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拾麦穗的记忆

我六七岁的时候,正处生活困难时期,吃了早上愁晚上,常常用野菜充饥。所以每到夏收秋收,像我们这样不能挣公分的半大小子,或者十来岁的小姑娘们,都会挎个篮子去地里转,拾点粮食回来,那也是庄户人家一年的奢望,夏收是个主要的季节,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啦。

 

此时的田野笼罩在一片繁忙的气氛中,那时候还是人民公社大集体时期,以生产队为单位进行农业劳动。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时没有化肥,小麦长势都不好,麦秆很低麦穗也不大,亩产顶多二百多斤。主要靠人力用镰刀一垄一垄地割,割麦很累人,因为总是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弯腰撅着屁股,标准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前边的人割着,后边的人用杈挑着装车,那时还有牛车,装车也很有技术,因为麦秸滑,如果装不好,一车子麦都会滑落,前功尽弃。用杈把麦挑走后,队里还要再安排人把散落的麦拣一下,这样地上的麦穗就所剩无几啦。但是,碰到有些小麦收晚啦,熟得透啦,再加上天气好,太阳晒着,麦穗就会和麦秆分离,地上就会有更多的散落的麦穗。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啦,气温慢慢上升。天空稀落地飘着几朵白云。还有一丝的风,估计今天的温度不会低,趁这会凉快,快点拾。我想着,跑步来到了一块刚收割完毕的麦地旁。

 

人就有个习惯,不干什么,就是瞅见也熟视无睹,比如拾麦穗,如果不是专门出来拾麦穗的,在路上看到麦穗,也许不会在意。但是今天专门出来拾麦穗,那心情就不一样啦,眼死死的盯着脚下,目光到处搜寻着,每看到一颗散落的麦穗,就会出现一阵窃喜,眼睛里几乎放出光来。当遇到散落麦穗比较多的地段,简直能激动地跳起来。那时穿的都是妈妈做的布鞋,有时布鞋旧啦,鞋底会磨出一个洞来,走起路来直往鞋里进土。今天我穿的鞋子就是这样,在麦地里不但往鞋里进土,麦茬还会扎脚。但是一心都在麦穗上,扎住脚啦也顾不得疼,那种对麦穗的期盼之情,真的不亚于几天没吃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颗馒头一样。

 

在拾麦穗的人潮中,我发现有人特精细,有的人捡拾一颗麦穗,总是手持一把剪刀,剪掉长长的麦秆,然后将麦穗装袋;有的人久蹲地里,一颗颗捡拾散落在田间的麦粒。嗷、我明白了,原来这里是装过车的地方,地面散落着许多金黄的麦粒,用手刨到一堆,抓到手心,再吹去尘土,那土里刨食、惜粮如金

 

我们从地这头,拣到地那头,大概拣了半筐。接着,再换着地方回头继续瞅,一上午在这块地里转了四个来回。此时此刻,太阳当头照着,后背的汗水把背心都浸透啦,背心湿湿地、粘粘地贴在身上,胳膊和脸部有点火辣辣的疼,汗水流到眼睛里,有点麻麻的、涩涩的感觉,极不舒服。但是我们却顾不得这么多,只要能拾到麦穗,内心的快乐已经压过了肉体的痛苦。把这一块地挨着过了一遍后,我也拣了实实在在大笼的麦穗。看看天色也不早啦,太阳已近正午,我们回到家里,母亲把麦穗放进簸箕用手搓,接着再把麦糠搧出,麦穗太萆,麦粒大约有三、四斤。

 

有时我们还去邻村的地里去拾。因为是大集体,有些生产队很认真,专门安排有人看着不让拣。我们不知道,辛辛苦苦拣到的麦穗全部被他们没收啦。怎么哀求都不行,那会我委屈的真想哭。

 

 

我崖背后面是贾洼村地,有一次收麦人口渴难熬,让我给他们端点水喝,他们喝了水后,给我给了几把麦穗,我高兴地情不自禁。

 

拾麦穗的酸甜苦辣都遇到过,那时主要还是生活太艰难啦,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脏累的、辛苦的活都要干,什么办法都得想出来。现在回想起那段经历,记忆犹新。

 

贫贱的童年啊!那也是一首难忘的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