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桑丘很可爱 外语太难学

网上号称最感人的毕业致辞铺天盖地。因为太多,最感人也就不再感人。西安的王树国讲了什么我没听,包括母校母系的T老师讲的“人的可能性”我也有点没看懂。咱们校长的毕业致辞里出现了一位以前不被提及的校友——陆家羲。事迹很感人,讲话有新意。

毕业致辞送别谁?用什么送别?是不是包含着“收获少要从自身找原因”这类老调儿?疫情的苦只字不提,继续高歌猛进。

 

两个人一路“行侠仗义”的故事竟然也如此精彩,主要人物越少,编故事的难度是不是越大?《西游记》里的唐僧取经团队——不算白龙马还四个呢。当年第一次在北大校园走近塞万提斯(1547—1616)雕像的我是多么年轻,又多么无知。慢慢地,中年的我要走进小说《堂吉诃德》的世界了。

堂吉诃德和他的侍从桑丘。小说主要人物就两个。

桑丘真可爱,外语太难学。

 

“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看见朱自清先生《春》里的话,中年人的感慨又泛起了几秒钟。我们不是“刚起头儿”,是“过了一半”。

 

高考报考后,是所有人尴尬的暑假。不得休息的暑假,看似平静的暑假,天天喊着“弯道超车”的暑假,不为失败的教育埋单的暑假。

本人的暑假更尴尬:译诗歌、学俄语、录制文学课,给在读学生改论文。暂时找不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不得休息和无事可做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