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心路悠悠

我的生命里,有一条没有尽头的乡间土路,弯弯曲曲,绵延在岁月深处,悠悠迢迢,留下无限乡愁。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站在广袤的田野四处观望,有成行的树的地方就有路。路不宽,是土路;孤树成行,挺拔高大,多是白杨树。
夏天,树木枝繁叶茂,走在乡间的土路上,蹦蹦跳跳地绕着路上泥泞的车撒,更显得土路迢迢弯弯。倘若骑着自行车,一定拿个小铲,走不动了,就铲铲车轮上的泥巴。

秋天,树叶开始飘落,有时,一片树叶迎面落到脸上,仿佛秋天留下了一个吻。那是乡村画廊里最富诗意的作品。
土路光秃秃的,绿色的草都长在旁边的树档子里。路上没有草,是被人和牲畜踩的,踩的次数多了,这路变得坚硬,就不长草了。后来,无意间我发现,有条土路上长出了一棵很大的草,甚是显眼。当时觉得没什么,只是怪它长错了地方。而今细细想来,却有了那么多的敬畏和感动。那时,我多想成为那棵草,尽管长错了地方,也要把根深深地扎入土路里,直到自己也深信一棵草也可以给你整个春天。
有一条路,从村里弯弯曲曲地伸向东北方。在这条路上,无论寒暑,我早出晚归奔波了十多年,在这里留下满园桃李。后来我离开了这里,他们找了我许多年,至今他们仍然叫我老师,当年他们给了我忙碌和欢乐,如今他们留给我思念和欣慰。

记得,有一天,我一个人走在这条铺满落叶的小路上,傍晚的秋风凉了,我忽然被眼前的一幕震慑到了:灰灰的天像一张忧郁的大网,田野空旷苍凉好像没有边际,炊烟落日,落叶无边,这个季节的萧条和悲壮一瞬间全涌了过来。一种莫名的孤独伤感从四面八方溢了出来。当时我并不能准确地形容那种感受,只觉得自己成了一只小小的秋虫,瑟瑟地无处可栖。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那是我第一次被自然景色所震撼,我在乡路上狂奔起来,仿佛要丈量出秋天到底有多深。我不停地跑,终于跑进了我居住的村子,回望身后,落叶翻飞,小路蜿蜒。那时,我在乡下生活了十多年,看不到前途,不知道来日。后来我读到过很多悲秋的诗文,我以为,悲秋是大自然赋予人的一种天性,谁能不被大自然的肃杀所感染呢!
落叶飘飘,乡路弯弯,青年的时光倏忽间逝去了。乡间土路是村庄通向外面世界唯一的路。走过了村庄,前面还是村庄,可路的尽头呢?儿子出生了,我不甘心让他和我一样成为乡间土路上的一棵草。我沿着这乡间土路,一路问北,走上柏油路,来到一个城市读了师范,又到县城挤了个位置,为儿子谋到一个较好的读书环境。最终我没有成为土路上的一棵草,而躲到了钢筋水泥的森林里。

很多年,我没有踩着软绵绵的落叶,漫步在秋天的风里了。直到我退休了,心闲了下来,又想起那个落叶飘飘的季节,想回到弯弯的乡路上再走一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