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活着

中午和一个朋友聊天,聊到关于活着的话题,这让我再次想起了余华的《活着》。我是这样理解富贵的,对于一无所有的富贵,他为什么活着,大概就是想证明自己还活着,那头与他相依为命的也叫富贵的老牛,可能是作为人的富贵活着的动力。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有情,当所有的亲人离开后,他把自己的感情转嫁到了一头不会说话的畜生身上,我不知道作者的表达意图究竟是什么,我只能从我作为读者的角度来理解,那就是活着的主题在一个人和一头牛的身上合二为一。它们彼此为对方活着,相处融洽,有说不完的话,虽然语言不统一,但主人的每一声喝骂都是畜生听不够的情话。由此想来,两个富贵生活在各自的时空,孤独而满足,他们多么的幸福!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不懂风情而又无趣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时认为对我来说非常遥远的事情,现在一一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心里以不同的形式呈现。还并不想一味的掩耳盗铃,我只想证明让自己还活着,我暂时还不想活成和死了一样的行尸走肉。但我真的很累很迷茫,但这没有办法,就像一道本就无解的数学题,注定没有答案一样。很多事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已经不愿意去较真,大家的活法不同,有人以损人利己为乐,有人损人不利己也乐,有人两面三刀,有人谄媚逢迎,有人不辨黑白,有人见风使舵……半生已过,见得多了,不足为奇,存在就是合理,那是人家活着的方式,哪有什么对错之分。

 

我自己问题更大,缺乏热情和信心,再大的事,激不起我的情绪,好与坏,恩与怨,都变成了相同的样子,只想息事宁人,少给自己找事,少让自己不痛快。棱角没有了,但还不圆滑,所以亏不少吃。虽说吃亏是福,但那苦味不在谁的心里,谁都无法感同身受,依我现在的心态,如果能倒退二十年,我一定知道而立之年的人,应该怎样做人做事,说一些让人舒服的话,做一些让人舒服的事,我意思并不是没有原则的扭曲本心,而是心存大智,做一个让人舒服的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要试图去把江湖挖的更深,且不说天外有天,万一有一天,自己掉进去爬不上来,还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被淹死吗?适可而止,差不多就行了,给别人留条路,不也是给自己留条路吗?路那么宽,各有一边,不是很好吗?一条路都留一个人走,也走不过来呀,顾此就会失彼,谁也不是三头六臂,万一迷路了,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允许有同行的人,孔子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让自己保持一点传统的美德,干嘛非要把眼睛挪到头顶上去呢?

 

现如今,看起来太平盛世,其实活着真的很难,之所以每个人都看起来很快乐,那是因为我们身处当下的和平年代。和平年代不是没有战争,而是我们没有感受战争的能力,我们的学识不够,我们思想的深度不够,战争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开从未走远。只是它把自己伪装的好,最重要的是潜伏期长,还有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们普遍认为,没有炮火哪来的战争?看当下,看今朝,你还会这样想吗?现在的战争是糖衣炮弹,被污染的空气和水,不明就里的病毒,一线城市的外族学校,一具具在现实中躺平的“人”,这些东西都有自燃功能,遇到合适的温度气候和土壤,那是一触即发,等到哀鸿遍野,一切都晚了……如今还有多少人居安知道思危的?很少很少,一个个都狭隘在自己的一己私利中,不知道东方将晓需要太阳沉淀多久,积蓄多少热量,准备多少年?

 

活着很难,可以不活吗?上大周给学生上梁启超的《最苦与最乐》这篇文章,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梁启超说:人生最大的苦是负责,最大的乐是尽责,从苦中得来的乐,才是真正的快乐。梁启超还说,不要以为把责任推脱掉,不负责任,就可以乐,这样是错的,一天有没有尽完的责,晚上就不会乐,一辈子有没有尽完的责,死不瞑目,到死都不快乐。这话是梁启超说的,我们就踩着他的肩膀看的远一点,他是站在国家社稷的角度上,号召全体国人以天下为己任,尽其力,尽其能,负起责,担起任,这是激情澎湃的民族大义,他力求成就振兴国家的宏图大业,不管结果怎样,他努力了,看到了问题,并试图解决问题,就这一点,我们永远记住他,就有充足的理由。那么对于平民百姓,我们能做多少?是不是感觉什么都做不了,就可以啥都不做,甚至活着都不用了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不可以。

 

写了这么多,我觉得又跑题了,我转移表达方式的能力太差,不知有多少人能明白我的意思?这篇文章是完成一个朋友给我布置的作业,朋友说我一句话很不客气,当时有点生气,说我是一个无爱也无恨的人,所以才没有话说。这不是等于说我行尸走肉了吗?其实我很久无感无发,仅仅就是因为懒,和爱恨哪还有一毛钱的关系?不过,也还有一方面,那就是很多事情搅和在一起,有时候不得不顾左右而言它,有些话能想不能说,有些事不能想更不能做,这就让我既言犹未尽又言不由衷,达不到我口说我心的目的,慢慢什么也不想说了,就像我要是说,活够了,太无趣了,父母已经作古,儿女已经成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一定很多人说我消极,说我不阳光,那还不如啥都不说了,但我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的。我真得学学富贵,等我再老一点,到了可以心安理得等死的年龄,我就去买一条小狗,也取一个和我一样的名字,也和它相依为命,从此和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毕竟大家都说:活着就好!那就活着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