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别做懂事的孩子

忘记小时候从几岁开始,经常是三姐照看我。三姐是几个姐姐里最像母亲的一个,勤劳持家,她跟我讲最多的就是父母的不容易,告诫我不能仗着被宠爱,就肆无忌惮的放纵,要去多分担和承担。
司机随笔的图片
所以,我小学三四年级时,就开始挑水,当时力气小,只能跟三姐用扁担抬一桶水,三姐心疼我力气小,总会把水桶往自己那一侧拉,但我不争气,依然抬不动,所以水桶总是左摇右晃,也经常被同龄的小伙伴嘲笑我冒充大尾巴狼。
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跟三姐把水抬回家后,我的手掌挤了三个泡,疼得厉害,放下扁担就开始甩鼻涕痛哭,目的是让母亲知道我的付出,去心疼我,三姐害怕母亲责骂她欺负我,赶紧用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哭。
事实上,还是被英明的母亲看到,但只是出乎意料的甩了一句“长这么大了,跟姐姐一起抬一桶水还要哭,你知道你爸平时自己担几桶水么?四桶!你这样下去以后怎么当男子汉”就去忙自己的了。
三姐领悟了母亲的精神后,挪开捂着我的嘴的手,开始大声笑话我。
就这样,渐渐地,我力气大了,跟三姐抬水的时候开始把水桶往自己那一侧拉,后来,开始自己摇摇晃晃的担两桶水……
当时家里条件还不错,但是三姐经常跟我讲父母的不易,所以,我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张口去要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敢鼓足勇气小声地说出自己想吃什么。
不过,父母确实不容易。
六月份的时候,地里的小麦熟了,当时收割机还没有普及,需要用镰刀去割小麦,有时候天气不好,得赶在下雨前把麦子割了,就是所谓的“抢收”。
2000年,收小麦的时候,天气出奇的炎热,为了早些把小麦收回家,父亲把在外教书的叔叔也叫来帮忙。父亲、母亲和叔叔,还有我,四个人,每人一个草帽,一把镰刀,五垅小麦,一起割过去,然后再一起返回来。
忘记当时因为什么,叔叔开玩笑说把自己负责的一部分割完就能先回家,中途他们去旁边树下休息的时候,我没有跟过去,而是继续埋头收割。母亲担心我中暑,喊了我几次,我仍然不肯去歇,叔叔笑话道“这傻小子,真想赶紧割完自己那一部分就先回家。”
其实当时我是想抓紧时间多干些,让父母少干些。
除了干些农活外,我更懂得好好学习才可能有更好的出路。
其实,刚开始我并不爱学习,转机是四姐看出我眼馋小伙伴的游戏机,然后给我买了游戏机,我沉迷于游戏机三四天,母亲生气了,冲着正在玩游戏的我骂道“一个小游戏,就能把你迷成这样,以后怎么成大事?我跟你爸怎么指望你?”
母亲的话,像一记闷棍,敲在我的头上,让我有些眩晕,我很害怕我在乎的人对我失望,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把游戏机拿到门外,用斧头砸了个细碎。
母亲以为我拿着斧头要干嘛,追着我跑出去,才发现我是要砸游戏机。但还是骂道“干嘛这么极端,以后想玩了不就没得玩了?”
我说“以后不会再想玩了。”
后来,读了很多书,懂得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所以,时刻提醒自己去注意别人的言行举止,假如有些行为让自己感觉到不舒服,记下来,告诫自己以后避免做出类似的行为让别人不舒服,可能就是所谓的“见不贤而内省”吧,比如,夸张的时候,家里来朋友了,我会选择蹲着上厕所。
都说外甥像舅舅,说的应该不止长相,因为小我12岁的大外甥奇奇和我的性格也差不多。
大姐夫去世之后,外甥奇奇觉得我大姐压力大,坚持要辍学去打工,大姐执拗不过,后来托人在市里给他找了份工作。
前几天的一个周日,我问他在干嘛,有时间了可以过来玩一天。
他说“在上班。”我问“你们公司这么压榨劳动力,周日也不让你们休息么?”
奇奇说“本来是周日休息,但是我没什么事,自己选了加班,这样可以多挣些钱。”
听到只有18岁的外甥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内心很不是滋味,内疚自己的觉悟没那么高,自责自己没有能力去帮他,只能听由他去浪费宝贵的青春,也心疼他小小的肩膀,就要去承担这些重负。
回顾自己过去的三十年,挺失败的,所以希望自己以后的孩子,别重复我的路,别做懂事的孩子,在可以仗着年龄小肆意妄为的时候,多去享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