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忆中的观音堂

观音堂位于星子山麓,尖峰寨下,楮河岸边,原来是个乡场集市,一条极窄的老街,依山傍水,呈“7”字型,五六百米长短,拐角处吊一座古老的铁索桥,连通了外面的世界。东头耸一戏楼,水桶粗的柱子陈腐开裂,爬满了蛀虫绣痕,象蠕动的蚯蚓,只有斗拱梁架残存的彩绘仍然十分艳丽,翘角飞檐上堆起了厚厚的绿苔,瓦隙中生出几棵瓦松和一些衰草,在风中瑟索着。老街人曾在这戏台上下扮演过各种角色,风光过,喝彩过,叹息过。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街道两边的房檐使劲地往拢挤,只剩下了一条带子宽的天空,行走街上,如坠幽谷。街面房屋,圆木框架,木板镶壁,几经风雨的剥蚀,板壁东倒西歪,龟裂斑驳,山风吹来嘎嘎作响。

各家门面之上都有一个小阁楼,留一洞向街的方格木窗,窗下横一根竹竿,或牵一条铁丝,晾着床单、衣裤……,飘起一面面温馨的彩旗。正行走时,一扇格窗推开,探出一张白嫩的面庞,披一肩秀发,眉目清丽,如带露的花朵,勾得多少行人驻足投目。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依山的街面背后,大都有一个四合小院,院中一株核桃,两颗梨树,夏有绿荫,秋有硕果。傍水的一面虽没有地势之利,但他们充分利用空间,把正房延伸到河堤以外,将一间半间凌空悬在河流之上,伸出一排排吊脚木楼,窗开河岸,门连正街,冬有水雾绕窗,夏有河风吹凉。人在楼上住,水在楼下流,别有一番情趣。

街坊邻居,和睦相处,若两家小孩打架,家长各自教训自家的孩子,如遇纠纷,在彼此的宽容中自行化解。无论长幼,皆以小名相称,吃饭时,端一碗饮食,或倚门框、或蹲门口,边吃边与街对面端碗的人说农事、传趣闻,自得其乐。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这条街,早在明清时期,就是方圆几百里的商品集散地,水路下红椿,通紫阳,抵安康;陆路到西乡,达汉中,出山外。他们从汉中、安康等地运来棉花、布匹、食盐、红橘、白糖、杂货到老街销售,又将在老街收购的毛皮、生漆、蜂蜜、桐油、皮纸、茶叶等货物贩运出去。他们之中有的定居老街,娶妻生子;有的觅到知音,带走了老街的姑娘;有的在老街发了财;有的在老街折了本。无论盈亏,无论去留,生意总得有人做下去。

每逢集日,远近客商,脚夫、马帮提前一天赶到这里,湖北、四川、安康、城固、洋县等地的方言在这里交汇,于是街上几乎家家都成客栈,各自投宿熟人家中,遇饭吃饭,遇酒喝酒。街虽不长,铺面不少。集日当天,各家门店不等太阳露脸就早早地开了门。外来客商在店主那里卸两块门板、讨两条板凳或要一张方桌往街边一搭,所带货物往上一摆,就成了门市。山村乡民也不甘落后,提一篮鸡蛋,背一背山货,挑一担柴禾,牵几头牲口从四面八方一齐向街上涌来,称盐打酒、挑选布料、购买日杂、沿街叫卖……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好像要把这条小街挤破似的。

河滩上是牲畜市场。拴着的牛,懒懒地摇着尾巴,慢慢地回嚼反刍,寻思着是走洲过县还是易主别家;套着的猪不停地发出哼哼声,只要顺着脊背挠几下痒痒,它就乖乖地睡在你的脚下,无忧无虑;只有不安分的羊毫无顾忌地追逐着母羊……。买牲口的主儿穿行其间,摸摸这个,瞅瞅那个,讨价还价。身着黑布褂子的牛客,抓起牛鼻,掀开嘴唇,看看牙口,然后双方把手伸到评中人的衣襟下,摸着成交的底线。

一天的喧闹、嘈杂、拥挤直到太阳落山才散去。黑夜像一幅大幕徐徐合上,老街的客商收了摊子,盘算着是赚了还是亏了,又在寻思着下一个集日的生意。

观音堂兴旺过、冷落过,经历了历史的风风雨雨。再来观音堂,行走在记忆边缘,陈迹与往事在脑际闪过。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笔直的街道,混凝土铺面,两边破旧的架子房已被整齐划一的新楼所取代,一律瓷砖贴面,居民住宅装饰豪华,穿着入时,与城里无多大差别。环顾左右,一切今非昔比,只有观音堂热情好客、厚道淳朴的民风仍一如既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