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破茧之前……

最近的确挺忙的,各种各样的事儿挤着撞着把日子扯东扯西,我有些顾不及此,不知不觉间已经一周没更新文章了。今天终于把最折磨人的事情做了了结,才收拾了心情来写写近日的感慨。
司机随笔的图片
作为老师的朋友们,一提起“公开课”你会有什么感觉?相信和我一样还属于初级水准的同行们都会觉得莫名的紧张。这种紧张的情绪不是一时的,而是从知道要讲那一刻起,这件事就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你身上。无论是在吃饭还是在散步,凡是能让大脑自由活动的时候,这件事就像幽灵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你的思绪里,让你的饭吃着也不香了,散步也不悠闲了。它不会像伤口一样直接让你感受到痛苦,却会像软刀子一样时不时的折磨着你,如一个会蛊惑人心的妖魔。
如果说把讲公开课这件事真的比作大山,那么钻研教材、构思教学设计、设置问题、制作课件、编辑导学案……的过程就如“愚公移山”。
看着大山一样的任务,第一感觉是头大,无处着手。于是开始精读教材,翻阅教参,拜读名家视频或教学实录,想从“烟波浩渺”的书海里攫取一丝能触动自己的思绪。独自划着舟楫晃悠几日,好不容易从纸质的、电子的各类资料中确定好了教学目标,却为如何实现犯了难。中规中矩的按教参设计问题,总觉过于循规蹈矩,没什么新意。看到名家优秀的教学设计,便奉为圭臬般恨不得直接“拿来主义”,但内心不甘的声音却嚷嚷着“要有创新精神。”于是便东家摘一点儿,西家取一处,拼拼凑凑,磕磕巴巴的废了好大劲儿整出来个“四不像”。左看右看就是不满意,但又说不出哪里怎么改?想起杜甫因忧国思家而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如今自己也愁的“白发搔更多,欲挽陷纠缠。”自己想破脑袋也无计可施,那就求助外援吧!
搜索有权威的教研组组长或年级主任作为外援最有保障,于是开始谦卑的求教,望指点一二。待有了反馈,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满意的地方果真被内行专家一眼看出了疑难杂症。前辈们的略加点拨,顿时稍减了疑惑,但若问题还在,怎么解决仍需要自己想对策或者艰难取舍。毕竟是自己的课,每人风格又不同,对文本解读也有差异。至于“君子和而不同”的境界,我怕是还未涉足一二,仍需好好修炼呢!

讲课前一天是什么感觉?我的答案是:睡不好觉。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有什么可紧张可害怕的,不就是讲课嘛,又不是干什么降妖除魔,保卫人间的大事?连自己都要嘲笑内心那个上不了台面的自己。折腾了一夜也没睡个囫囵觉,蹲个厕所都在脑海里过电影,想如何导入、如何衔接、如何设疑,如何收尾。
好不容易熬到倒数四个小时,怎么也听不进去别人说的什么了,只想自己一个人找个安静的地儿呆着。课本和资料是看不下去了,拿出白纸把整个流程默一遍,连导入语、过渡语、结束语都写一遍,不满意的再换再改。拿着课件去空教室自己过一遍,视频能不能放出来?声音大不大?最后一排能不能看清楚字?再自己拿手机录一遍,看仪态和语言有没有不得体之处,语言有没有卡顿的地方。做完这些看似能安抚自己情绪的事情,再去准备要用的资料,了解上课的班级情况……总之这几个小时不能闲着,一闲下来就开始紧张。
倒计时10分钟,走进陌生的教室,站在陌生的讲台,面对陌生的学生,说一点儿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U盘插着都没平时顺畅了,课件打开后,翻页笔不听使唤,哦,不,真正不听使唤的是我的手。镇定镇定!学生们看着你呢,领导们看着你呢,同事们看着你呢!转过身,翻开书,站好位,微笑,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上课!”(开场白有点儿抖,还好没露怯。)
授课过程的前5分钟最是痛苦,后面进入状态后就好了。自己有了自信,学生也会跟着越来越配合,课堂氛围也会更加和谐融洽。人家表演艺术家是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做老师的是台上40分钟,台下四十年功也不算什么夸张的说辞。最听不得外行人说“语文有啥可讲的?”如果你也觉得没啥可讲的,那这篇文章你可以不用看下去了。

语文教学是我个人认为最难教的学科。语文教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在教为人处事,育思想铸灵魂。语文老师的个人修养直接影响语文学科的教学实践活动。这博大精深的高等境界,我目前唯有“暂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有前辈说“每一次公开课都会有遗憾!”我就是那个总能留下遗憾的一个,时间把控不够严谨是大忌,而我总是不能规避。暂时搬走那座大山,在领略完别的老师的风采后,更是愧不能已,自己的不足之处太多,而别人优秀之处太多。我该感谢他们能让我看到自己没有的优秀之处,正因为此,我才能换个角度去反思自己的课,从而有所启发,捕获了讲之前死活都挤不出来的灵感。我兴奋的快要叫出声来,新构思出来的导入比我的活跃多了,新的解析文本的角度比我之前用的更有创意了。这真是令人耐人寻味的过程,那些我求而不得的灵感竟在我被优秀者的光打动时闯入了我的脑海,真是奇妙的相遇啊!
所以,朋友们,经此一遭,我仿佛又一次顿悟了一些以前没懂的道理。这个过程就如被丝束缚的茧在一层一层的打破自己设置的壁垒,咬断它,冲破它,不仅需要蛮力,还需要破题思路。“愚公移山”告诉我们要为实现理想而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下去,讲公开课最初就像评委如刀俎,我为鱼肉的恐怖关系,而今我倒有些愿意当手术台上的任由专家诊治的“病人”,以助我破茧重生而出更健硕的体魄!在此不得不感叹一句:坠入教学深似海,从此无知成路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