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老赵的故事:女儿

老赵的女儿是省农大畜牧养殖专业本科毕业的学士,现在本科毕业不值钱,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她也不在乎,自己在郊区办了一个养鸡场,是什么散养的山鸡,还别说生意还行,城里人就爱吃这个,但老赵的老婆最烦,女儿都二十八了,连个正经男朋友都不找,老赵也烦,但他的嘴不说,老赵的女儿怕她妈可不怕老赵。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赵的女儿也不是横竖不怕的女汉子,她最近痔疮发了,一个青春妙女,裤子上经常有血斑,别提多尴尬。听说痔疮要在肛门上动刀子,一个未婚青春靓女,如何不让小赵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闺蜜们又好笑又怕小赵翻脸,还是在市第一人民医院肛肠外科托人给她找了一个熟人,还特别叮嘱小赵,人家可是未婚男性,医院外科的杠把子,你是有财,人家是有才,你要把握好哦,小赵听说是个男医生,眼睛都瞪园了。

 

“来,躺上去。”

 

“疼吗?”

 

“给你放个音乐吧。”

 

说话的男人声音轻柔,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此刻,小赵已经躺在了他的面前。

 

“好了,我们手术开始吧。”

 

手术没有打全麻,手术室除了小赵,所有的人都戴着口罩和手术衣,在无影灯下泛着银光的手术刀,以及他身后六七个男男女女,估计都是实习生,小赵神志清晰,看着自己撅着屁股,还有人观摩,真是死的心都有,估计自己害羞的肛门一直在紧缩,突然自己的肛门被扎了一针,疼得小赵血液直冲脑门。

 

“大夫!啊!疼!”

 

“这是打麻药,一会儿你就不痛了。”

 

“哎哟,不行,大夫!还是给我换全麻吧。”

 

“一个痔疮,打什么全麻,忍会儿。”手术护士撇了撇嘴。

 

前后一共打了五针,均匀分布成一个圆,紧密围绕着肛周,然后它终于失去了知觉,异物捅入菊花,剪刀剪掉了烂肉,电刀处理伤口时还发出了灼烧猪蹄的味道,手术究竟持续了多久,小赵不清楚,但反正小赵一直叫唤到手术结束,估计除了疼,更是羞涩。出了手术室,小赵坐在轮椅上,连脸都用一张手术巾捂着,老赵的老婆,靠近小赵柔声的开口说:“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人家好几个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小赵认为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从没有人告诉小赵,割痔疮后连放屁都跟拉刀片一样剧痛,所以关于放屁她能忍就忍,万一屁它可以在肚子里自己消化了呢?术后第二天查房,隔壁的大婶和她同天手术,已经开始下床恭迎查房的大夫和护士,只有小赵还在“半身不遂”的看着大婶矫健的身手,傻了眼。

 

手术大夫姓王,名捷,隔壁湖北省沙市人,现年三十岁,单身,临床博士,没有女朋友,别问小赵是怎么知道的,床边的大婶儿早就打听一清二楚了,她现在连他爱吃涮羊肉都知道,就是还不知道他吃不吃辣。到了小赵的床边,王大夫问起了责任护士:

 

“十六床下床了吗?”

 

护士看了看她,就说:“没有,她说太疼。”

 

“打了止疼药了吗?”

 

“打了。”

 

“不就是个内痔吗?肛瘘手术一天后一般都能下床的。”

 

“疼,我真的疼!”小赵眉毛都皱了起来。

 

“你躺下,我看一看。”

 

护士拉好了帘子,王大夫戴好手套,小赵翻个身退下裤子,却……憋不住了,憋了一天的屁,放了出来,惊天动地、婉转悠扬,疼的、更是羞的她“啊”的喊了出来。

 

这时已经站得远远的王大夫却说:“术后排气很重要,不需要用叫声掩盖。”小赵无言,只是脸涨得通红通红的。

 

 

术后第三天,到了出院的日子,小赵故意拖拖拉拉说担心自己回家养不好伤口,王大夫医者仁心,见不得她如此占用医疗资源,叫来了护士帮她收拾。最后,他见小赵依然像秤陀一样不肯挪动,便把自己的微信给了她,让她有问题联系自己,好歹才把小赵赶出了医院,看来还是小赵聪明,也没有辜负闺蜜对她的信任。唉,现在的闺女又有几个实在人呢,但凡是大学本科毕业,专业水平不敢说怎么样,但撩几个痴小伙,是绝对手拿把掐的。

 

小赵出院了,暂时也没心思去上班,小王大夫是个典型的社会精英,阅腚无数,凭什么被自己这平凡的屁股吸引,还跟她能进一步发展呢?小赵难免日夜难眠,三餐难饮,又不想让自己的闺蜜门齿笑,更不想告诉自己的爹妈,只好窝在自己的小窝辗转反侧。

 

好在小赵也是个工科女,她想,王大夫的微信名字就是他的名字,当小赵在微信搜索框里输入他的名字后,咦?小区业主群里咋也有一个叫王捷的?难道运气这么好?当她点进去那个群后,还真找到了那个名叫王捷的邻居,还真是他,老娘运气真不错!小赵抚掌而笑。

 

“屁股都让人看光了,你不找他找谁?就他了”

 

“我就说很疼啊,就怪他下手太重,现在都下不了床了,人家需要安慰嘛……”

 

“赶紧的!”

 

小赵又辗转反复了半天,还是横下了心。

 

“王大夫,我是那个小赵,我刚才那啥的时候,马桶里好多血,是不是伤口裂了?”

 

隔了半小时,小王邻居给小赵回了信。

 

“你摸一下看,有没有继续出血,如果没有继续出血,一般就没关系。”

 

“我……不敢。”

 

“那你把伤口拍个照,让我看一下。”

 

“啥?”

 

这合法吗?

 

这跟传播淫秽色情视频有什么区别?小王邻居你肯定不是在耍我?

 

王大夫大概是觉得和小赵无法沟通,约十分钟后,小王邻居终于再次发来了微信。

 

“开门。”

 

“开门,开什么门?肛门吗?”小赵一时有些晕头。

 

直到门铃被按响,她才意识到是开她家的防盗门。

 

打开一道门缝,看到一个穿着土黄色连帽卫衣的年轻人低头看着手机,“王大夫吗?”其实小赵觉得比他穿白大褂的时候,他显的更帅了。

 

“嗯。”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难道也看到了业主群了?差点小赵说出了口。

 

“你的住院病历里面不是填写了地址吗?”

 

“哦,对……您请进。”

 

小王大夫进门后也没多说一句,便掏出了一个乳胶手套,毫不害羞的自奔主题:“脱裤子,我看一下。”

 

小赵的心情刚才还是一个主人公,还准备先给小王大夫送瓶饮料或者一杯绿茶,然后谈一谈患者对主治大夫的感激,如果小王大夫知趣的话,还可以聊一聊最近视频里播放的一个青春偶像剧,当然小赵更愿意某些暧昧、深刻的闲聊,没想到转身就成了大夫对患者的问诊,不是,这剧情不对呀。

 

“这影响不好吧,王大夫。”

 

在诊室对着男医生脱裤子,跟在自己家卧室里对着男医生脱裤子,两者之间绝对存在天壤之别。小赵可不想自己每次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对着男人把裤子脱下撅着腚的画面。

 

她的害羞还没结束,面前的这位邻居就一句话把她给堵了回来:“又不是没看过。”

 

小赵还是被他说服了,一步一步沉重的步伐迈向了卧室,准备脱下轻薄的裤子,撅起高傲的臀部,展现在这个才第三次见面的男人面前。

 

“你去哪儿?”

 

“我……去卧室啊。”

 

“去卧室干啥。”

 

“不是脱裤子让你看一下嘛?”

 

王大夫面露一丝看到傻逼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简单的检查一下,你趴在这里沙发上就行。”

 

小赵躺在了沙发上,摆好了姿势,脱下了裤子,家里的灯光肯定不如医院的无影灯,小王邻居特意弯下腰、靠进一些看,小赵的脸霎间像煮熟的大海里的螃蟹,通红通红的。

 

“伤口没事,恢复的很好。”他的手柔和的插入了小赵的菊门,但他的声音一直很平静,音调和手术时一样。

 

这个房间里只有小赵,一直还在瞎想……

 

我竟然还叫人家去卧室……

 

真是乱想……

 

小赵还没自责完,屁股就被他“啪”的拍了一声,“起来吧。”

 

???他拍我屁股干什么????

 

???他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一直到王大夫离开小赵的家,小赵还一直昏着头,口干的厉害,裤子虽然提了起来,但皮带还一直没有带好,才想起,连水都没给人送一杯,估计这一晚小赵姑娘算是睡不好了。

 

 

一周后,小赵又回到了公司上班,看着身边的同事,她竟然油然而生一种上层人士的骄傲:在座的所有人,你们这些平凡的人谁割过痔疮,谁能比我更懂这个小可爱,谁能比我更全方位的了解痔疮术后拉屎的技巧。

 

中午点餐时小赵否定了同事们的提议,拒绝了日常“红烧牛肉,家常鸡”的邀请,不合群的点了一份炖鸡汤加白米饭,还不忘备注“不要味精”。在众目睽睽下打开外卖餐盒后,拍了一张照片用微信发了出去。大家叼着筷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欲言又止。她只能叹了口气:我有什么办法?我可是个术后患者,术后三餐的饮食都必须严格按照王大夫的医嘱,并且一日三餐还要拍下来发给他,他可要严格控制我的饮食,而今咱可是有人管的人了。

 

下午,公司的闺蜜邀请小赵下楼喝个咖啡,出了公司的门,她一把揽过来小赵的胳膊,给小赵拽到一边。

 

“这几天你干嘛去了?”

 

“我……生病了,做了一个小手术,咋了?”

 

小赵可不打算告诉她是割痔疮,不然,这痔疮女的标签肯定会传遍全公司。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说完她又好像豁出去了,继续说:“肯定是哪个混蛋?是不是微信上跟你聊天的那个男的。”

 

是,是他!是他操刀的!

 

“妈的,现在这些男人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到闯祸了就让女的去做手术,都不是东西。”

 

不是,她还不知道我的裤子是我自己松开的事儿。

 

她见小赵还没回答,握住小赵的胳膊一脸严肃的对她说:“走,我给你买点车厘子去,流产了之后得补补。”

 

小赵这一辈子都没谈过恋爱,喜欢这事一旦落在心头,就再也藏不住了。闺蜜们当然对她的现状一清二楚,每天都在催她主动表白,万一能收获一个男朋友呢?可女孩子怎么能先张嘴表白呢?你得让对方先表白呀。

 

我决定先约他出来吃饭。

 

然后跟他推杯换盏。

 

然后我就喝多了。

 

然后就等着他来表白。

 

如果他不主动表白呢?

 

干脆……那不羞死人呢?

 

这几天,小赵整天都是神魂不定,公司的日常工作也根本不管,让同事们都莫名其妙。折磨人的这几天,她不时举着手机,看看王捷有没有发来信息,时不时躺在沙发上,回味屁股被拍的那一下,这样下来,她非逼出内伤不可。

 

好巧不巧,这天晚上,她蓬头垢面,顶着一头没疏通的乱发下楼扔垃圾,正好就遇到了王捷,他后面还跟着一名,上着全妆、裙摆飘飘的美女,这下小赵可就怒火冲天了,难道肛肠科医生的工作,是晚上十点和美女一起回家吗?和他错身也不打任何招呼,估计表情也十分冷酷,王大夫一脸莫然,只好搭讪点头。

 

回到家,用力关了门,脚下的拖鞋冲上了天,满心的怨恨却又无人发作。小赵觉得老妈真是太幸福,平时她的各种无名邪火,总是朝老赵发作,老赵总是无怨无悔。现在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孤独和寂寞。

 

术后一个月,小赵又恢复了属于人类的食谱,其实,就是火锅。湖南人不吃火锅,还算湖南人吗?

 

当她一个人在家也摆好桌子,摆好了火锅后,就拍照发了一个饭圈,就在她准备开动咪西的时候,门铃响了。发现是半个月已不再见面的王捷,通过门禁问了他“怎么了?有事儿?”他也不回答,就说让开门,要不要给渣男开门呢?不开,何必自找麻烦;又不忍心,便开了一丝缝的门,门外的王捷也没敢闯进来。

 

这时,我的手机震了一下,王垃圾微信随之而来:“开门,我饿了,想吃火锅。”

 

老娘是开饭店的吗?“抱歉,火锅就准备了一人份,王大夫想吃可以去附近的火锅店。”

 

“我看你这儿有鸭肠,那火锅店一般没这道菜。”作为肛肠科医生,王大夫真是百无禁忌,他也吃得下嘴。

 

微信又来了,“我治你这么久,火锅都不请一餐?”

 

“那我还是给你发个红包吧,火锅就算了,孤男寡女大晚上的影响不好。”

 

“大夫不能收红包。”语气很坚决。

 

小赵还真把一个无赖的博士无奈,只好还是打开了门。门外的王捷一副得逞的模样,说了一句:“好香啊。”还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小赵忍了一口气,给他拿了一副碗筷,也不多说话,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而王大夫挑起了几根鸭肠,放在咕噜咕噜的锅里,等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然后舔了舔香油,满意的吞了进去,也不管我的脸有多臭,一边吃一边说:“你这是吃哪补哪?”

 

小赵的小脾气瞬间就爆发了:“王大夫,你大晚上的在我这吃火锅,孤男寡女,你就不怕你女朋友生气?”满屋子酸气四溢。

 

“女朋友?”他疑惑的看了看我,然后笑了笑,笑了好久,还给小赵加了块儿猪血。

 

“岂止,我还大晚上孤男寡女看过你脱裤子呢。”这渣男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家里有醋么?”

 

“没有!我是湖南人。”

 

“没有?那家里怎么这么大的醋味。”

 

“王大夫,你爱吃不吃,哪来这么多的麻烦。”

 

隔了差不多快五分钟,他又开了口“我没女朋友,那天是我表姐从张家界旅游,路过我们这儿,我妈托她,给我捎了些东西,那天晚上见面,我才从火车站把她接回来。”

 

小赵的心里,差不多有一个月不踏实,说是忐忑不安,还不如说心如刀绞,什么都没说,转过身来又给王大夫加了虾滑、金针菇、鸡血、毛肚、肯定还有鸭肠。

 

“你不是说只有一人份的火锅吗?”

 

“你爱吃就吃,哪来的这么多的话。”

 

后来,小赵再也没说话,也不再吃火锅,只是深情的望着对面的王大夫狼吞虎咽,看来今晚她是肯定能够睡个好觉了。

 

“中午,吃了吗?”

 

微信每天三餐都准时发过来,饮食习惯又恢复了术后常见的清淡,小赵变得越来越苗条、脸庞越来越阳光灿烂,公司里的男渣们都要回头多望她几眼,要是平常,总经理的派头肯定就要撇他们几眼,现在更多的是温情和微笑,就连老妈都觉得有些不习惯。

 

终于老赵夫妻就知道了小赵谈恋爱了,对方还是个三甲医院的医生。小赵没敢细说是肛肠科的大夫,更不敢说他俩结缘,还是王大夫给自己割痔疮。

 

老赵的老婆那叫一个激动,小赵才体会到博士加医生的身份在中老年眼里的地位,尽管还没见过本人,但她妈出去打牌的时候已经开始炫耀了。

 

老赵也是催着小赵,尽快带王大夫回家,让他“鉴定鉴定”也好,让他收藏了多少年的好酒,准备试炼试炼,小赵的这位男朋友。

 

爷爷和奶奶,也准备到城里,见一见自己的孙女婿,但手脚难免有些打颤,那可是博士!还规劝自己的儿媳妇,说话要收敛一些,别以为是老赵,老赵也是中专生,依旧社会那可是秀才。

 

话音刚落还不到一周,老赵多年的老痔疮也犯了,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爸,咳咳,我认识一个大夫,手艺不错,要不咱们挂他的号吧?”

 

女儿现在是大医院的医生家属,肯定认识很多专家。“你有认识的大夫好啊,还能照顾一下你的爸。”

 

一家三口,还是那个医院,还是第一住院部大楼十楼,小赵熟门熟路,挂号、候诊,然后丈母娘、老丈人和那未来的女婿就在诊室里,完成了第一次会面。

 

然后小赵,就很熟练的叮嘱老赵:“你这是一个小手术,一般都是局麻,术后一天大多数都要下床,术后排气很重要,术后要吃清淡。”

 

老赵有些怀疑,我女儿啥时候学的医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