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傻二赶集

从前,凌河畔某村有个傻小子。他排行第二,人们都叫他傻二。他贪吃贪睡,四六不懂。村子里流传着他的一段可笑的事。
傻二的哥哥为人正直善良,处事也厚道,从不嫌弃弟弟傻,父母死了以后,兄弟俩也没分家,他不但对弟弟衣食起居,照顾得周到,还设法给弟弟成了家。
照理说,傻二夫妇也该知情知义,感激哥哥恩德才是。可傻二的媳妇却是个存心嫉妒的女人。她见家中有钱尽在哥哥手中出入,赶集上店买东西也都是哥哥去,气得肚里鼓鼓的,背地里撺掇傻二说:“嫁你个傻鬼活倒霉,只知道傻吃茶睡,家里有银钱都叫哥哥一人花了,到不得咱们手里分文,你去跟他要银子去,也好去赶个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傻二见了哥哥,把媳妇的话照样跟哥哥说了一遍,他哥听了,呵呵一笑对妻子说:“你看看,二弟还长了见识了,还知道要银子赶集呢。”接着他笑吟吟的对弟弟说:“好吧!你长这么大岁数还没花过钱呢,明天正好城里逢集,我给你十两银子,也出外见见世面吧。”
傻二乐颠颠地捧着哥哥给他的十两碎银子,去见她媳妇。
俩人商量着要多买些个好吃的,傻二急得饭吃不下去,觉睡不着,一会摸摸银子,一会望望天,恨不得一步迈到集上,天交二更时,傻二媳妇就催促他快动身。傻二看着媳妇咧咧嘴,背上褡裢就赶紧去了。时至下半夜,天黑星稀,傻二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城里走着,城里离他家三里路,他一阵功夫就到了城门下,看看城门关着呢,用手推了几下推不开,挥起拳头砸几下也砸不开,心里急得火烧一般,在地上团团打转,心里说:妈的,你不给我开门,我从墙上跳进去,他伸手一摸墙不高。便两手攀着墙缝爬上去了。谁成想墙外矮墙里高,加上是黑夜,傻二站在墙上往下瞧,黑咕隆冬没底深,只听他“妈呀!”一声,栽到城墙里去了。
“谁?”“哪里走!”
不等傻二回过神来,两个巡夜守城的便逮住了他。“啪”一声,好象是打在脸上。“快说,你跳墙想干什么,不说,小心你的脑袋。”巡夜的声若霹雷般地吓唬着,还用棍子捅一下他的屁股。
这阵仗吓得傻二屁滚尿流的,浑身哆嗦成一团,惊呼着:“哥……哥们,别……别打呀,我……我给你……你们银子。”
巡夜的虽然看不清他的面色,一听声气,就知他不象是作贼人。又听他说道有银子,喝他站起来,索取二两二银子,放了傻二。
此时天黑得还是对面不见人,傻二踉踉跄跄地在大街上走着,他一夜没睡觉了,来了瞌睡就睁不开眼睛,他想寻个地方眯一会儿。四周一片漆黑,傻二留神四看,看着街东有一家窗户上亮着灯呢,就直奔这家去了。恰好大门开着呢,他更蹑手蹑脚地进了院。走到屋檐下时,就听屋内有人说:“抓住吧?”傻二一听,以为人家要抓他呢,撒开腿就跑,屋内人听见有踢踏脚步声,当是来了贼,“腾腾”一连从屋里窜出七八个人来。傻二一听有人追,吓得更是六神无主了,连大门在哪儿都忘了,他怕人家抓住,翻身跳进那家猪圈里,圈里的肥猪被他一惊,“嗷”地一声,撞开圈门蹿了。刹时,傻二又被七八只大手按在猪圈里,便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得傻二翻翻过滚。他不迭声地说:“哥们……别打呀!我给你们……银子……。”
听声音有人知道他是傻二,喊叫大伙住了手。问:“嗨!你不是傻二吗?起这么大早,跑这里干啥呀?”傻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俺……俺是来赶集的,你……你们,放了我吧?给……给你们银子。”他边说着,用手从褡裢里摸出三两三银子,给了众人。
众人看着他去了,禁不住哈哈大笑一阵,原来他们是为这家起早来杀猪的,刚才说“抓猪吧,”,是想把猪抓住。过再说傻二离了这家门口,天渐渐亮了,这时他越发困得了不得,本想倒头就睡,又怕挨打,哩哩歪斜地走了一阵,走到了县衙门外,把门人刚好将门打开,傻二趁人不备溜了进去,他进得大堂内到处了望,发现了县太爷断案的藤椅,就一屁股坐下,呼呼地响起鼾声。
正当辰时过,县老爷吩咐一声升堂,衙役们早班伺候,众人进了大堂一看,见有人竟敢在大堂公案上睡觉,不由得怒发冲寇,一个个持大棍冲上前去。傻二被一顿乱打,打得“妈呀!”一声翻身落地,他睁开惺忪睡眼一看,眼前围着一伙 衣寇触目,横眉瞪眼的人,直吓得魂不附体,伏地便磕起头来,其状甚是令人可悯。
衙役们一见他是个傻子,气消了大半,一个衙役踢他一脚说:“快滚,别误了大老爷升堂。”傻二听了,起身摸过搭裢“哗啦”一下,把银子全倒在地上,一吡牙一咧嘴溜出了
大堂。
这时,红日高照;集市上闹嚷嚷的排满了人。傻二来到了饭摊上,听得有人吆喝:“谁吃香油果,大麻花?又甜又脆。”傻二足有一天没吃饭了,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他伸手摸摸褡裢,没有一点银子啦,只好一伸脖“吧唧”咽下一口唾沫。他往前挪动了几步又听得有人高叫道:“谁吃羊肉馅包子,新出屉的。”傻二嘴馋得“哗”地一下淌下来口水,怎奈无钱吃不到嘴,他慢腾腾地走着,见有人围在一处,当中有一个汉子嘴里叫着:“镶一口牙一两银子,摘个牙一钱银子。”傻二心里说:“有牙也能换银子,”他伸手往嘴里摸摸。暗想:我也有不少的牙呢。何不叫他摘去换点银子,买根麻花吃。他挤进了人群,叫那汉子把它的牙给全摘了。偏巧此时那汉子手中断了营生,一听他要摘牙,抄起来家伙“喀喀喀”三下五去二把牙给他摘光了。
傻二强忍着剧痛,一手捂住带血嘴吧,伸出另一只手向那汉子“唔哇”着要银子。摘牙人一听火冒三丈,怒骂道:“好个混账东西,给你摘完了牙,你却跟我要银子,真是岂有此理。”围观的人见状,笑得几乎掉下眼泪。这时那个汉子越骂越恼,又动手“啪啪”抽了他几记耳光。这时几个好心人拉开了傻二,那汉子带气留下他的褡裢抵债,事情才算完了。
再说傻二媳妇,从打响午就站在门外等丈夫,一直等到日头偏西,才见傻二一瘸一拐,咧着大嘴回来,她迎上前问傻二:“嗳!你回来了?嘻!嘻!准买了不少东西吧?看把你累成这个样子。”傻二不耐烦地搡了她一把,媳妇一见傻二神色不对,再一看他,满脸是伤,浑身泥土,衣服上好几处大口子。不但没买来东西,而且还丢了褡裢,气得她撅起嘴来,不搭理他了。这回她真正的知道了,丈夫实在是个没用的东西。没有哥哥的照顾,准得饿死他。
家里其他人见傻二赶集回来了,一齐围过来了。哥哥问弟弟说:“老二,你去逛了一天,买点啥好东西呀?”
傻二哭丧着脸说:“你听我给你算算帐,爬过城墙二两二,惊走肥猪三两三,坐坐大堂四两五,哪来余钱买 东 西呀!”
哥哥一听又气又笑,嘱咐弟弟说:“这话可不许到外处说,叫人家听见大牙都得笑丢了。”
傻二将下巴颏一抬,嘴一张说:“你看看,人家不笑也没有一个牙了。”
搜集整理者:张桂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