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姨夫和姑父

姑父和姨夫是谁?是父亲之外,最能启示我们男人的男老师。

老姑夫是个好人,双阳县某学校教师。壮年早逝。遗憾的是,我对他的记忆也仅限于此。性格如何,音容笑貌怎样,全无半点印象。

大姨夫是抗美援朝的老兵,现在河北唐山。要不是自己父母已经需要我不离开长春,疫情决定不能随意出省,我真想再去看看他。他留给我的记忆比我老姑夫多多了。老姑夫留给的记忆是零,我去双阳县姑姑家的时候他出了远差。错失了再多一个男性老师的机会,我的人生就多了出现偏颇的可能,最终也只能苦苦地在书本与现实中不断寻求平衡了。

大姨夫真是个好人,十六岁参军——通信兵,总算从战场还回来了。他总是说:“一起去的,有七个人啊!”是的,回来的只有他自己。举家迁来长春的时候,我还是学龄前,妈妈要去打零工,无奈将我送到昌图的大姨家。昌图最有名的是糖厂,那个年代,甜的总是好的。在昌图,我想妈妈,第一次给妈妈写信,第一次照相,除了见不到妈妈,没什么不快乐的事情。所有这一切,要归功于热情的大姨夫,宽厚的大姨,还有表哥和表姐。

人生苦短,离开昌图,上小学,然后就成年了。高中阶段,我变成了考试机器,两耳只听考题,双眼不看钟表。当时,我实在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生存的需要。高考结束了,我不知道怎么娱乐,只知道人可以出去了。有一天在长春市的家门口,我遇见了十二年没见的大姨夫——他从昌图来我家接姥姥。十二年寒窗,你懂的:改变了我的命运,也让大姨夫变老了。那一刻,我没认出他来。事后,他回家对表姐伤心地提起了。我在很多年后,开始为这件事情内疚,内疚了很多年。大姨夫是个孝子。姥姥在他家生活了那么多年,然后才走。

相比之下,大姨夫算我的一个老师,“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师”。而没见过老姑夫的面,也就成了我的一个遗憾。

人生在世,难免管别人叫姨夫或姑父,也难免被人叫姨夫或姑父。到那时候,不好为人师,被晚辈问这问那,你怎么办?更何况,我这里好吃的少,只有笑话和知识可以听。亲戚中的家长们总觉得,和我守在一起,有希望提高成绩。于是,我就勉勉强强地在侄儿和外甥面前扮演着老师的角色。

儿子的两个姨夫,我的两位连襟,是相当优秀的。孙策与周瑜,周有光与沈从文,都是出色的连襟啊。我们仨又如何呢?我曾经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买过两个杯子带给他们,我早已戒酒,且伏特加不好带。好好学俄语,有时间再去给他们买伏特加吧。如今,十四岁的儿子略显孤傲,缺少向他姨夫学习的意识,想想我小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儿子的姑父——我的大姐夫是个乐观开朗的雪具玩家,儿子小时候经常被他带去滑雪,补上了好多我童年时所没有的“课程”。大姐夫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对我有颇多资助,简直是照顾我们钟家老老少少三代呢。

这不是亲人的简历或列传。是半辈子品出的苦辣酸甜。

我的姨夫老了,在河北唐山。我心中总是把他思念。

叫我“老姑夫”的小新淘气,明天还要和我一起念书。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