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如花寓言

司机随笔的图片

早就意识到,我迟早得为工作室里这些伙伴们大到上万册书小到一枝毛笔,贵重如块块奇石、不值銭如一两顶草帽,等等,各写一段文字的。渐渐感到,或者说越来越明显地感到,满屋里的“物件”都在萌动着一种述说或者是诉说或者是数说的欲望,似乎是都想说点什么!之所以产生了如是灵感,大概是因为它们各有其或神奇或离奇或平淡得味道十足的”故事”。“平淡味道十足”也是一“奇”。然而,最先闯到我笔下的却是这棵“现在”看上去并不多美了的君子兰哩。
为什么用”现在”,因为这棵君子兰的过去特美!
三年前一位爱兰花的朋友把它送来时不知惊艳倒多少人。高大,丰满,娇嫩欲滴,金黄色的花盘衬托出枣红般的花蕊,墨绿如洗的叶片迭加着惹人爱怜的华贵之气!让人一看便知是兰中逸品也!她曾经沾尽满屋风光!倫落到如今地步,是我照待不周所致。我爱君子兰,但不善养它。时常出差或旅游,弄得它们饥一顿饱一顿,渴时,没水喝。饿时,肥没施。不渴时,大水漫灌。不饿时,却硬追肥料。看似补偿,实则加害。无知,愚蠢,虽是“爱”,实则是“害”。终于,这棵名贵的君子兰从烂根开始一病不起直至被我抛弃在楼道拐角的一个破烂不堪的包装箱里。
半年之后的一天,济宁掀起创建卫生城的〝风暴〞,大有摧枯拉朽之势,制定有奖罚没商量的条条框框。各扫〝门前雪〞,就是其中一条。我的”门前雪”当然就是那个破包装箱了。在淸理时,我却被仍有些许绿气的这棵君子兰震住了。8个多月了啊,半个冬天,一个春天,2个月的酷暑,它居然还能活着。莫名的敬畏之心侧隐之心怂恿着我重新把它拿回来,按照新学到的养花小常识,将烂根处切除洗净涂抹消毒药水(大蒜汁也可),放在水桶里将根部浸入水中,一个月后一排新根芽长了出来,植入换了发酵的“君子兰特制土”中,渐渐地它居然活得有模有样了,花盆中才出现如今生机!
但它远不如当年美了,甚至是无美可言了。它是另一个它,死而复生的它了。兑变为一篇我的一段文字一段感叹了:
它曾因美仑美渙被馈赠到这里,风光过,受宠过,却因病不治而被抛弃。但它却没抛弃自己,靠自己的生命因子換来了偶然生存下去的希望。硬是不死,熬来生机。终于躲过了灭顶之灾。耐人寻味的是,恰恰又是抛弃者挽救了它。
这到底是一段“感叹”呢,还是一篇寓言?那就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