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不惑之年读懂刘姥姥,已是满眼泪花

每看一遍《红楼梦》,总会有新的体会,不少角色的为人处世之道都能给我们无限的启发和思考:从凤姐身上我们学会了杀伐决断,从宝钗身上我们学会了八面玲珑;从黛玉身上我们学会了审时度势;从这些主要角色身上得到启发不足为怪,但万万没想到灰头土脸伏低做小的刘姥姥身上也蕴含着大智慧。

司机随笔《红楼梦》的图片

直到不惑之年,再次重温经典,才渐渐读懂了刘姥姥,她是一位靠着女儿女婿养活的农村老寡妇,第一次进大观园,是因为家道中落,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于是觍着老脸到八竿子达不到的亲戚这求接济。刘姥姥给人的印象又土又笨又能吃,为了讨别人欢心不惜耍活宝。

侯门王孙几人是?普罗大众处处是。人这一辈子,生活中又会遇到多少个刘姥姥呢?我们每个人何尝没有当过“刘姥姥”呢?有人认为刘姥姥只是《红楼梦》中的异类,可看看周遭,却是我们每个普通人的缩影。
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又愿意低三下四。在巨大的阶层落差面前,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像小蚂蚁一样战战兢兢,但谁能真正像刘姥姥一样在逼仄中活得强大而又坦然?她能给予大家的只有卑微的快乐,不惜黑化自己,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人生嘛,无非是笑笑别人,然后被别人笑笑。于是“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笑翻了所有人;众人在她头上横七竖八插满了花后她还说修了福,变体面了;手拿着沉重的象牙镶金筷子还去认真地夹鹌鹑蛋。她自比动物,自降身份,故意作怪,也不惜营造自己土笨蠢的形象,这一切都是自黑。
年过七旬的老太太连跪再拜、忍着折辱求一点接济,是世故练达,也是逼不得已。想一想生活和工作里的自己,谁不是如此呢?领导的刁难、长辈的固执、同行的挤压、对手的冷箭……成年人为了在夹缝中求一点便利、求一点出路,不得不学会忍受屈辱、学会卑躬屈膝,学会心里苦唧唧、脸上笑嘻嘻。

我七岁那年,患了一种奇怪的肚疼病,村里、镇上、县里都去治了,都没有效果。眼看着我日渐消瘦,小脸蜡黄,父母决定带我去青岛的大医院去看看。那时候交通不便,别说去青岛,很多人好几年连趟县城都不曾去。青岛那么大的城市,没有个人带个路,准是找不到北。我妈说,有个叔辈表哥在青岛市立医院是个干部,小时候走亲戚的时候见过,我妈去育黎汪水村一个亲戚那里要来表舅的地址,第二天就去了青岛。那时候,农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爸爸扛了一整袋刚刚磨出来的新面,妈妈提了一桶花生油,倒了好几遍车,打听了好多人,找到表舅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多年未见,表舅一家人根本认不出我们,爹妈都不会普通话,解释了好久,表舅才想起来。当时我爸扛着面走了一路,进家的时候,头发,脖子、脸上,衣服上都是面,妈妈的汗水把头发都浸湿了,一绺一绺的,在表舅那金碧辉煌(当时就想到了这个词)的楼房里,我们就像去了贾府的刘姥姥一样。我们肯定是不受欢迎的,表舅一家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后,表舅就带着我们去了一家小旅馆安顿好。然后第二天带我去了医院看病,我这病是寄生虫病,不用住院,拿着打虫药回去吃就行。离开青岛的时候,表舅把他们家不穿的旧衣服,全给了我们,足足的两袋子,回到家乡,这些旧衣服也显得那么时髦和漂亮,我妈到现在还感恩戴德。

大学毕业那年,我在焦急地等待县教育局的分配,那时候是“哪来哪去”,分配到哪是由县里说了算。有的进城区,有的进县城周边,有的进偏远乡镇,学校和学校也不一样,高中的待遇好于中小学,即使在一个镇上,也分中心学校和偏远校,这工作分配就像第二次投胎,非常重要,有门路的人都在找关系。这事可是大事,往往是一步错百步歪,找了好单位,待遇好不说,找个好对象也相对容易。可我家是三代贫农,除了我,没出过大学生,八竿子的亲戚都捋遍了,也没有个能办事的。
妈妈埋怨我爹熊,我爹着急,旱烟一担接一担地抽,后来不知在哪听说了一个人,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回来告诉我们,当初战山河的时候,在乳山河那认识个年轻人,砸石头的时候被碎石迸了眼,我爹把他背到盘古庄一个徐姓的赤脚医生那把眼调理好。爹说,听说那人在市里一个局干了副局长,他应该有门路。娘说,行是行,就是不知道人家是不认得你。爹说,认不认得也要去一趟啊,为了孩子的前程,就豁上去了。

第二天早上,爹刮了胡子,把那双老掉牙的皮鞋拿出来,打了好几遍鞋油,换了最重要的场合才穿的中山装,娘装了一大桶花生油,又到菜园摘了一提篮还带着花的嫩黄瓜,就去了人家单位,结果被人家门卫拦住。我爹给门卫烟抽,人家不要,恭恭敬敬递了三次,才接了,跟我爹说:“看你这架势是来找人办事的吧。”我爹点头称是,对门卫说:“老弟,你得给指条道啊。”他又把来龙去脉和门卫说了,门卫也是穷苦出身,对我们说:“送礼哪有来单位送的,显鼻子显眼的,影响不好,这样吧,你们把东西先送到传达室里屋,然后在炕上坐着等会。等领导进了办公室,我给他打电话,他应该就会让你们上去。”我和父亲千恩万谢。结果正如门卫所说的那样,这位领导在办公室里接见了我们,回忆起和父亲的交往,他印象也非常深刻,说了几句当初多亏了老高哥之类的客套话,就让我们回去。临走说:“我找人问问,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给孩子好好安排下。”后来,虽然没有进城,但是能够分到一个不错的镇上教学,也是阿弥陀佛了。
想想这两码事,感觉父母当时就像书中的刘姥姥。生活中,很多人都有着刘姥姥的不如意,但是真正和刘姥姥一样能够放低身价和生活斗争一番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有很多人守着自己的执拗,学不会变通,畏葸不前,瞻前顾后,被生活的洪流冲走了自己。智慧不分人等,不分阶层,不分贵贱。谁也不该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再看刘姥姥,曾经是嘲笑,如今是折服,年少读不懂刘姥姥,读懂时满眼泪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