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从19年9月1日

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写下来,总顾虑着影响会不会不好。其实也没什么,毕竟都已经过去两年了。
与朋友聊时聊到此处,自己便常滔滔不绝。这是一段只属于我的经历,周围不会有第二个人,将这段记忆带进新的环境,它是那么鲜明那么深刻,以至于我会觉得不真实。
这是我在濮阳市外国语初中,也就是一中分校待过的三个月里所经历的一些事,当老师在班里提及分校,我的心情真的五味杂陈难以言说。
司机随笔的图片

没有参加初一的军训,九月一号才报的道。19年也才十一岁,那时的心幼稚却坚定,有着没有一点儿杂念的毅力。我认识了初中生涯第一位老师,楚老师,非常年轻却已经送走了初四。

老师们都很年轻,但带过的班成绩都很优秀,我印象极深的还有一位周老师,语文老师兼兄弟班班主任,那时候的我还是语文课代表——非常忙也很难当,任务要求都比其他课代表多出一截,比如每节课前要拿东西再帮老师去开水房或办公室接水,比如晚自习后两个班课代表互相商量着写上四五条早读任务。周老师是很有趣也年轻的老师,然而我常见到的是紧锁眉头又严厉的形象,不用说话就让人害怕的那种。往往挨吵的都是课代表。当时的自己对此颇有体会,但不得不说那些举措确实能锻炼能力。
分校是寄宿制,而我选择走读。每天凌晨五点五十前起床,梳头都在车上,六点零几分,操场还弥漫雾汽寒气,书包放球杆下,自己站在没几个的操场上读书,天都是黑的。十来分广播响起,人群密密麻麻从宿舍楼区的一条路涌出来冲出来,像朵炸开的蘑菇云一下四散。很短很短,队好了,开始大声读了,队伍里人挨着人,紧凑地像压磁实的被子给叠成了豆腐块。跑步速度很慢然而整齐划一,过主席台被表扬就最好。黑着的天里人看不清人,但能看见每个班都像个豆腐块。
那时候自己的早饭和同学们在食堂,很大,音箱似的。每次力争第一个到班早读,菜舀很少一点,饭也两口下肚,收拾完就住班里跑。真是,哪来的拼劲儿啊。
早读真会把嗓子读疼,大家看过的视频里那种鼎沸每天如此,因为有些班内制度,内容太多。总之那时所有人都极其认真,认真到现在想都太不可思议。

 

 

ps:写这些事只是为了把心里头积压了很久的话诉说出来,写的很笼统,回忆里可写的事情比这还要多的多。写的不好,见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