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儿时记忆

清晨,刺眼的阳光洒入屋内,我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

那座小山下的石头小屋,承载着我的儿时记忆。小屋里有个白发苍苍却又不失精气神的老人,她穿着花的羊毛衫,带着一副老花眼镜。她是我的奶奶。奶奶不高,微胖而矮,见到她时,她总是笑眯眯的,咧着没了牙的嘴,乐呵呵地笑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窗边是奶奶的常驻地,用她的话来说是因为窗边有阳光,才得以让她那患有风湿的手好受些。她坐在窗边时,手里总拿着针和线,缝补着家里的破旧衣服。我搬个椅子坐她旁边,她身上总有一股风油精的味,炎炎夏日,也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小屋前有奶奶种的大片大片郁金香,旁边还有条小溪,有时还会发现大坨大坨的青蛙卵,是还没有孵化的青蛙卵。我们总喜欢把它们捞起来,放进小罐子里,等待小蝌蚪的孵化。只是过了一个季节,不见反响,虽然不解,但也不放在心上。

还有奶奶的银耳汤。不甜不腻的银耳汤是我的最爱。夏日里,它是解暑必备,清甜可口,沁人心脾;冬日里,它总是暖呼呼的,我的小手还捧不住那口瓷碗,总之暖暖的,就好像是严严冬日里的暖炉。

记不起多久没回老屋了。时间仿佛花开花落,那个坐在窗边,沐浴着阳光的老人,不见了。再也没有人为我缝补衣裳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一针一线缝补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我也没有再蹲在小溪边,捞起青蛙卵,傻乎乎地笑了。对于那碗冬夏必备的银耳汤,我却还是念念不忘,只是再也喝不到有独特醇香的奶奶牌银耳汤了。

窗外的树叶摇曳不止,沙沙作响。闭上眼,我又看到了微胖的奶奶乐呵呵地笑着,手里还捧着一碗银耳汤。还有我的儿时玩伴,奔跑于田野,哼着歌,追着蝴蝶。

我起身,要回那座小山下的小石屋看看了,在那里,有我的童年回忆,有我儿时的幻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