭,郑东几天前就要来,她一直没让,她是想自己要先和姐姐说了,他再来,会更好一点,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自己擅自跑来了,不知有没有把自己要退学的事给姐姐说,这个憨货真会生事。
“哦,……没说有啥事吧?”
“倒没说其他事,就是来看看爸的,还帮我给爸爸换了衣服,哎……”晓兰这些天一直有一个桩心事,爸爸卧床好多天了,一天换几遍衣服,虽说那是自己的生身之父,可是自己毕竟也这么大了,总归是有点不方便,每次给爸爸换内裤的时候,都把弟弟喊起来,自己把脸转到一边去,父亲偶尔清醒的时候总是用手捂住,也是觉得尴尬,这哪是长法呀?
“你抽空去学校看看吧,跟老师说明情况,要不实在不行,先办个休学啥的,就当复读一年了,说不定还能把基础打的牢一点。”晓兰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些话,说到最后,不禁苦笑了一下。
“嗯,好的姐,我知道了,其实……”娟子差点张口把自己今天去办退学的事说出来了,猛然又咽了回去,不行,还是不能说,不知道是对姐姐有一种畏惧还是什么,反正娟子就是觉得不能说。
“其实什么?”晓兰警觉的转过脸看着妹妹。
“其实……”其实什么,娟子在迅速的想着自己接下来怎么跟姐姐说。
“说呀,其实什么?”晓兰不依不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晓兰不是憨子,她从今天郑东来看爸爸,买的那么多的营养品,心里就掠过了一丝疑问。正常来看一个同事的父亲,是根本不用花那么多钱的,何况郑东家条件并不好,他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加上村委会补贴都不到两百元。可是他买的东西,远远不止两百元,自己大略估计了一下,三个两百都不一定能买的到。
看到妹妹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她更认为自己的猜测是八九不离十的了。这怎么能行呢,她还要读书,郑东二婚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是娟子还要读书,现在哪是办这事的时候,晓兰还记得爸爸生病前给自己说过的,让娟子入赘来一个丈夫的事。难道妹妹的命运也要和自己一样吗?不行,这事绝对不行。
“大姐二姐,爸爸又尿湿了。”弟弟小传从屋子里跑出来,一边跑一边连声喊着。姐妹俩互相看了一眼,都慌忙奔向屋子里去。
这哪是简单的尿湿了裤子,而是大小便混在一起,裤子上,床单上到处都是,也不知爸爸是怎么捯饬的?晓兰掀开被子的一刹那,慌忙又盖上,不禁皱紧了眉头。原来父亲自己已经把裤子连同内裤全部都脱掉了,退到了脚踝,整个下身赤裸,全是大便,连上衣下摆抹的都是。晓兰照顾了那么多天,今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父亲看着几个孩子,嘴里还在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手还在身上不停的摸索着,可能在找衣服,也可能想自己擦。
“你去打点温水吧。”晓兰对娟子说着。
“大姐二姐,你们学校郑老师又来了。”弟弟在外面又高声喊道。
“万老师,你在家吗?娟子回来了没有?”是郑东的声音,没等晓兰回话,娟子端着一盆水刚好和进门的郑东撞了个满怀。
“你回来了呀,我上午来你没在,刚刚到学校去了一趟,怎么有那么多的行李,你从哪里带回来的?”
“嘘……”娟子腾出一只手慌忙去捂郑东的嘴,另一只手没端住盆,塑料水盆掉在了地上摔成两半。晓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什么都明白了,她转过脸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却感觉自己特别想大哭一场。而外面的郑东和娟子还在因为一只摔烂的盆而惊慌失措着。
“郑老师来了,先去那屋坐,娟子你先过来,小传,你也来。郑老师,稍等一会,我们马上就好。”晓兰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的招呼着郑东。
“哎……”娟子应了一声,赶紧重新找了一个盆,打了水,端向堂屋。
“小传,你给爸把身上用水擦擦,把裤子给他穿上,你现在是男子汉了,姐姐们干不动的活,以后都要你干了。”晓兰满脸带笑的鼓励着弟弟,小传特别喜欢听姐姐说他是男子汉,好像说了他是男子汉,他就真是这个家最重要的大人物一样。活也干的特别仔细,特别干净。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往常都是两个姐姐把爸爸的屁股托起来,然后转过脸去,他直接把脏裤子脱掉,干净裤子换上就可以了,可今天不行,要一点一点洗,而且父亲下身没有衣服,姐姐们不便转脸过来抬,他自己是累死也扳不动爸爸的身子的。
“来,小传,我把你爸托起来,你来洗。然后换衣服。”晓兰吓了一跳,没想到郑东过来帮忙了。
“不行不行,这怎么行?你去那屋吧郑老师。”晓兰连声催着郑东让郑东离开。
“没事的,郑老师,谁家还没有老人?再说……”郑东不敢抬头看万晓兰,他似乎觉得自己有点趁人之危,做的是一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快点招呼郑老师去那屋。”晓兰语气坚定的看着娟子。
“姐……”娟子通过晓兰的眼神看出姐姐脸上一掠而过的不悦。
“姐,他以后就是咱爸的半个儿了,我们已经好了……”娟子这句话完全是被逼着说出来的,包括郑东在内,他们三个万万想不到,这么重大的事情,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的。
晓兰即使是猜到了,也没想到娟子会这么快,以这种方式说出来,她有满腔的怒火却怎么也恼不起来。说是妹妹,其实自从回来后,妈妈不在了,她早已经是弟妹们的妈妈姐了,她无时无刻不是在对他们尽着母亲的责任。此刻,看着妹妹,那种母性的光环罩在了晓兰的头顶,她感觉自己对不起妹妹,没有尽到一个妈妈姐的责任,瞬间,自责,愧疚,难过,不安一起涌上晓兰的心头。再看面前这一对年轻人那两双乞求而真诚的眼睛,晓兰感觉在他们的面前必须收敛起自己作为姐姐的凛然和威严。
“换吧!”晓兰柔声说道。然后和对面的娟子分别把脸转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万老师,我父母身体都好,我家弟兄也多,我这段时间就搬到这里来住吧,好照顾……”郑东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晓兰的爸爸,因为他们虽然不是同姓,但是前后村子,大家都是唬着叫,谁也不知道他和万晓兰的爸爸是怎么唬到一个辈分上的。
“这样不大好郑老师,真的……”无论万晓兰怎么包容自己的妹妹,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她是必须要有底线的。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唾沫星还不把姐妹两个淹死?绝对不行!晓兰一瞬间想到,还是要给二柱再发一份电报,请求他的帮忙!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