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汉中明代瑞王府,风雨飘摇的历史记忆!

前些年,汉中市劳动西路重现了一段东西向的老城墙,据说在部分城墙砖上有“修城宫砖”的铭文,人们猜测这可能是明代汉中瑞王府的宫砖。瑞王名叫朱常浩,是明神宗朱翊钧,也就是万历皇帝第五子。明朝朱家大搞封建,列土封邦,皇室子孙被分封各处成为藩王。朱常浩在万历二十九年(1601)被明神宗册封为瑞王,封地位于陕西省汉中府。明熹宗天启七年(1627),瑞王奉旨就藩,虽然仅一世而终,但却给汉中地方留下了许多历史人文遗迹。人们耳熟能详的便是地处北大街的莲花池公园,据说这莲花池曾经是瑞王府内的花园。
据顺治《汉中府志》记载,汉中瑞王府是从天启元年(1621)开始创设,直到天启七年(1627)瑞王就藩前,才营建完成。依据《明实录》记载,修造了七年之久汉中瑞王府,花费白银五十六万两以上。汉中城因修建瑞王府“展城填河”,城墙及护城河向北扩出一百一十余丈(约合370米),汉中城周长由九里三分增加为十里三分。“修城宫砖”正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劳动西路老城墙
按照嘉庆《汉南续修郡志》记载,瑞王府在“郡城西北,府制宏大”,汉中府署位于古汉台附近,此处所称“西北”,当是以府署所在地而言。而由一直流传至今的莲花池、祥瑞巷、太古石巷等等历史地名来看,位于汉中城内北部的瑞王府,几乎占据了城内三分之一的面积。汉中老城有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就是南门与北门未在一条中轴线上,老城内曾经有两个中心,一个位于现在的北街口,一个位于大钟楼位置,而在瑞王府修建前绘制的嘉靖汉中府城图上,南门与北门是在同一条中轴线上。看来瑞王府的修建,不仅仅是确定了汉中老城之后数百年的基本轮廓,还进一步改变了汉中城内的街道布局。
汉中市区的伞铺街有座气势恢宏的明代琉璃照壁,从前人们不知道那里有这么个建筑,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拆除旧房,两户中间一堵墙,剥开墙皮,现出这么个琉璃照壁。汉中城曾经有县城隍庙和府城隍庙,琉璃照壁所在地就是明清两代的府城隍庙位置。府城隍庙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万历朝曾先后重建、增修,崇祯初年又毁于大火,后由瑞王朱常浩“大加修葺”,这座琉璃照壁就是此时修造。琉璃照壁长十三米左右,高近六米,上方琉璃覆顶,正面镶嵌有双龙戏珠浮雕,仙人浮于彩云之上,如栩如生,四百年时光就这么悄然而过。除此之外,有方志记载的,瑞王朱常浩还在汉中城内修建了睡佛寺、洞宾庵(吕祖庙)、五云宫等等,这些寺庙也都集中在汉中城北位置。而现在耸立于古汉台镜吾亭畔的药王庙祭文碑,还提供了瑞王朱常浩下令修建药王庙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明史》中记载瑞王朱常浩“年已二十有五,尚未选婚”,还称其“好佛不近女色”,明神宗选聘大兴县民女刘氏为瑞王妃,“妃亦赋性贞洁,居于王宫数十年,犹是处子身”。关于刘妃的身份,成书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的《南郑县志》中,王行俭曾以《明史》中无记载提出怀疑,其实刘妃不载于《明史》,而见于《明实录》中。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瑞王就藩汉中后,“衣服礼秩降等”,每天都是吃斋念佛,“丞监以下皆化之”,根本不过问藩王政事。当时的臣下的奏折上书等等一切府内政务,全由刘妃总揽处理。汉中旧志还有“宴瑞包”的记载,据说是因瑞王平日喜欢在王宫里设宴,款待汉中的乡老,然后给每个人赐一块帕子,用来让客人们把吃不完的食物打包,带给家中未到的人吃。后来帕子变成纸,变成荷叶,久而久之,成了一种现已不多见的汉中民间习俗。
在今天的汉台区徐望镇与铺镇交界处,有个叫白基寺的地方,笔者小时候就听老人讲,那儿有座“太子坟”,但具体是哪朝太子,老人也不得而知。后来在民国初年的《续修南郑县志》中,笔者看到了相关记载,“白基寺,在城东一十五里南江池坝,明时尚遣官致祭,寺后里许有荒冢,今呼太子坟云”。看来这白基寺后的“太子坟”,可能埋的是瑞王朱常浩与刘妃的子嗣。白基寺旧有两进院落,门口长有两棵大柏树,挺拔秀丽,数十年前因人贪图私利,给偷偷卖掉了,而今门前只剩两尊石狮子。早期的正史、野史中,其实并没有瑞王子嗣的相关记载。但在广大的汉中地区,除了白基寺“太子坟”的传说外,在光绪《洋县志》中,还有瑞王后裔流落民间,“在城固为牛姓…在洋县者为王姓”的相关记载,这其中的扑朔迷离,真真假假,估计只有瑞王自己才能说清楚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伞铺街明代琉璃照壁(摄影:田金)
明朝末年,朱家王朝这艘破的不能再破的大船,已经行进到了倾覆的边缘。各种旱灾、蝗灾、震灾,要赈济,要抚慰。陕西出了个李自成,又有个张献忠。这两个朝廷眼中的大贼,身后是数不清的各路农民起义军。地处三省交界的汉中府,附近全是官府鞭长莫及的老林深谷,贼匪常常是来之不备,攻之无防,边地时时告急,瑞王在惶惶中也是一日数惊,再没睡过几个安稳觉。崇祯七年(1634),张献忠起义军突至商洛,进犯到汉中府的边界。《明史》中有关瑞王的记载很少,但在这很少的记载中,却留下了一封写于崇祯七年的奏折,瑞王在历陈汉中形势危急后,哀求道“臣在万山绝谷中,贼四面至,覆亡无日。臣肺腑至亲,籓封最僻,而于寇盗至迫,惟陛下哀怜”。生不逢时的瑞王朱常浩,遇到那么个风不调、雨不顺的时代,想安安静静地吃斋念佛都不可能。这之后的崇祯十年(1637),李自成的一支起义军甚至攻到了汉中城下,全赖大将洪承畴发兵解救,起义军才最终散去。
时间转到崇祯十六年(1643)十月,闯王李自成率众在潼关大败明军孙传庭部,并乘胜攻入长安。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处于风声鹤唳中的汉中城瞬间变得动荡不安,据野史记载,此时汉中总兵赵光远纵兵抢劫,“先掠民家,遂及王府”,乱兵将瑞王府内积存的八十万银钱也劫掠一空。“宫中眷属,不知存亡”,瑞王朱常浩仅与刘妃逃出王府,逃难路上连车辇都没有,随从只能用方桌抬着瑞王。而在其他野史中,还有赵总兵“胁”瑞王入蜀的记载,瑞王此时的狼狈景象可想而知。一千年前的唐玄宗,安史之乱时候避难去了蜀地,后来唐僖宗也避难去了蜀地,这一次,“汉国”的瑞王也来了。紧随瑞王身后的,是浩浩荡荡携妻带子的逃难军民。据说数万人的逃难队伍,使“蜀人震骇”,甚至于瑞王行至川北重镇保宁府(现阆中),府城官民竟然“闭关不纳”,瑞王只得暂住于嘉陵江上的小舟中,时人见其“头戴小帽,身着青布箭衣,口中喃喃惟诵阿弥陀佛”。
一直到次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1644)正月,瑞王朱常浩才得到诏令,由四川巡抚陈士奇护送,移驻重庆。可惜这一次,蜀地不再是个世外桃源。瑞王在重庆呆了不到半年,赶上了“八大王”张献忠从湖北西上,攻打重庆。重庆城在张献忠起义军的围攻下,四天就被攻破,刘妃在城破之时投嘉陵江自尽。野史还记载,张献忠杀害瑞王时,天空晴日炸出一声响雷,献忠向老天喊道,如果再炸三声,我就不杀瑞王了。话音刚落,又是三声响雷震彻天宇。张献忠恼羞成怒,指着苍天辱骂道,从来老子杀人还轮不到你老天发意见,你不让老子杀,老子今天偏要杀。于是让手下用大炮对着苍天轰了三炮,雷声不再,瑞王随后受寸磔而死,也就是剐刑。野史还说那天风雨如晦,重庆城中随瑞王死者有近万人。
故宫曲二首
湿萤几点粘修竹,昏黄月映苍烟绿。
金床玉几不归来,空唱人间可哀曲。
往日朱门帝子家,柴车一去即天涯。
平台宾客今何处,零落小山丛桂花。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冬季的莲花池
瑞王出走后的汉中城几经易手,曾经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汉中瑞王府,最终也没有逃脱“归于丘陇”的命运。康熙十一年(1672),兵部右侍郎王士祯,奉命典四川乡试,途经汉中,虽然只在城内停留了一日,但“瓦砾满目”的瑞王宫遗迹,却给王士祯留下了“不待雍门之琴,乃泣下矣”的深刻触动。瑞王府此时只剩下改为兴元书院的后殿“尚极宏丽”,其间“丛桂、老梅、樱桃数十株”,而在曾经的王府西园中,桂花渐落,紫荆花正开,羝羊伏于荒草中…也许是由于清初文字狱还未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年轻的王士祯才在这两首脍炙人口的《故宫曲》中为前朝藩王唱起了挽歌,我们也借着王士祯的诗文看到了清朝初年的汉中瑞王故宫遗景。
二十年后,世称为“关中三李”之一的太白山人李雪木“避地汉中”,也来到了瑞王故宫前。这二十年间,因吴三桂反清,加之王辅臣叛变,汉中大地上的战火又蔓延了数载。劫后的汉中城,在李雪木眼里已经是“府城内外百万人家,其墙壁、阶砌、道路、坑堑、园圃、樊垅、佛刹、道观、官衙、吏舍,皆瑞府材木瓦甓也”,明瑞王府此时已彻底成为“瓦砾镘铁”一片。李雪木昔年曾见过的关中秦王废宫,以及在荆襄之地其他明室藩王故宫遗迹,不禁发出“帝皇王伯,兴废不常,竭百姓数百万家之产,经营数十年,终归于荒烟蔓草,反不如茅茨土阶之为愈也”的感叹。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瑞王以及瑞王府早已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现在唯有幽静的莲花池公园,熙熙攘攘的祥瑞巷,天汉大道边孤零零的石狮子,以及残存的古城墙还在静静诉说历史的过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