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憨憨来了

我说,我像个憨憨。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弟说,你不像,你就是个憨憨。

哈哈,当局者迷,或许,我弟说的比较准确。

昨天写完日记,已经晚上十点了,下午饭还没吃,出去吃饭。

跑到信达步行街,转了一圈,卖吃食的不少,却不知道吃什么,吃饭大晚上怕吃撑,吃小吃没有想吃的。

最后想,买点卤菜拿回去吃,进了家鸭脖店,我不买鸭脖,就买点卤素菜。

店里有个姑娘正在买,我先等一下,姑娘买的比较多,各样都要一些。

我等了一分半钟,盯着橱柜里素菜都想好要什么了,突然又不想吃了,也不是不想吃了,而是意念战胜了嘴馋,认为晚上不该吃这些。

我经常这样,想去干什么,结果到地方转一圈,又不想了,白跑一趟。

算了不买了,出店门时,我觉察到店员看我的眼神有些怪,估计店员想,遇到个憨憨。

哈哈,想起12年冬天,下雪的一天,天很冷,晚上同学喊我打牌。

我当时日子过的,比现在更混乱,白天睡觉,晚上精神,邋遢的像个烂娃。

睡了一下午,醒来没吃下午饭,我住的地方到茶馆不远,下雪天,走过去,路上随便买些吃食,遇见个大爷卖烤红苕。

我问,伯,红苕咋卖?

大爷说多钱一斤,我忘了。

我说,给我拿个最小的。

大爷打开炉子,在里边挑了个小的,递给我。

我问,多钱?

大爷说,你拿去吃去。

我愣住了,什么鬼?大爷不要钱,给我白吃。

我说,多钱,我有钱,得给你钱。

大爷说,你给一块钱对了。

给了大爷一块钱,拿上热红苕边走边吃,到了茶馆,我跟同学说刚才买红苕的情景。

同学说,买红苕的大爷当你是憨憨。

我说,咋肯能?

同学说,你看你,穿个绿烂棉袄,戴个花花烂帽子,不认识的人,绝对把你当个憨憨。

之前,我没真觉得自己像憨憨,听完同学的话,我再想想,我确实像街上的憨憨。

应该是同一年,我和刘同学换羽绒服穿,刘同学穿我的绿棉袄回了趟家,回来跟我说,我妈问,你穿谁的棉袄,跟憨憨一样。

哈哈,买红苕这事,我能记一辈子,日记里写过好几回了。

从鸭脖店出来,继续在街上转,转到一马路信达夜市,在里边转了一圈,每个小吃摊都看下,还是什么都没吃。

算了,忍住,不吃了,晚上吃饭容易长肉。

16年买车后,我开始出门开车转,16年之前,我出门都靠走,整天在街上乱转,肯定不少人都见过我,只是不认识我。

好些回,同学媳妇都说,我什么时候在街上看见你了。

我走路不操心,经常有人说看见我了,我却没看见别人,我是真没看见,有时面对面走过,别人喊我,我才反应过来。

准确说,我走路时,魂不守舍。

有次和李总吃饭,李总媳妇带来闺蜜,姑娘长得好看,没对象。

姑娘说,我经常看见你。

我说,不可能,我没见过你呀。

我虽然时常魂不守舍,但我记性好,见过的人,我都能记住。

姑娘说,你是不是经常在信达转?

我那会,经常去信达里的网吧玩游戏,姑娘说的没毛病。

我问,你是?

姑娘说,我在信达一楼蛋糕店上班,经常看见你从我们店门口过。

经常看见?关注一个陌生人,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对方好看,一个是对方憨。

我不好看,那只有一种可能,她们店里的姑娘把我当憨憨看,

哈哈,快看,憨憨来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