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今天讲了三首艳诗

今天讲元白诗派,先讲新乐府《井底引银瓶》。这首诗的创作宗旨是“止淫奔也”。可是,要劝人不淫奔,首先要讲讲淫奔是怎么回事。

诗里女主人公说,她小时候家里人都说她长得好看,漂亮的头发,漂亮的眉毛。一天,她攀上短墙,摘树上的青梅,恰好看见男主人公骑着“白马”从柳树下经过。两人一对视:

墙头马上遥相顾,

一见知君即断肠。司机随笔《井底引银瓶》的图片

一个美的,一个帅的,一见钟情。然后男主人公发下山盟海誓,女主人公被感动,“闇合双鬟逐君去”。到了男方家里生活了五六年,男方家长宣称:“聘则为妻奔是妾”,家里的大型祭祀仪式也不让女主人公参与。所以她要“与君绝”,像银瓶终沉井底,像玉簪断成两截。

私奔是一个古老话题。诗经中的《氓》,写的也是私奔主题,小传说:“宣公之时,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华落色衰,复相弃背。”私奔就是淫奔,最后都没有好的下场,从诗经到白居易写的都是这一主题。但两者又有差别,《氓》里的主人公人品太坏,而《井底引银瓶》则看不出男主人公人品,大概不是太坏,造成婚姻悲剧的是“礼教”吧。

我读初中那会儿,学校里有个很漂亮的女生。因为很漂亮,全校的人都知道吧。忽然有一天,她没来学校,后来传说她跟人私奔了。那时候我虽知道私奔必与异性同行,但还不知道私奔是淫奔。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私奔是乡下很常见的现象。我们村里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男青年,初中时已辍学,好赌博,但人很精明,同村一女孩也很精明能干,忽然他们两个就私奔了。大概是女方家长不愿意嫁女给这个男青年,他们要“生米煮成熟饭”,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回到村子,就结婚了。阎云翔《私人领域的变革》也说到私奔在八九十年代很多,他分析的正是像我老家一样的东北农村。

讲的第二首艳诗是元稹《会真诗》。这有一个题材本事,就是元稹的《莺莺传》,主人公是张生和莺莺,他们没有淫奔,而是偷偷摸摸的,做了些宋玉邻女、巫山神女的事。元稹的《会真诗》专门写那偷偷摸摸的一夜,描写得很“黄”了,宫体诗肯定比不过的。这样的诗,我也没法细掰扯。陈寅恪老对这一作品有很耐人寻味的评价,大意是中国诗歌传统不能写很私密的夫妇生活,现在正好用这个故事来写,所以元稹的贡献不可低估。我想,这才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的经典案例!

还讲了一首张籍的《节妇吟》。这首诗有个副标题,知道作者是用这首诗表明拒绝李师道的礼聘。李师道是淄青节度使,后来叛乱被杀,显出张籍很有眼光。可这诗比较有意思。男主人公知道女主人公有丈夫,还是赠送了双明珠,表达爱意,女主人公也收下了,还佩戴在身上。可是女主人公家里也很豪贵,她丈夫是有身份的武将,她很喜欢男主人公,可仍然要与丈夫同生死。所以她涕泪连连把双明珠归还男主人公:

还君明珠双泪垂,

何不相逢未嫁时。

为什么没在她未嫁之时相遇呢?家庭伦理与自由爱情果然是最伟大的叙事动力。可是后来明朝人就说了,从这个节妇的表现看,她很危险了。用现在的话说,已经心理出轨了。我想,如果不是“节妇吟”的话,必然淫奔无疑了。

伟大的元和诗坛,伟大的淫奔,伟大的诗篇。进入二十一世纪,婚姻自由终于落实了,私奔逐渐淡出人们的茶余饭后之谈,中学生也不必偷偷摸摸递纸条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