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回娘家

今天和侄女一起回娘家。路上我跟侄女说,你看今天,我们是去同一家,都是回娘家,但是现状和意义却有很大的区别。你是买东西给父母吃的,我是买东西给父母烧的,你的父母在家等你给你做饭,我的父母在山上躺着,我连看都看不见。我们回去的心情也是不一样的,你一路上爸爸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你到哪里了,中午想吃啥,我的电话就在手上,一直沉默。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也有像今天侄女这样回娘家的时候,父母在,我随时可以去。记得有一次和孩子爸爸在地里干活,不知因为什么,干着干着就吵起来了,我把手头的活一扔,连衣服都没有回家换,二十几里的路我说走就走了。到了娘家,父母亲看着我一身的泥,知道一定是吵了架,连忙给我做饭,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饭后父亲又去赶集买了好吃的给我。我一边吃着饭,一边诉说着心中的委屈,那两个人坐在我的面前,一边看我吃,一边听我说。而现在呢,就不行了,再怎么吵架,也没地方去了,没人随时给我做饭,没人有耐心听我说,因为那个家没有了父母。那里如今成了侄女的娘家,她有父母在那里,她有委屈难过,随时去那里都能找到人倾诉,不用担心别人嘲笑,看不起。一样的,等到侄女也到了我现在的这一天,她也和我一样,那里又会成了她侄女的娘家。

 

侄女开车,八点出发,一路上走走停停买东西,将近十点才到,老三已经在等着了,天气实在热,想着玉米地蒸笼一样,四十度都要多,还没出发,汗就下来了,我给老二说,要不不去上了,明天一早你自己去烧吧,老三笑着说,你让他自己敢去?老二说,那是,我一个人真的不敢去。我其实故意这样说,因为昨天老三去,两个人就上过一趟了,今天我又去,他们两个还得陪我再去一趟,我怕老二不愿意去。

 

密密的玉米地,两米多高,一眼看不到边,正是玉米出天樱扬花的时候,我们一头钻进去,瞬间看不到身影,我拎着一大袋金元宝,一路喊着两个哥哥等等我,我胆小,父母的坟地刚好是我小时候看到异物的地方,况且又听说隔壁的邻居刚死不久,也葬在了那一片,心里尤其打怵,两个哥哥走的快,我跟不上,心里害怕不能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估计玉米被我绊倒不在少数。好不容易找到坟了,我们早已经连累带热快要撑不住了,二哥说抓紧时间,烧了就走,于是他们两个烧,我围着坟头走了一圈,简单给父母交代了几句,又去大哥坟上给大哥说了两句话,就匆匆走了。如果是清明或是十月一,我们一般都会在坟上坐一会,聊聊天,老二老三每人点着一根烟,斜靠在坟上,我围着坟看看有没有哪一个角有塌陷的地方,一边走一边和父母说着话,有时候带瓶酒带包烟,给父亲和大哥倒上酒,点上烟,看着那烟一点一点的烧完,我们就认为父亲抽完了烟,就走了。今天太热,受不了,也不知道父母大哥他们有没有已经走远,还是仍然在,但我每次都会认为他们是能看到我们的。

 

二哥家的门口南面别人家的地,以前都是栽的树,夏天那里是一大片杨树林,这两年因为杨棉太多,都被陆陆续续地砍掉了,都种上了玉米,整个二哥家的宅院房前屋后都是一人多深的玉米,完全没有了那些年“悠然见南山”的视线,我有着深深地失落。大嫂家的院子装满了我童年的回忆,中午饭后,我趁机溜出去,想再去重温一下旧梦,没想到铁将军把门,被大嫂上了锁,进不去了,我绕到院子的侧面,也是高高的院墙,上面还有玻璃碴子,看着老屋破败的轮廓,最西面的那一间,装着我大哥灵魂的地方,已经塌下去了,青瓦已经脱落,露出黑灰色的黍秸把,无力地垂下,我想我是再也进不去了,可能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这个唯一的记忆就完全不存在了,着实让人伤感!

 

二哥家新盖的两层小楼矗立在玉米田中间,鹤立鸡群,院子里停着大大小小的各类车,还有院子外面,侄儿新买了一个大拖拉机,可见二哥的日子也是见天的好过了,不像早些年那么的难,我想父母偶尔回来省亲,应该也是很感安慰的。饭桌上,老二喝多了酒,说了一些醉话,我说他,你是我们这兄妹三个里面日子最好过的,他表示不理解,认为自己没有多少钱,都六十岁的人了,还有经济压力,心里不平衡,认为我和老三比他过的好。我分别以老三和我自己给他解释,孩子都不在家,有天大的本事又能怎么样,老二不同,真正实现“儿子守着,女儿走着”的幸福,侄儿虽然没有读出来书,但是本本分分,在家学了电焊的手艺,家门口上班,每月五六千块钱的收入,媳妇马上又给他生了第二个孙子,嫂子身体还好,和二哥两个人管理着家里的十几亩地,一家人朝夕相处,其乐融融,哪里又不好了呢?至于偶尔有个矛盾,那还不是吃饭咬了腮帮子的事吗?有啥好计较的。后来二哥不说话了,懂没懂我的意思我不知道,但我跟他说的,也真正是我心里想的。后来侄儿和他爸爸喝的有点高,说话有点过激,口口声声说自己长大了成熟了,我又说了他一句: 真正的成熟是从对父母说话和颜悦色开始的。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也不知对不对。我还说,无论你在外面有多大的本事,回到家里,你就是儿子,丈夫,父亲,认清身份,摆正位置。

 

父母去世后,回家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看到哥嫂好像看到了父母亲,尽管他们不是父母,但他们能让我在回到生命的来处时,为我做一碗饭,陪我聊一会天,说说这个村子里发生的事,聊聊有关这个村子的家长里短,我觉得也是满足了我对“家”的亲切感和再认识。饭后我和他们坐在门楼下面,孩子都不在,忽然感觉他们就是我的父母亲了,那一刻,他们用父母亲当年对我的感情对待了我。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有些误会和矛盾也许就渐渐不值一提,在我们的心里,都会再次萌生本来就该有的亲情,陪我们走过以后也许不是很多的岁月。

 

回来很顺利,三点五十出发,不到五点就回到了家里。路上和侄女聊了很多,感觉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容易,就像谁说的: 现在的大街上,你几乎看不到满面春风的人了,所有人都被生活压榨的脸都变了形,要么苦逼,要么冷漠!到底哪样才算幸福,对我个人而言,还是那个缺衣少食的童年时代!路过我逮鱼的那条河,侄女婿指着水面说,你看那水的颜色,一半深一半浅,我说这条河是我童年逮鱼的河,这条河也不是我童年逮鱼的河。我在这条河上的记忆,随着河水的半深半浅,已经永远流进了另一条河,那条河主宰着我的命运,催我积极奋进,坚持不懈,如果可以,我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与它合而为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