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把嘴巴放干净点

雨下得最大的那阵,马晓婷正好骑车飞奔在路上……

刚上班没大会儿,她就接到了儿子暑假辅导班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她儿子王浩轩呕吐并且肚子疼得厉害需要家长来接。

放下电话,马晓婷想起吃早饭的时候,因为儿子说了一句脏话把他狠熊了一顿。儿子无比委屈地吃完了饭,撅着嘴跟他爸走了。莫不是因此导致的胃疼?

司机随笔的图片

想到这儿,马晓婷有几分后悔,实在不该在饭桌上训斥孩子。其实王浩轩平时还算是乖的,成绩虽然中游,但踏踏实实,也没给父母惹过事。就是今天早上,马晓婷问他感觉辅导班里各科老师怎么样的时候,初一新生王浩轩竟然脱口而出:“擦,数学老师就是一个傻B!”

马晓婷登时愣住了,她没想到儿子竟会来这么一句。她老公王勇刚咬了一口包子,鼓着腮帮子扑哧乐了,一下激起了马晓婷的怒火。她一拍桌子冲儿子吼道:“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儿子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半个鸡蛋滚到了地上。王勇赶忙捡起来,用纸巾抹一把塞进自己嘴里。他边给儿子剥新鸡蛋边说:“咳,都是小孩儿间互相学的。”

“他怎么就不学好呢?学这个倒快!”马晓婷怒目直视着王浩轩,连珠炮似的发出灵魂拷问:“跟谁学的?谁教你的?你觉得好听吗?你觉得很酷吗?你还有没有点规矩?有你这么说老师的吗?”

王浩轩瘪着嘴不说话,王勇见状赶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儿子,这个真不对,以后咱不这么说了哈。”

马晓婷话锋一转,冲王勇又嚷道:“还有你,你看个破球不也整天嘴里不干不净,把孩子都带坏了!”

王勇一瞪眼,撂了句:“打盆说盆打碗说碗啊。”拉起王浩轩甩门就走,然后从门缝里伸进头来又说:“中午我下县,你想着接孩子。”

马晓婷气哼哼地吃完早饭,觉得胃口堵得难受。上班路上想起当老师的表姐曾提醒过她,尽量别让孩子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辅导班,里面的学生良莠不齐,很容易沾染些坏毛病。

马晓婷想,怕啥来啥,这才上了三天半就沾染上了,这不是花钱找事吗。都怪自己耳根子软,听信儿子同学家长推荐,心想趁假期给小升初的王浩轩上个衔接班,上了初中以后说不定能从中游飞跃到上游去……唉,一着不慎啊!

直到上了班忙起来,马晓婷才渐渐放下这事。可是同办公室的大李子一进门,又开始高门大嗓的“日”来“擦”去,让她心里又泛起膈应。马晓婷想起早上吼儿子的那句“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其实是她天天都窝在嘴边的一句话,只是碍于同事间的面子,努力忍着隐而未发。

她拉开抽屉拿出耳塞戴上,躲个清净。马晓婷是个有心理洁癖的人,她想不通平时表现挺好外表光鲜的年轻人怎么一开口就这么糙,一句话里带好几个污词儿,这是一种时髦吗?单位里有几个年轻人都这么说话,甚至连有的女孩也这样,尺度大得令她瞠目结舌。

马晓婷暗暗想,我可一定要把儿子沾染的坏毛病扼杀在萌芽状态,坚决不能让他长成大李子这样。

就在这时,老师的电话打了过来。马晓婷一下紧张起来,儿子向来胃肠弱,一闹就是好几天,这可怎么好。

马晓婷赶紧请了假急匆匆往外走,站在窗边的大李子高声提醒她:“擦,这天儿看着要来场大的,姐你别骑车了。”

马晓婷扬扬手说:“没事儿,我带着雨衣呢。”

她走出门来,发现雨才淅淅沥沥,于是把雨衣往车筐里一塞,加足电力骑车向儿子的学校方向奔去。

辅导班就在学校边上,那一条街上类似的辅导班扎堆。离家不远,离她单位却足有十几里地。还没跑二里地,马晓婷就觉得雨势大了起来,她赶忙下车穿上雨衣,心急火燎地继续往前飞奔。

可是雨越下越大,打在脸上的已经不是雨滴,像是兜头浇下来一样。雨水顺着雨衣领口流下去,衣服已经湿呱呱地黏在身上。路上也开始积水,马晓婷搁在踏板上的脚已经泡在了水里。

水波荡漾的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连车都很少。她犹豫了一下,有心想避个雨,但想到大雨中等待的儿子,想到他那副瘦弱的可怜巴巴的样子,还有自己今早餐桌上的训斥,便又带着急切和悔意乘风破浪继续前行。

当她像落汤鸡一样接到儿子,发现他并无大碍,正趴在老师办公室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挖鼻屎。马晓婷松了一口气,问他今天上什么课,用不用问老师作业。王浩轩无精打采地说:“数学课,没意思。”

马晓婷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有几分来气,忍了忍,没发作。

娘俩一前一后走出辅导班大门,发现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一滴也不下了。浑身精湿的马晓婷觉得一股火苗子直窜到喉头,冲口而出:“我擦,什么破天儿!”

在她身后的王浩轩幽幽地跟了句:“把嘴巴放干净点!”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